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黨外,解放黨內

陳冠安
中國時報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國民黨於2020大選敗選之後,黨內掀起一片改革之聲,而黨中央在林榮德、曾銘宗接任代理主席、祕書長後,也相當積極因應革新事務,適逢國民黨最黑暗的時刻,任何勇於承擔改革者,都必須給予肯定。

在改革進程方面,國民黨將在22日中常會提案,廣邀黨籍地方首長、縣市議會議長、立委、社會賢達、學者專家、青年代表組成「改革委員會」,並暫緩中常委選舉,待結論出爐,再進行黨內改組工程。林榮德也拋出60歲以上退出中常會的倡議。

不過就目前來看,「改革委員會」似有定位模糊的問題。因為以國民黨現有組織架構來看,「改革委員會」的功能設計可分為兩大面向,其一決策,其二諮詢。就暫緩原有決策機構─中常會的目的來說,其任務就是要取代其決策功能,推動改革;但另一方面,從委員會的龐大人數來看,卻不可能實際發揮決策功能,更趨近於諮詢性質。過去「中央改造委員會」就僅16人。因此「改革委員會」必須先確認自身的定位與任務,否則在功能衝突的情況下,將難以推動改革進程。

「改革委員會」的另一個癥結點,則在於3月的黨主席補選與中常委改選,以及當前黨中央與中常會的看守性質。從這個層面來看,其實在現階段並不宜承擔決策任務。因為「改革委員會」的授權來自於看守中央,其作成決議和改革措施,一旦與新主席或新常會有意見上的歧異,則可能引起紛爭,不利於國民黨整體改革推動。要完善「改革委員會」的運作,在組織設計上,就必須審慎思考其功能任務,以及與新主席和常會的銜接問題。

宏觀來看,當前黨中央與常會最主要的任務在於兩點:確保改革能量持續,以及凝聚團結,避免分裂內鬥擴大。從此來看,或許舉辦廣納各方多元的「黨是改革會議」,會是更好的選項。這不僅能達成諮詢功能,也可擴大社會基礎,融入外部民意,解放過去在黨內被壓抑的聲音,實現「修補式改革」,在會議中的討論更可供新主席和常會參酌,成為改革方案的基礎,並且透過大鳴大放論述辯論重塑黨的形象。

此外「黨是改革會議」也應廣邀全部有意參選黨職者,讓參選人在論壇上表達對改革的態度,包含是否支持成立專職改革機構、召開臨時全代會等,以供黨員和黨代表作為投票基礎。

目前社會各界,包含黨內、黨中央,甚至是不少中常委本身,都對當前中常會能否承擔改革重責抱有遲疑,而從過去的經驗來看,也自然不能期待當權派搖身一變成為改革者。但無限期推遲中常委選舉也並非解決辦法,在黨代表結構不變的情況下,延緩選舉,達成中常委結構改變可以說相當困難。

從實務來看,或許讓黨職參選人表明對改革態度,簽承諾書,並同時修改《中常會議事規則》,議決方式取消舉手、起立和無記名,仿立院採公開記名,也是另一種可行方式。至於年齡限制,在適法適當性上也有疑慮,或宜採屆期限制,兼顧各面向。

改革之路荊棘遍布,在堅定不移的同時,也必須綜觀全局,才能走得好、走得遠,這也是改革的價值所在。(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