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肢-4

黃家祥
中國時報

偉峰沒說錯,這道長廊是通往輻染之地。長廊盡頭罕見地不再以霧面門遮擋,莉莉可以看見外面霜凍的地貌,寸草不生的荒土。但偉峰少說了一件事:它的途中建有一座秘密的陵寢。

陵寢打開,寒涼的空調幾乎要與外頭的廢土一致。

在這金屬肢體與肉身殘骸的密室,莉莉感受到一道道靜謐的戰慄爬上她的肉身與鋼腿。那令她想起過去見過的掛釘板,只不過上頭是用來放五金工具而不是人的體肢。莉莉的肉身戰慄於它們的姊妹,而鋼腿與其兄弟們共鳴。彷彿一場大型的降靈會。而另一面宛如練舞室的鏡牆則將這些機械骸骨倍乘為對稱共振的哀鳴。

人與機械相互交雜接駁的分解圖。骨盆上下被分割成片段的虛線似的人體,一個個依序如數掛列。指骨末梢被由近節、中節和遠節分成多段,然後是肱骨、尺骨與橈骨,它們與某些機械的線絮盤纏在一起。有胸廓與抽取出的多節脊椎,有髖骨嵌插輸液的接孔,有各種的人臉,它們無聲張口,彷彿都在一場時間塵暴中被凝固成一種尖叫的表情。莉莉覺得,她們都曾是生人。

莉莉呆愣許久,忽然,房間外的亮度增強了。莉莉頓時被那光線照耀得睜不開眼,她的身影在房內拉得很長。偉峰走至她那拉長汪開的影子裡,像在一襲黑潭上行走。

「妳必須好好聆聽這個故事。妳的世代沒有過這樣的體驗。妳沒有經歷過那些傷害與失去。妳失去的僅僅是身體的部分,而我卻是身體失去的那一部分……妳知道,莉絲是我第一個切實碰觸過的女人……」

那池黑潭似的身影在話語中不曾稍動,只有暗暗的冷顫,還有逐漸凝聚的決心。莉莉想,不論偉峰說什麼,都不可能是天堂了。

「她們是活生生的人啊!」

「妳不懂,如果機器裡有幽靈,那幽靈中憑什麼不能有機器?」

「你撒謊,你讓我以為……我可以重新站起……你在醫院對待我是一個人,」她說:「到這裡之後,卻是另外一個人。」

「這樣不好嗎?你有兩個人愛你。」他近乎狡黠地說。

「你這騙子,」她指責:「你根本不在乎我,你看我的眼神彷彿我只是代駕的機械,我真正重要的居然是那條不見的腿!」

「莉莉,妳還不明白嗎?我送給妳的,是前所未有的可能,妳會在我手中幻化,妳是人類進化的最後一步。從好年幼的時候我就發誓,要將人類一點一滴換成她那最完美的樣子。看看妳的腿。」

「但你毀了那麼多人……你並不愛我呀,我不過是莉絲降靈的機身。」

「如果愛不能使我們受苦,使我們受苦只為了受到更多更痛的苦楚,我們為什麼要愛呢?我是愛妳的,莉莉。」

他叫喚她的名姓時的口吻,宛如世界之外受到輻射穿透燒蝕的植物。

「你滾開,我不再相信你了。」(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