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性模糊」還需解鈴人

吳建忠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針對兩岸交流,陸委會主委邱太三表示兩岸對「九二共識」的解讀不同,雙方能否找到最大公約數,能否有一個「建設性模糊」,就要靠彼此的智慧與態度。國防部長邱國正也直言,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敵人要打多久,我陪多久」。

國人當然樂見文官談和平,武將保家衛國的豪氣。邱太三此次談話調性很軟,與上次提「春暖花開」一樣,態度也很溫和。縱使國民黨內部對九二共識也有不同意見,邱太三此刻提出「建設性模糊」的思考,是鼓勵兩岸對話的第一步。

關鍵在於,中共官媒也認為邱太三的談話擺出了願意談的姿態,兩岸破冰的機會看似大了些,但關鍵問題仍然未解。

民進黨試圖繞開「九二共識」,因此邱太三希望以「建設性模糊」開創兩岸建設性的互動及交流,但這與北京設下的兩岸恢復對話前提,並不符合。

這是陸委會首次提出「建設性模糊」的說法。其實蘇起設計的「九二共識」本來就是一種模糊。從實務經驗來說,九二共識缺乏防禦性思維,國民黨宣傳「各表」,陸方卻一開始就擺明只說「一個中國」,閉口不言各表。

眾所周知,原先「九二共識」的語意內涵,北京就是主張兩岸以各自表述的方式,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換句話說,陸方只要一個中國,不管是什麼共識都好。而國民黨主張,一個中國原則的內涵由雙方各自表述。這是一種模糊,原來國共雙方都還算滿意,彼此對內對外都可以解釋。

諷刺的是,我方政府不斷表述中華民國,陸方卻充耳不聞,北京的加註讓「九二共識」變成大陸單方的主張。這種沒有中華民國的論述,台灣老百姓難以接受,連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也覺得有壓力,更進一步引起國民黨黨內意見分歧。

現在的關鍵在於,北京會如何應對蔡政府提出的「建設性模糊」?對大陸來說,「九二共識」都已寫入十九大的政治報告了,這該如何模糊?

筆者認為,若北京也希望打破兩岸僵局,方法之一是陸方退回國民黨的立場,容許各自表述。方法之二是利用蔡政府提出「建設性模糊」的時機,接球來調整政策。蔡英文總統也曾說過,尊重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共同認知與諒解的歷史事實。所以雙方仍有各退一步的空間。

儘管北京已做好了融合發展、武力威嚇的兩手準備,要大陸退到這一步,看似很難,但歷史的經驗看來,北京政策髮夾彎也不是不可能的。

當年季辛吉密訪中國之後,中共不是完全調頭了嗎?再者,「九二共識」不就是繞開「一個中國」嗎?國共兩黨在「一個中國」糾葛了50年,之後冒出「九二共識」,繞開了「一個中國」的難題。此刻兩岸被「九二共識」糾纏了近30年,解鈴還需繫鈴人,北京若能再繞開一次,兩岸或可展開新局。(作者為台北海洋科技大學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