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容》富岡港畔扶桑艷

·3 分鐘 (閱讀時間)
廣容》富岡港畔扶桑艷
廣容》富岡港畔扶桑艷

【愛傳媒廣容專欄】這次行旅台灣,繼續來到台東富岡漁港。這是個靜謐的小漁港,也是坐船到綠島及蘭嶼的起始點。在蔚藍天際線下,客船與小漁船穿梭著,旅行者的行囊與載滿魚貨的漁網,成為漁港的視覺聚焦點。人與船移動著,海鳥拍飛著,漁船馬達聲,海風傳來遠方海洋的呼喚,小燈塔亮起溫暖的信號,在更遠的彼岸閃爍星子般光芒。我們駐留在這富岡漁港之畔,悠然的時光是飽和的湛藍色,感受這海風吹拂與天際飛機遨翔,海陸空之交會點,成為滿天星月一處隱微卻閃亮的座標。

時序邁入芒種,這是二十四個節氣中的第九個節氣,《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提到說 :「五月節。謂有芒之種穀可稼種矣。」。芒種分三候,也就是有三個徵象:「一候螳螂生;二候鵬始鳴;三候反舌無聲。」在芒種時節,北方小麥已經成熟可收割,綠意滿溢田野。而在這盛夏時節,螳螂昆蟲多滋生,伯勞鳥開始鳴叫,反舌鳥卻無聲,大地開始進入一種夏天成熟熱烈之氣氛,田園中蛙鳴也如火如荼,漫步在夏夜之田野,也感受熱鬧蓬勃之萬物節奏。

草月流創始人勅使河原蒼風的《草月五十則》,記錄了關於草月流花道之精髓及原則,共為八大章節,在《入門》篇第十二則提到,「學習插花之順序,從盛花到投入花,以枝條為真副,以有莖的花為控。」換言之,初學者從學習盛花開始,再來學習投入法的插花法。盛花是以水盤為花器,而投入法是以直立的

花瓶為花器,需要以枝條製作十字形放置花瓶瓶口,以作為插花之支撐點。投入法也是初學者感覺比較難的部分,需要耐心學習。在盛花之結構中,真與副是以枝條為主要架構,花則放置於控的位置,也呼應了天地人之哲學架構,這與唐朝傳到日本之儒道思想有密切之關連。

扶桑花是台東隨處可見之花,也是原住民用來當作地界的花種。美麗的扶桑花有各種不同的顏色與姿態,在培育之後,漸漸有更變化多端的顏色與花瓣,令人驚艷。我們在台東公園的扶桑花園區盡情欣賞各式各樣的綻放美姿,扶桑花適合在炎熱地區種植,我們撿拾掉落的花朵作為花材,海邊的漂流木也當成素材。這盆我以扶桑花為主花,以漂流木為架構,白色的漂流木感覺像是河川之線條,而豔麗的扶桑花綻放如火,純真的姿態盤據中心,標誌著這大地之熱情與狂喜,花瓣如舞裙翻飛,在蔚藍海天之際,釋放出原始生命力,令人感受這大地之母溫暖的能量。

作者為《台灣藝術印象派》節目主持人、策展人、專欄作家、日本草月流師範,台大外文系及中正大學教育學碩士,紐約帕森斯藝術學院進修設計,關注主題為覺醒、日本花道美學及藝術療癒,個人網站junghana.com

攝影/惟真 紐約大學互動電子媒體碩士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