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失憶幸有他收留 年老時拚命撿破爛反照顧他終老

年近70歲的魏奶奶年輕時因失憶流落街頭,一名好心男子見狀收留了她,成了她的大哥,多年後大哥因病臥床,魏奶奶不惜花光積蓄、撿破爛、吃廚餘困苦度日,只為報答當年的救命之恩。

圖為魏奶奶說明如何把冷氣零件裡的銅線取出,蒐集一大包僅能賣百餘元。(中央社)
圖為魏奶奶說明如何把冷氣零件裡的銅線取出,蒐集一大包僅能賣百餘元。(中央社)

魏奶奶接受訪問表示,她20幾歲時因為失憶,一覺醒來驚覺自己身處街頭,想不起自己是誰、叫什麼名字,也找不到家人和回家的路,身無分文、沒有身分證的她,只好在街頭上撿回收物賣錢、到處打黑工,還曾因違法擺攤遇上警察盤問,誤以為她是中國大陸來的偷渡客,差點把她送回中國去。

魏奶奶說,她在街上遊盪幾年,一名好心男子得知她的情況便收留了她,從此成了她的「大哥」,也成了她唯一的家人,除了給她地方住,也帶著她一起到工地做粗工賺錢,期間曾找過記者、里長登報尋親,卻始終無消無息。

魏奶奶說,後來大哥結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她仍獨身一人,在家中從事裁縫的工作,個性勤儉的她,每天坐在裁縫機前日夜工作,餓了就咬幾口白饅頭,手中的裁縫機幾乎沒停過,每月可賺新台幣10多萬元,雖然也想過要買房子,最後仍因沒有身分證而作罷,她感嘆:「那時候根本不知道該去哪裡申請身分證」,想找份正常的工作也沒辦法。

12年前,高齡77歲的大哥突然生了重病,後來更失能臥床,每2、3天就要跑一趟醫院,魏奶奶懷著報恩的心,獨自扛下照顧大哥的責任,醫療費、交通費幾乎花光她畢生積蓄,只好開始撿寶特瓶、紙箱等資源回收物賺錢。

記者在華山基金會陪同下到魏奶奶住處探視,大門口兩旁全是堆到天花板的紙箱、寶特瓶,只留下一條狹窄的走道,一次只夠一人通行,屋子裡也堆滿一箱箱衣服、回收物,電視機前擺著一張黃色的小椅子,這竟是奶奶10多年來睡覺的地方。

魏奶奶說,以前常有新聞報導稱撿回收可月入百萬,但回收這行早已不如外界想得那麼美好,10多年前一公斤寶特瓶可以賣到15元,後來漸漸縮水,現在只剩3元。為了賺錢,她連冷氣馬達都撿回來,出動鐵鎚、剪刀只為了把裡頭纏繞的銅線拔出來,工作一整晚最多也只能賺到110元。

魏奶奶回憶,有一次大哥要動心臟手術,雖然健保已負擔大部分的費用,但仍須自付6萬元,她說:「當時我身上只剩500元」,在房租、醫療費雙重壓力下,她更加沒日沒夜拼命撿回收,每天只有中午睡半小時,晚上再睡1、2個小時,不論深夜還是豔陽天,都能見到她推著推車的身影。

為了省錢,魏奶奶曾有長達2年天天到餐廳、早餐店撿廚餘,把臭酸的食物挑掉,其他通通倒進鍋裡加熱,解決一天三餐,直到一名保險業務員路過看到她在撿廚餘,趕緊通知熱心的里長前來關心,不僅替她申請了身分證、低收入戶,華山基金會等社福團體也陸續介入幫忙,她笑稱:「那個業務員應該是菩薩吧。」

華山基金會板橋天使站站長林世均受訪時說,奶奶每個月雖然多了幾千元的低收入戶補助,但房租、尿布、醫藥費仍是不小的開銷,第一次見到奶奶時,滿屋子都是尿騷味,這才發現奶奶把紙尿褲洗了再洗、重複使用,趕緊送來新的紙尿褲以及白米、青菜等,助她和大哥度過難關。

魏奶奶坦言,這些年日子真的很苦,但是為了報答大哥恩情,她說什麼都要撐下去,也從來沒因此哭過,還曾遇過警察擔心她半夜外出危險,主動送來反光背心,也有很多市場、餐廳老闆每週替她整理好回收物,讓她感動道:「生活雖然苦,但遇到這麼多好心人,真的很幸福。」

她回憶,以前每天回到家,臥床的大哥聽見開門聲都會開心應門,讓她很有家的感覺,工作雖然辛苦仍甘之如飴,直到幾個月前大哥因病過世,每天回家聽不見應門聲,她只好打開電視,在電視裡的人聲陪伴下,埋頭繼續整理回收,未來也會靠自己的力量努力生活下去。

林世均說,新北市板橋區雖然是都會地區,但在外界看不到的角落仍有很多和魏奶奶一樣亟需幫忙的長輩,呼籲有意願、有能力的民眾和一同投入華山基金會板橋天使站關懷行列,幫助更多貧困長輩。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