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肢 5

黃家祥
中國時報

莉莉被偉峰撲倒的時候,有花莖折斷的聲音。這是偉峰做出最接近強暴的舉動,過程中,偉峰撞破了鏡牆。鏡面有如銀鑽碎在地面。莉莉受傷了,但沒有她被截肢的傷口疼痛,更沒有她被偉峰的告白所傷損的心疼痛。傾斜的鏡子不會讓它所映照的事物傾斜,但破碎的鏡子會。金屬義肢褪去皮膚層後在碎片的照射下閃熠幻彩,像鏡子在流淚。

魔法師變成惡魔了,莉莉想。

「妳沒用腦子,」偉峰拿著義肢,褪落的皮膚層像花瓣,他的兩手則如同花萼:「想想外面,那幾乎上萬年的半衰期,妳要我們的後代活在那樣的世界嗎?妳要我們活在這個巨大的殼穴裡,永遠不再有雲、有雨,有任何天體的世界?」

「你可以自己去找她的,」莉莉說:「她就在你身上,你可以變成她。」

「不,我沒辦法。造物者沒辦法成為受造物:不願,也不能,」偉峰說:「這是我們的傲慢,也是我們的侷限。」

她多麼希望那在遠方,由她想像力所凝思出來的腿來幫她站起來啊--

「莉莉,妳也要遺棄我了嗎?」

一絲火光閃爍在殘肢。收線的疤痕看不到了,有種霧膜的東西開始包覆住莉莉的左大腿的根部。

「妳也要像莉絲那樣離開了嗎?」

誰知道?說不定她才是魔法師呢。

「不,那隻腿你留著,」她終於回話。

偉峰卻看起來驚愕極了。有可能嗎?莉絲,人類等待了太久的奇蹟--

「現在,你有你的新玩具了,或者應該說,新陽具?」莉莉說著,站了起來,螢亮的殘株下有如泉瀑襲湧著她新的肢端。她站得真美,像一個新生的物種,她輕聲說:「它哪裡也不會去。」莉莉指著偉峰手中的金屬腿肢:「而我,」她指向那隻浮幻的新肢:「會隨它的意願到任何可能的地方。」

幻光如水,使兩人的眼膜似乎都有瀲灩的錯覺。

莉莉唸出:「莉莉絲。」通往輻染之土的門打開,她和幻肢走入凜冷漫塵的世界,彷彿游入曾是沸灼熔岩而如今已然冷卻形成山脊與深溝的海洋。

像一隻人魚,與她的尾鰭。(全文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