干擾台灣選舉正因為「習近平模式」已不靈光

韋行之

日本「日經新聞」最近報導,一份針對全球經濟學家進行的調查預測,明年中國經濟成長率為5.9%,是1990年以來,首次跌破6%。此一事實並不令外界過於驚訝,因為諸如國際貨幣基金(IMF),也都設定明年中國的經濟成長率為5.8%。

自從中國經濟2019年第二季首次出現低於6%的成長時,就連中國官方都坦承「保六」困難、不能強求,開始降低人民的期望。更遑論這還只是官方數字,實際結果為何,甚至有人以2%作為谷底。

殘酷卻又現實的事實是,中國經濟走過初期的快速成長起飛期,本來就會進入緩成長的深水區,這是任何經濟體必經的陣痛過程。除非嚴肅且務實地進行內部經濟結構性改革,否則若是遇到國際不景氣或外來經濟因素刺激,將更加凸顯中國經濟的脆弱面。中國所面臨的最大外部衝擊,就是打了一年半的美中貿易戰。中國財政部長劉昆最近就指出,中國透過減稅、降費政策緩衝美中貿易戰壓力,但也造成政府財政短收。因此他呼籲,中國人民必須要有過緊日子的思想,務必抓好基層三保:保工資、保運轉、保民生。

華府與北京正處於能否順利簽署所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角力階段。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經過這番交手,也都看清彼此的優勢與劣勢。今年上半年美國經濟良好、失業率屢創歷史新低,是川普最大的本錢。但隨著貿易戰愈加白熱化,川普向中國輸美產品祭出關稅手段的結果,固然讓北京受傷,卻也對美國企業造成衝擊。

川普甫上任就推動減稅,但其提振效果也在今年下半年逐漸失去動能。關稅戰是兩面刃,多數在中國投資的外資除了觀望,就是開始採取分散風險策略,但效果尚未浮現,美國的投資、出口以及上市企業盈餘成長率,在今年第三季也減緩到1%,對於第四季的預測可能更低。相對於習近平明年以「保五」為底線,川普能否「保二」攸關其連任與否。

此時此刻,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就是給川、習兩人各自下台階的機會。據稱雙方刻正在協議文字翻譯上咬文嚼字,因為一旦這份象徵性多於實質性的協議公佈後,各自對內的詮釋就十分重要。

無論如何,經濟層面只是「習近平模式」面臨的挑戰之一而已。習近平在首任任期徹底改變過往的「鄧小平模式」,試圖打造「習近平模式」。過去中央的集體決策制不僅被習近平一手打破,他更進一步將習近平思想崁入中國政治、社會與經濟面向。尤有甚者,習近平主政下的中國外交政策,不再如往昔「韜光養晦」,而是代之以野心十足的擴張主義。舉凡建立「新型大國關係」、推動「一帶一路計劃」、打壓分離主義、捍衛領土主權以及投資人工智慧等未來科技的「2025中國製造」等議程,不但讓人見識到習近平的個人企圖,也改變國際社會對中國崛起的觀感,對中國警戒提升已成為國際主流。

但隨著習近平第二任開展以及他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度,過多的政治監控以及中國經濟陷入成長困境等大環境的轉變,都給「習近平模式」帶來重大挑戰。但習近平先是剷除黨內異己、斷絕指定接班人的傳統、集所有權力於一身,即使形同走在危險的政治鋼索上,也已經沒有回頭路。現階段他唯一能夠自恃的本錢就是藉著「掃貪」、「打貧」、治污(染)來維持政權的穩定性,再加上全面布建兩億支監視器,引進「社會積分制」,嚴密監控內部的穩定。此外,「國進民退」更是走經濟發展的回頭路。

此時此刻,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就是給川、習兩人各自下台階的機會。(湯森路透)

在對外關係方面,「一帶一路」計劃背後引發有關不透明性、滋養貪腐以及「債務陷阱」的爭議,也在全球引爆,出現更多反撲。中國援引領土主權的歷史論,在南海持續填海造陸、部署軍備,也讓以美國為首的國家開始集結因應。針對新疆回教徒設立的「再教育營」違反人權、授權香港特區政府以「止亂制暴」為名,鎮壓要求改革與民主的抗議民眾、以及透過軍事、政治、經濟與網路作戰等多重手段介入與干擾台灣民主選舉等等作為,在在顯示習近平面臨內憂外患,只能用強力手段來鞏固政權。

對習近平而言,現階段的重中之重就是「穩定壓倒一切」。今年年底的中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再次以「穩定」作為明年經濟工作的最高指導原則。無論是「穩就業」或是「穩物價」都是為了因應受到中國經濟結構轉型以及美中貿易戰所引發的製造業外移、裁員、生產自動化、青年失業率升高與不景氣到來等變數可能造成的衝擊。更遑論其他諸如債務危機擴大、房地產市場泡沫化以及金融風暴等潛在不確定因素。

如果控制不當,習近平就成為千夫所指的目標。屆時,習近平會否在明、後年釋出指定接班人的訊息來平息眾怒,抑或是硬著頭皮對抗一切,皆攸關中國內部穩定與對外關係的和平。「習近平模式」原本是他刻意打造的資產,如今卻更可能成為習近平個人最大的負債。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超擬真巨大恐龍來了!「超.大恐龍展」華山開展

【影片】實登好查詢? S大:恐連0.1版都嘸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