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頻道授權交易的健全制度刻不容緩

台灣數位匯流網 |莊春發

文/莊春發

有線電視市場上游的頻道商與下游的系統商之間的關係,猶如百貨公司與專櫃間的關係,百貨公司提供的是銷售管道的硬體;相對的,專櫃公司所提供的是最終消費者所需要的產品,二者之如同唇齒之關係,如欲經營好百貨業缺一不可。

百貨公司與專櫃廠商聯合生產是否具有效率,首先要解決的在於上下游因素要如何投入,其次是最後的利潤要如何合理的分配,參與生產的兩造才會滿意,繼續合作下去。

經過長期的試驗,百貨公司與專櫃廠商的經營方式,發展出一套專櫃資源投入的效率方法,以及彼此都能接受的計價方式。首先是對百貨公司不同樓層訂價的決策,不同樓層的出租價格會因為接近消費者遠近而有所不同,較低樓層最接近消費者,因此租金的價格最高。之後,隨樓層的增加,樓地板的租金價格隨之遞減。這種定價決策影響的結果是,產品附加價值最高的樓層,會由化妝品商租用或珠寶銷售商租用;相對的,附加價值較低的玩具銷售、圖書銷售則會被擺在較高的樓層。

至於各樓層面積的價格要如何訂定,一、是利用二階段差別定價法定價格,二、是專櫃產品銷售發票統一以百貨公司名義開出。採兩段差別訂價手段的理由,是讓各種專櫃廠商先負擔基本的租金,之後再按照其業績的高低收取不同之費率,讓百貨公司能夠與專櫃廠商共同享受經營的績效。銷售發票統一以百貨公司名義開出的理由是讓百貨公司了解各專櫃廠商每個月的經營績效,作為收取租金的基礎。

第三、百貨公司會按照不同樓層訂定最低績效水準,在一定期間,例如三個月或半年期間,專櫃廠商業若無法達到百貨公司所定的最低營業額水準時,百貨公司則有權要求專櫃廠商退出百貨公司的經營,以保證百貨公司每坪樓板面積,能獲得最有效率的使用,以達成市場淘劣留優的機制。

即使百貨公司與專櫃廠商有上述完備的交易制度設計,在實務上仍然會因為百貨公司為追求更高利潤採行獨家交易的策略,不准專櫃廠商在一定的地理區域內與其他百貨公司交易,而遭致競爭機關公平會處分。忠孝東路上的SOGO百貨公司曾經因為禁止旗下專櫃公司到微風廣場設櫃經營,而遭到公平會得處罰,就是典型出事的例子。

即使如此,百貨公司與各種產品專櫃廠商的交易模式,仍可作為有線電視產業上游頻道商與下游系統商正常健全交易的參考。

首先是,頻道商不同頻道要放在有線電視系統商那一個區塊,即可仿照百貨公司與專櫃廠商的交易制度,由系統商決定那些區塊是民眾最常接近的區域,將受歡迎的節目放在該區塊。以目前而言,應當是基本頻道所佔領的區塊78個頻道區域中最受消費者青睞。

系統商可以利用收視率的資料,將頻道分類為不同類型之頻道,從而決定它應當放在那一個區塊。換言之,頻道收視率的資料,代表特定頻道在市場的評價,評價較高的頻道當然有權占有與消費者最容易接觸的位置。一段時間之後,特定頻道的收視率如果不佳,系統商應當也有權去調整該頻道的位置,讓任何資源能夠在收視市場上有效率地被使用,而不是現在所謂的頻道固定位置,系統商要移頻變成非常困難,按照NCC的參考原則,甚至要動用社會賢達人士與業者共同決定,根本違反基本的經濟原則。

任何頻道的授權費,也應當以它在市場上所呈現的收視率為基礎,決定它的授權費率,如此上下游的交易才會正常。現在系統商都數位化,非常容易了解特定頻道商在它的經營區的收視率,當然法制上也需要系統商開放機房,讓頻道商能夠隨時檢查它代理的頻道真正的收視率,以取得雙方的互信。

此外新舊系統商頻道的收權費率,在沒有正當理由之下,不能逕至以差別價格策略決定不同的價格,因為墊高新廠商的成本,可能影響新廠商的進入市場,減損市場競爭的程度,與消費大眾的權益。

百貨公司與專櫃廠商交易的例子,似乎可以做為有線電視上游頻道商與下游系統商交易制度翻轉的參考,一方面考量資源的使用效率,二方面藉由新制有市場去蕪存菁的效果,從而提升國內有線電視節目的品質。當然在頻道商與系統商交易制度的翻轉過程,勢必牽涉到目前過時法制的改變,主管機關應當加一把勁,將不適用之法條加以修改,否則有線電視產業會長期陷入上下游廠商的爭執,耗費許多的談判成本,阻礙進步。一旦產業外出現新的競爭者,有線電視極可能很快成為衰退產業。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PEXELS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