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的無窮潛力:高柴DEKO屋敷「本家大黑屋」第21代當家・橋本彰一

日本網
nippon.com

本文詳述「本家大黑屋」的橋本彰一製作「張子」(和紙貼偶)的技藝,與其充滿企圖心的創作活動。他守護著「三春張子」這項福島縣郡山市從江戶時代延續至今的傳統,同時也透過與著名藝術家合作等方式,推出富含新意的作品。

「張子以柔軟的和紙為材料,不論什麼形狀、什麼尺寸都做得出來,我一直相信『張子擁有無窮潛力』。」

西田町的「高柴 DEKO屋敷」(高柴紙偶工藝坊)座落於福島縣郡山市的山間,這裡的「本家大黑屋」第21代當家橋本彰一如此說道。


橋本彰一手拿「三春張子」的不倒翁

「DEKO」在方言裡意指「人偶」。日本人偶的歷史從「土偶」開始,接著發展出木製的「木偶」,而「木偶」本來發音是「DEKU」,後來轉化為「DEKO」,演變成泛指所有人偶的詞彙。

高柴地區在江戶時代是三春藩的領地,當地有四間「DEKO屋敷」工坊,製作擁有300年以上歷史的傳統工藝「三春張子」與「三春駒」。由於這些工坊也兼賣紀念品,吸引許多觀光客造訪,工坊群聚之處遂成為觀光盛地「高柴DEKO屋敷」。

「據說在江戶時代,張子成為大受歡迎的吉祥物與玩具,當時人們會扛著張子人偶去東北一帶或江戶街頭叫賣。」彰一說道。


「DEKO屋敷大黑屋 物產館」就位在「高柴DEKO屋敷」的入口處,右邊有讓遊客稍事休息的餐廳「OICHI茶屋」,周邊還有免費停車場,能悠閒地遊覽各個紙偶工坊。


圖為「本家大黑屋」工坊外觀,左後方映入眼簾的老屋「本家大黑屋」中展示著彰一的作品。

曲線迷人的「三春張子」,直線強勁的「三春駒」

製作張子時,要先以水濡濕和紙,接著把紙貼合到木模上,塗好糨糊後晾乾;待乾燥後劃出切口取出木模,再用動物或魚類皮骨煮沸製成的接著劑「膠」來黏合切口與裝飾物;最後層層塗抹上白色的「胡粉」(譯注:顏料)打底,再施以彩繪、畫上圖樣即告完成。

人偶與達摩不倒翁、面具的木模,是各個工坊自古傳承下來的物品,按照木模各自的大小與型狀,選用由數張和紙重疊製成的「濕和紙(合紙)」來做出硬度。


圖為火男面具的木模。木模表面抹油,以方便剝除和紙,故歷史悠久的木模會顯得又黑又亮。


以手撕「濕和紙」,同時使力往木模按壓、貼合。


把燒製貝殼作出的白粉「胡粉」溶入「膠」中塗抹,然後晾乾。照片中是十二生肖的老鼠趴在米袋上。

「張子」以和紙重疊貼合製作而成,故加工自由度很高,滑順流暢且極具立體感的造型十分吸引人,而十二生肖跟達摩不倒翁是最具代表性的造型,也具備多種招福與祈願的意義。

比方說,熱門商品「虎張子」就帶有祈願的意義,希望孩子能「強健、勇壯」地成長,而據說在戰爭時期,兒子入伍從軍的家庭也會拿「虎張子」當擺飾,這是依循老虎「即便遠行狩獵也一定會歸巢」的習性,期盼去當兵的兒子能「平安回家」。

「高柴DEKO屋敷」的另一項名產,木製擺飾「三春駒」分黑白兩色,被視為護符,能保佑養兒育女、順產求子,以及老人家的平安、長壽。


正因為是和紙,才能打造出「腰高虎」充滿動感的姿態。


與「張子」的曲線美相對照,「三春駒」採俐落的直線設計,1954(昭和29)年馬年到來時,更獲選為日本最早的賀年郵票的圖樣。

DEKO工坊裡的工作,分成「張方、塗方、賣方」三種,包含銷售工作在內,全由工匠擔綱,所以大黑屋當家彰一的工作區就設置在店鋪一隅。由於這裡已然成為觀光勝地,週末遊客很多,再加上販售生肖吉祥物跟達摩不倒翁,所以歲末年初也不能休假。

「在我父母那一代,家裡還有田地,所以也兼務農。他們兩人真得都很勤勞,但小時候的我覺得家裡總是很忙亂,並沒有想繼承家業的意思。」

彰一娓娓道來。後來的他去念了美術大學,在高中當美術老師,教職工作雖然快樂又充實,但由於父親病倒,僅僅6年彰一便辭去了工作。接下來歷經一段學徒期間後,在2010年成為當家,繼承了「本家大黑屋」。


