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城廣角鏡〉「台灣問題是中國核心利益」的三角習題

2017年11月美國前總統川普訪問北京,習近平表示「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路透,資料照)
2017年11月美國前總統川普訪問北京,習近平表示「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路透,資料照)
蔡文立

曾經擔任過中共中央台辦、國務院台辦主任,出身自中共當局外交系統、擔任過外交部長的王毅,已被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擢升為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今年元旦他首度以此身分在《求是》雜誌中發表文章,強調「台灣問題是中國核心利益中的核心」。此一說法當然是中共當局的單方面表述,兩岸關係、中(中共當局)美關係、台美中戰略三角關係的未來演變,仍然牽涉複雜。

探討王毅所說「核心利益中的核心」之前,從王毅的仕途歷練觀察,不難理解王毅嫻熟於外交詞令的運用,而且以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這個「副國級」的官方位階高度,起手式的戰場從《求是》雜誌出發,也是選擇了一個具有「戰略制高點」的位置。

過去中共中央有所謂的「兩報一刊」—《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雜誌,一九八八年六月底《紅旗》雜誌停刊,由七月一日問世的《求是》雜誌接手。《求是》雜誌官網上的簡介寫著「《求是》雜誌是中共中央主辦的機關刊物,是黨中央指導全黨全國工作的重要思想理論陣地」,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其次,中共當局經常提到「台灣問題」;不過,也有台灣學者認為,台灣其實並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兩岸之間的問題」。簡言之,如何表述「這個問題」,其實本身也是個問題。

在王毅此次提出「台灣問題是中國核心利益中的核心」之前,歷來中共當局曾對「台灣問題」做過不同的表述。二000年七月中共當局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曾說「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最敏感』的問題」;二00一年三月時任中共當局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訪美時,曾說「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健康發展的『關鍵』」;二00一年十月,朱邦造指「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當中『最敏感』、也是『最核心』的議題」。從層次上來看,逐步從「重要」、「敏感」,提升到「關鍵」,再拉高到「核心」。

在孫雲編著、國台辦所屬的九州出版社於二00五年出版的《台灣研究二十五年精粹〔政治篇〕》中,則有「台灣問題始終是中美關係中『最敏感』、『最重要』的問題,始終是中美關係中的『核心問題』、『原則問題』、『要害問題』」。這段表述,可以看成是一個「小結」。

習近平掌政之後,也有過不同表述。二0一七年十一月美國前總統川普訪問北京,習近平以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身分表示「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去年十一月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會面,會後大陸國務院正部級官媒「新華社」發布的新聞稿提到「台灣問題是中國『核心利益』中的『核心』」;去年九月王毅以外交部長的身分,也提到「台灣問題是中國『核心』利益中的『核心』」。再對照起過去的說法,顯然一個「核心」已經不足以表達其強度了。

至於「核心」意指為何?試以中共領導階層的重要性觀察。一九四二年毛澤東解釋,「領導核心只能有一個,一個桃子剖開來有幾個核心?只有一個」。中共當局將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稱為「核心」;胡錦濤當政時稱為「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並未稱為「核心」;到了習近平掌權,習又被稱為「核心」。以中共最高階層的決策體系來看,就如鄧小平所說,「任何集體領導都要有一個核心,沒有核心的領導靠不住」。由此來看,「核心」有著「最終決定權」。

從中共當局的表述以及「核心」在中共當局語彙中的意涵,所謂「台灣問題是中國核心利益中的核心」,應是中共當局想凸顯「台灣問題」是「中國利益」,乃至於「中美關係」的走向與良窳的「最終決定性問題」。但是,台灣、美國又怎麼看呢?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