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價扣紅帽 學者批不能承受之重

孫昌國、朱真楷╱綜合報導

中國時報【孫昌國、朱真楷╱綜合報導】

總部設在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CPJ)發表報告,指出北京破壞台灣、香港新聞自由。原本應該保護新聞記者的報告在台港部分變成以親中與否做為價值衡量標準。更奇怪的是,保護記者協會2019年度報告在世界各地都將矛頭對準政府,唯獨在台灣將矛頭對準媒體,真實的面貌是充斥著「反中」的意識形態。傳播學者直言,指控人卻沒有證據,這種扣帽子的手法實在太廉價,讓被指控的媒體面臨不可承受之重。

承認多元 卻充斥反中意識

在名為「一國一審-中國如何破壞香港和台灣的媒體自由」的報告中,引述親綠媒體的報導,將矛頭指向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再度渲染所謂的「紅媒」。但報告同時承認,台灣有眾多媒體選擇,享有新聞自由。台灣的媒體早就是市場取向,為何還要在承認有多元媒體內容選擇之餘,再度以親中為判斷的唯一標準攻擊媒體?

保護記者委員會公布的2019年度報告,其中在美國部分報告強調CPJ動員媒體聲援在土耳其遭到分屍的沙烏地阿拉伯籍華盛頓郵報記者卡舒吉。在菲律賓聲援拉普勒(Rappler)新聞網站的編輯和記者。在印度聲援在選舉中挑戰執政黨的新聞從業員等。

這份年度報告基本上說明CPJ致力於保護新聞記者。但奇怪的是,怎麼在台灣完全是聲援民進黨政府,將抨擊矛頭指向不為執政者所喜的特定媒體呢?所以台灣媒體可以親美、親日就是不可以親中?那麼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賴清德提出的「親中愛台」又如何自圓其說?

長期關注台灣政治與媒體發展的文化大學廣告系主任鈕則勳昨晚表示,在言論多元的時代,每個人若要指涉媒體做了什麼事,比如指控旺中媒體集團是中共代理人,就有責任要同時提出具體、明確的證據,不然可能變成隨便扣人帽子、貼人標籤,這種消費未免太廉價。

任意貼標籤 主因藍綠惡鬥

鈕則勳解釋,幾乎所有媒體都有自己的格調與格局,以及屬於自己的經營方向與想法;這個方向與想法,有時是認為要追求事實,有時是因應市場,有時則是受到市場區隔的關係,其結果就是讓每個媒體都有自己的經營策略。

鈕則勳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任何人如果沒有證據就對媒體貼標籤,這對被指涉的媒體而言確實是不可承受之重,「也是太沉重的消費」。

鈕則勳不諱言地說,當前台灣之所以會一再出現隨意指涉他人、任意貼標籤的問題,主因就在藍綠鬥爭已經到了非常誇張的境界,導致台灣社會割裂性非常高,「跟我不同陣營,我就用敵對視角看你」,絲毫不留餘地、理性與情面,這種割裂現象確實是台灣社會的悲哀。

面對旺中被貼標籤,鈕則勳感嘆地說,隨著藍綠意識形態的動員,旺中被貼標籤的問題,很容易就會陷入信者恆性、不信者恆不信的狀況,「現在的社會氛圍已經被徹底割裂,要改變這種現象真的太困難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