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抗爭要成功 得抓幾個狗官入獄

政事觀察站

作者:王大師

奇怪!為何有人願意「遍地開花」,卻沒人問年金的錢到底跑哪去了?為何沒人問政府老早就知道人口老化嚴重,卻還是持續維持既有的年金版本?為何全球經濟趨緩的泥淖,早在李登輝主政後期就已見端倪,但年金計算方式,還是維持舊有的邏輯?

答案很簡單,因為這個制度本身就是個老鼠會;收錢的人,原本就沒打算兌現這承諾。但股市已缺乏足夠資金支撐海市蜃樓,債市需新資金維持債務永續。房地產需注入新水,讓金融營建業複合體不致倒閉;美國必須向藩屬國討保護費,才能維持美元霸權;這才是年金改革該問的眉角。

不是所得替代率要多少才合理、不是十八趴要多久才該退場、不是退休人員幾歲提領才符合世代正義;而是,為何一個憲法所賦予的「權利」,到最後竟成了各階層強制參與的「義務」?為何你我都無法脫離年金的仙人跳?

如果發明這制度的政客,一開始就知道有天會破產,一開始就知道是個「馬多夫騙局」,知道這些從老百姓搜刮的民脂民膏,是用來撐起台股、房市、債市與美元資產的疊羅漢。負責操盤這詐騙案的決策者,就已犯了法,這個法叫做「引誘性欺詐」(fraudulent inducement)。

查了一下契約法內容,所謂的「引誘性欺詐」,為對契約的條款、質量、風險作虛假的表述,誘使他人在對所承擔的風險、責任或義務產生錯誤認知或理解的情況下,同意契約內容。

根據這個定義,台灣各族群的年金制定者,已符合犯罪要件。當然,要確切的定罪,必須符合舉證要素。這就需要政府公布歷年來,所有年金的投資內容與決策過程。但根據相關規定,年金的投資內容是不對外公佈的,這不就是個大黑箱?

如果無法提出直接證據,就只能找出間接證據。說實話,還真是不少。先別提年金的信賴保護原則已蕩然無存。更可惡的是,政府還要趁股市快破萬點的同時,引入更多的勞退基金進場,並以「絕對報酬」的投資策略,操作極保守的退休金。換言之,在萬點時入場,不就等同幫大咖們「倒貨」嗎?

綜觀台股歷史,一旦觸及萬點的關卡,後果都是以至少兩成的幅度修正。1990年修正了驚人的8成;1998年修正了4成;2001與2008年各休正了6成;2015~2016年則修正了兩成;沒有整整一年穩定站上萬點領域,更遑論邁入兩萬點的大餅。

這不等同要勞退基金跟著陪葬?到底幫年金操刀的決策者知不知箇中風險?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卻又冒然引入勞退基金入場支撐,這就是「引誘性欺詐」,這就是背信。這跟4年前謝青良所搞的「四大基金養套殺」是如出一轍的犯罪手法。

那軍公教的退撫基金呢?一樣,為提高退撫基金績效,銓敘部也已著手研擬放寬基金得投資不動產。稍懂不動產市場的人都瞭解,台灣的房市已連續兩年空頭,目前亟需資金撐起行情。

倘若又來一個金融風暴呢?這個想像已非空談,英脫歐成真、川普神話破滅、萬點魔咒催化、各大央行收緊資金、股市充斥「無基之彈」,沒多久,這個衝擊就會波及至房地產,倘若銓敘部知道退撫基金入不動產市場後的風險是如此,這就是瀆職與圖利,甚至有貪污嫌疑。

換言之,抗議年金改革的各階層朋友們,與其到街上抗議退休金被沒收不爽,更應該做的是將這些背信、貪污、圖利與瀆職的決策者及基金操盤手繩之以法,要求政府公開所有年金的決策過程,讓老百姓知道,到底年金的錢是怎樣消失的。這樣,他們才會怕!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