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爆職業足球路」之17 重溫日本足球明治維新之道(上)

何長發
民生頭條

前言:

全國足協改組滿週年過去,我們的男女國家隊仍在亞洲列強競爭門檻之外掙扎,很多關心足運的人都質疑新的領導班子如何挽救台灣的足球運動呢?再問發哥也非三言兩語可說清楚,但基本方向應先認清兩大重點:「全力執行基礎紮根與實現職業化帶動國家隊的實力提升」。這方面的投資需要堅持長期規畫與努力,一定要用對人,費心思,花大錢來改造足球根本,方有可為。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再次強調日本足球夢想的實現,可是歷經多少歲月的規劃與努力執行而成,拿日本的足球維新成功,他們不會急功近利,改造工程啟動時,先把重點放在其國內足球體制與賽制的完善,更致力推動大規模的青少年培訓計畫,進而成功步入轟動亞洲的日本職業足球聯賽,經職業水準的洗禮與帶動下,自然而然促使國家隊戰力提升,成為亞洲最具與歐美強隊對抗的國家。

講白點挽救我們足球,直說就是要讓踢球人有前途過好生活,就得落實向下紮根(即青訓)並向上開花(實現職業化)結果,話說到這裡,讓發哥興起新闢系列專題連載的念頭,先從現在陸續以「引爆職業足球路」系列,從多方角度探究大家最感興趣的台灣足球職業化問題該如何堅實邁出去。

重溫日本足球明治維新之道(上)

那我們重新溫習一下「日本足球的明治維新」典故吧。先看這段網路往事:一個世紀前,日本足球還是中國足球手下敗將;30年前,日本人仍仰視著中國為「東亞巨人」;20年前,日本與中國同在職業化路上蹣跚起步;今天,日本男足提出了「2050年奪取世界盃冠軍街 」的目標,而女足已然驚豔綻放,提前奪得2011年德國世界盃冠軍!

上世紀的30年代日本男足經歷「柏林奇蹟」後的沉寂,到1968年墨西哥奧運男足奪銅的曇花一現,隨後無可救藥的「恐韓」頑症,「杜哈悲劇」中的淒美凋落,泡沫經濟的崩潰打擊,德國、巴西世界盃的滑鐵盧……日本足球百年來走過的是一條沉浮跌宕、艱難前行,卻從來不乏奮鬥、思考、自尊和自強之路。沒有捷徑,更沒有奇蹟。今天讓世界側目的日本足球,正在一次次的在淬火中迎來涅槃……

瞭解對方是一種態度!瞭解自己是一種責任!相互學習是一種高度!

1873年(明治六年),英國海軍少校道格拉斯在東京築地的海軍訓練所為日本海軍傳來了足球這項運動。明治時代日本的高等師範學校引進的足球遊戲,是日本人與現代足球的首次邂逅。從此,這個遠東之地也開始能夠品嘗正宗的足球樂趣。這項運動很快就在日本各地鋪展開來,並且一轉眼,已是匆匆百年。

最早接納足球這項運動的是東京高等師範學校(現築波大學)。「日本現代足球鼻祖」坪井玄道就是這所學校的教授。正本溯源,也許是一種歷史的巧合,足球在日本最初的搖籃,正是校園。與現代足球發源地英國一樣,足球同樣起源於公學校園。

1960年12月,「日本足球教父」日本足球史上第一位洋教練德國人克藍瑪登陸日本。他充滿哲理座右銘:「人之目之所以能睹者,靈魂也;耳之所以能聞者,意念也。」這位德國人閃耀著黑格爾、尼采哲人睿智光芒。克藍瑪語錄:足球,讓孩子成人,讓成人變成紳士。這一場的終場哨,是一下場的開賽哨。技術,是開啟下一個房間的金鑰匙。有了它,足球遊戲就如魚得水,無所不能。好的備戰,是勝利的一半。

拜克藍瑪所賜,日本足球在1965年就擁有了全國性聯賽(JSL)。日本足球的引擎從學校足球過渡為企業足球。比1963年誕生的德甲職業聯賽僅僅晚兩年。

當時巴西足球三奪世界盃以及戰後日本經濟處於高度成長期的時代特性,促使JSL時代的日本足球在J職業聯賽誕生之前早早進入以師從巴西為主流的「開國」時代,日本足球開始為未來植入技術風格的基因,對技術的信奉卻早已融入了日本足球的血液。

很多人都已經知道,日本動畫片「足球小將」伴隨日本人兒時的成長。三浦知良成為第一個在巴西全國錦標賽上場的日本籍球員。被視為日本動畫片「足球小將」真人版演繹。大空翼的問世創造了輝煌的發行和銷售數位,推動了日本青少年足球的迅猛發展,中田英壽、城彰二以及在南非世界盃上大放異彩的球星本田圭佑不約而同坦言,自己是看「足球小將」長大的,它伴隨著一群日本綠茵場上的男兒,逐漸在世界足壇異軍突起並逐步稱霸世界。這樣的故事情節發展符合日本民眾崇拜英雄、不甘示弱的民族心理,也點燃日本青少年的足球激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