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校園埋藏失蹤奇案 《水果糖罐,你的祕密》誰又安穩度過高中生活?

·5 分鐘 (閱讀時間)
糖果罐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糖果罐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每天下午三點十分打掃時間,我會在高年級的樓梯見到一名學姐,她總是坐在那邊,捧著水果糖罐,喜孜孜取出一顆顆糖果食用,每一次她露出心滿意足的神情,感覺連我的心臟也跟著被吞噬殆盡,望向她那頭烏黑如夜空般的長髮飄逸,杏眼耿直地往我的方向看來,冷酷的薄唇上揚,朝我伸出手……

「學弟,你願意幫我一個忙嗎?代價是結束後,我可以和你約會。」

「什麼忙我都願意幫。」殊不知幫了之後,才知道什麼叫後悔莫及。

===鏡文學《水果糖罐,你的祕密》搶先看===

聽完國學常識,腦袋昏昏沉沉,細胞死了大半。

今天體力沒分配好,把大量力氣耗在維護傳紙條的系統,使其保持正常運作,唯獨上數學課,解方程式和三角函數,整個人特別清醒。

到午後兩點五十至三點十分的打掃時間,學校廣播放兒歌,各班學生握著掃地用具,一些在走廊上奔跑的被教官罵,不過多數時間老師們通常待在辦公室做他們的事,不太巡邏掃區,頂多一個禮拜看一次,或是一個月查兩次。

好老師會事先通知同學,剩下的也不能說他們壞,就是喜歡突擊導生,所以打掃時,耳朵要豎起,判斷對方穿哪種鞋子,運動鞋和布鞋通常有一個固定的聲音,皮鞋和高跟鞋也很好認。

為了不被老師們發現,我練就很好的聽力,能夠隨機應變。連葉子掉落,我也能使出瞬間移動,繞道大樹後方,屏住氣息,靜待老師離去。如果在高年級層一旦發現老師的蹤影,會立刻躲到廁所內,將一間便池鎖起來,或是躲到工具間,不讓代掃的事情被他們知道。

這次我代替班上三位女同學倒垃圾、洗垃圾筒。嘴巴掛上口罩,雙手戴著手套,用很醜的姿勢一腳跨在水槽,另一隻腳靠住垃圾筒,捏住水管前端,尖銳的水柱衝走垃圾筒底部的黑污。

「學校連這種事情也要我們來做,實在太噁心了。」一位女孩露出厭惡的表情,嬌聲說道。

另一名回道:「你看喬克力做得挺開心的啊!大家都說他是個大好人,有人需要幫忙,他絕對不會拒絕,偶爾給他一點好處即可。」

「有人代替我們做,怎樣都好!欸欸,你們等下要去福利社買什麼吃的嗎?我想買口糧餅乾。」第三為提議道。

「不知道有進什麼果汁?我們快點去吧!別留在這邊,別人還會嫌我們礙事。」

三位女同學談笑經過走廊,故意查看我做的情形,還在旁邊聊著等會兒去福利社要買什麼點心,假裝不認識我,下樓去。

我清完垃圾桶,換上乾淨的塑膠袋,拎起綁緊的垃圾袋,扛到三樓樓梯口先放著,小跑到學長他們的教室,抓了另一袋下樓。

我朝朱芙蕾待的位置瞟了一眼,她已經坐在那邊,雙腳伸直,耳朵塞著耳機聽音樂。

難道她不用做打掃工作嗎?

我納悶地想這個蠢問題,因為實在太奇怪,班上每一個人皆分配掃區,沒打掃工作也會被班導叫去辦公室打雜。

太不公平了!

雖然是這麼想,但我其實挺想幫忙她打掃,多跟她交流……

一次又一次下午三點十分,找完學長們,準備回教室時,朱芙蕾閒閒沒事做,在那邊吃糖果當下午茶,又像在享受午後的日光浴,耳機戴上向後躺,閉起雙眼,腳隨著音樂擺動。

說到她的名字,是從學長那邊聽來的。

那女孩是A班資優生朱芙蕾,樣貌和林綺琪不分上下,然而論個性,當然和藹可親比較加分。不過對多數男性同胞來說,越是追不到的,越是令人嚮往,大家把她當女神來欣賞,少數直接跟她告白,立即被冰冷的答覆斬殺。

明明是那樣的女孩,每當我經過她身邊,也會發現對方的窺視,注意彼此的一舉一動。

某天,她忽然又跟我說話,在清潔完學長他們負責的廁所後——

我在廁所擺了幾盆黃金葛,開心地揮去辛苦流下的汗水,眼中散發閃亮光芒,得意揚揚地望向清爽的廁所,對自己說:「辛苦了,你做得太棒,沒有人比你更會掃廁所。」

一時間忘了朱芙蕾霸佔通往頂樓樓梯口的位置,我穿著天藍色的體育服,蹦蹦跳跳走出學長們的掃區。

「欸,學弟,你每天幫那麼多人做多餘的事,不累嗎?」

《水果糖罐,你的祕密》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38b9xyP

《水果糖罐,你的祕密》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水果糖罐,你的祕密》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你可能還想看>>>

人生總在選擇與被選擇之間 《轉角之後,我和妳》該如何抉擇?

影后與戲曲大師的曖昧… 《昨夜笙歌容易散》酒醒添得愁無限

完美外表真是愛情的保證書? 《愛在整形蔓延時》不為人道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