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健豐》消失中的中和公路一村

·6 分鐘 (閱讀時間)
張健豐》消失中的中和公路一村
張健豐》消失中的中和公路一村

【愛傳媒張健豐專欄】中和公路一村肇始於1952年,裡面的公路局員工曾參與重大的公路建設。這裡有閩南、客家和外省文化的交融,體現了眷村的人情味。但因環境的劇烈改變,珍貴的在地記憶逐漸流失,如何找回竹籬笆內的春天成了重要課題。

消失的公路一村站名

捷運中和線永安市場捷運站所在的公路一村,原是一個封閉的社區。因上世紀末的捷運開通及四號公園、國家級圖書館先後在此一帶落腳。於是,該眷村部分的圍牆被打破,從社區裡開通的中和路400巷,成為附近中永和居民和其他民眾進出捷運站的重要通道。每天上下班尖峰時間來往人車絡繹不絕,隨之而起的便是商家的進駐。捷運雖給當地帶來了繁榮和高漲的房價,但也帶來重大的改變。例如,原來在此地設置的「公路一村」站牌被「捷運永安市場站」取代。其實,永安市場離捷運站尚有近五百公尺距離,當初以此命名就有點不接地氣;而「公路一村」,目前也只出現在當地的房仲廣告裡,知道的人越來越少。村內因外地人的遷入及在地老一輩的凋零,該社區發展的歷史也逐漸為人所淡忘。

1952年草創的公路村

台灣光復後不久,位於台北市中正路(今忠孝西路)的台灣省公路局為了安置局內的員工和其眷屬,選擇在台北縣中和鄉潭墘村靠中和路一帶的水田,興建員工和眷屬宿舍,即公路一村,簡稱公路村。另於1953年,在中和鄉的連城路興建公路二村。前者,因碰到1951年的花蓮大地震,建材漲價於是因陋就簡,在考量所在地勢較低的潭墘容易淹水,便將地基稍微墊高,四周釘上木板成為牆壁,上覆以黑瓦屋頂,成為一樓的矮房群。

由於當時這裡仍屬台北的邊陲之地,一些職員寧願住在台北市或附近熱鬧的街區。選擇定居在此的人,雖然有生活上的不便,但也甘之如飴,因可和附近的田園融合,一派農村的景象。當時,鄰近的今四號公園一帶有葡萄園和水稻田,而社區內尚為泥土地,上面長滿了青草, 因該社區尚未興築圍牆,外面的耕牛可以跑進裡面吃草,走飽後留下牛糞;社區內居民放養的雞鴨也會跑到鄰近的農地覓食;到了春夏之交的晚上,附近田園上的蛙鳴及螢火蟲伴隨居民入眠,真是一幅天人合一的景象。但颱風帶來的洪水,時常讓中永和的母親河─瓦窯溝溢出,公路一村也和附近的田園一樣,成為一片水鄉澤國。雖然環境如此克難,但公路村的員工仍參與台灣重大的公路建設,例如澎湖跨海大橋等。

1958年永和從中和鄉分出設鎮後,公路村仍劃歸中和管轄,隔著中和路便是永和,彼此的生活機能仍密不可分。當時中和路對面的商家也開始做起了公路村居民的生意,例如有擦皮鞋的,還有美味的「永和豆漿」店等。交通方面,當時中和路上沒什麼汽車,較多的是腳踏車和三輪車。除了有公路局的通勤專車外,也有公路局班車在此設站行駛到台北火車站,附近也有5路公車到相同的目的地。由於當時尚未有永安市場,公車可載送當地居民去中正橋對面的廈門街採買;也方便了該地學子去台北念女師附小(今市立教大附小前身),當時全校近三分之一是公路局的通學生。每當上下學時段,校門前公園路上,一支支林立的站牌旁,總是充滿了歡笑聲,公路局好像成了他們的校車一樣。不久,13路公車通過中正橋延長路線駛至公路村,方便該地居民到西門町及萬華。

此時,永和人口不斷激增,工商業發達。公路村四周也建起了水泥圍牆,大門設在今中和路400巷接中和路的出口處。此外,也有為當地幼童設的幼兒園,不受外面世界的干擾。

由於社區住戶有本省和外省籍,左鄰右舍閩南、客家和大陸各省的鄉音此起彼落。大家也都使出家鄉的拿手絕活,樂於分享給社區居民。有做年糕、搓湯圓、包肉粽,或是做包子饅頭等,所有閩、客和大江南北的口味都在此匯集;居民也彼此守望相助,門不閉戶、路不拾遺, 形成台灣一道美麗的風景。

1969年改建新社區

此時公路局在社區裡興建了四層和五層樓公寓,配給與原來住在矮房的居民,由於建築堅固,不怕地震和淹水;用水也從地下水變成了自來水。此外,社區內的通道除了由石頭路改成柏油路,也加強了美化、綠化。例如,和公路村前的中和路行道樹一樣,種起了無尾熊愛吃的尤加利樹(大葉桉樹),大大改善了生活條件。不久,公路局便開放給住戶購買,一棟三房一廳的住所,40幾萬就可買到。當時台北市的大樓每坪35,000元至38,000之間;公務人員月薪兩三千元,也算廉價。

後來,圍牆外急遽發展,公路村有些公寓也開始和周圍合建,一棟棟拔地而起的高樓淹沒了公路村的天際線,也加深了彼此的距離感和陌生。而公路村裡的學子大部分都讀到不錯的學校,出國深造後,就落地生根。有些長者也隨著兒女遠渡重洋,不再還巢。留在此的老人家們也只能在這裡鬧中取靜,頤養天年。

打破藩籬之後

上世紀末,公路村的部分土地被徵收為捷運站用地。設站的地點選在原公路村的幼兒園上。附近民眾可透過捷運到大台北各地,甚至轉乘其他鐵路設施到遠方或是出國。捷運雖給社區居民帶來了便利快速,也因房價的高漲留住了人。但隨後的捷運永安市場站聯合開發計畫,卻要求捷運站旁貫穿公路一村的寬八公尺計畫道路,要打通,須拆除圍牆。村民以社區安寧、住家安全會遭破壞而群起反對,但仍擋不住時代的洪流,在社區內開通了中和路400巷後,商家進來了,外面車輛也進來了,甚至半夜有飆車族呼嘯而過,給當地帶來了環境、治安等問題。

未來的展望

近年,連城路上的公路二村已拆除,改建成公園,只剩一段斷垣殘壁供人懷舊。它已成為當地重要的都市之肺,但當局卻有意改為社會住宅。而公路一村所在的永安市場捷運站,已興建了共構的高樓層大樓,導致從中和路上已難望其全貌。所幸社區內仍有部分圍牆獲得保留,也有一家保留該眷村口味的餐廳還存在。當局應該在當地設置相關設施,賦予該眷村文化的靈魂,並限制外面車輛進入區內,讓該社區回復舊有的寧靜。

作者為歷史研究工作者

●《觀察》雜誌授權刊登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