在「本家大黑屋」工坊,除了各種色澤鮮艷的「張子」,也能參觀彰一的工作過程。


彰一在店裡一隅描繪「三春駒」的花紋。

震災之後,開始新挑戰

在繼承傳統的同時,彰一也開始把「張子有無窮潛力」的想法轉化為具體行動,而2011年3月11日的東日本大震災,是促成這項轉變的重要因素。

高柴地區地層堅實,幾乎沒有因為地震引發災情。這裡雖然離福島第一核電廠約有50公里之遠,但當事故消息傳出時,仍令他感到恐懼,想著「難道必須離開福島」。

即便電力跟水都能正常使用,彰一還是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動手工作。然而,看著電視上救援東北的行動日漸擴大,他心中也開始湧起積極正向的心情,覺得必須有所行動。此時浮現在他心中的,是寓意著「跌倒七次,爬起八次」,用以祈求勝利的著名吉祥物「達摩不倒翁」。「我當時想,這能成為重新站起來,完成重建的象徵。」彰一如此回顧。

他翻箱倒櫃地從倉庫裡把塵封許久的巨大達摩翁木模找出來,創作出「復興祈願達摩翁」。「三春達摩」不同於一般圓滾滾的達摩不倒翁,其特徵在於細長的造型、紅通通的臉和一雙「八方睥睨」的眼睛。充滿魄力的表情,不論從哪個角度看去都宛如被瞪視似的,據說有消災解厄的力量。

他在達摩翁身體部分寫上「復興」,把達摩不倒翁帶到各地舉辦的東北物產展或其他活動上,讓到場的客人在上面留言打氣。達摩翁上面寫滿了溫暖鼓舞的話語,獲得許多媒體報導介紹。


「復興祈願達摩翁」上,滿滿的白色字跡都是祈禱重建的留言。

與知名藝術家聯手,催生出各式創新張子

接下來,2011年6月,彰一參加了由前日本足球國家隊選手中田英壽推動的「REVALUE NIPPON PROJECT」,這是一項旨在繼承與發展日本傳統文化的計畫。

他加入了由知名時尚品牌「A BATHING APE®」創業者NIGO®領軍的團隊,與世界聞名的室內設計師片山正通聯手,共同創作出高達2.4公尺的巨型張子北極熊。彰一表示,這跟他平常創作的規模差很多,而且為了「重現毛感實在煞費苦心」。透過讓和紙的纖維起毛,創造出栩栩如生的質感,這頭北極熊後來成為該企劃的代表性作品,屢屢獲得報導。


「TAKE ACTION CHARITY GALA 2011」中展出的北極熊張子,以和紙精緻地呈現出毛髮質感。(照片提供:橋本彰一)

接下來,各式各樣的案子找上門來,在設計新國立競技場的建築師隈研吾主導的「Ejp(East Japan Project)」中,彰一負責「不倒筆」的製作。「不倒筆」靈感來自福島・會津地區的張子傳統童玩「不倒小法師」與「紅牛偶」,原本遲遲找不到工匠,後來彰一雀屏中選。

製作張子的技術固然在日本各地傳承了下來,但近年連木模都能製作的工匠已愈來愈罕見。彰一從小就近距離看著家人製作張子長大,又受過專門的美術課程訓練,所以才有能耐參加這樣的企劃案,得以從傳統向外踏出一步,創作出饒富新意的作品。


「不倒筆」是2013年的作品,設計原案出自主掌MOUNT FUJI ARCHITECTS STUDIO的建築師原田真宏。

2016年由設計師JUNKO KOSHINO設計的聯名商品「腰高虎」與達摩不倒翁,至今仍擺在本家大黑屋的架上販售;拿來放當地名產「厚奶油吐司」的「張子奶油BOX」,由於做工幾可亂真,蔚為話題,也替行銷故鄉郡山出了一份心力;這幾年來,他也開始挑戰「穿戴在身上的張子」,創作出「DEKO眼鏡」與「和紙首飾harico」等作品。

「危機與轉機彼此互為表裡,陷入艱困處境時,更必須採取行動才能脫離困境。當你開始試著行動,就會牽起人與人的緣分,獲得許許多多新發現。我也因此才得以感受到,傳統不光是守舊即可,更要持續創造出新意才行。」彰一說道。


JUNKO KOSHINO設計的張子,斑馬般的創新花紋令人印象深刻。


郡山人熱愛的心靈美食「厚奶油吐司」,扎實質感栩栩如生。

讓FUKUSHIMA逆轉翻紅

震災導致「高柴DEKO屋敷」的遊客數量減半,直到今年已經9年過去,仍沒有回復以往光景。對曾是高中老師的彰一來說,再也沒有修學旅行的學生光臨,尤其讓他感到遺憾,以前他總是很期待在繪畫體驗活動裡與學生交流。


舉辦人數眾多的繪畫體驗活動時,會使用本家大黑屋會當作教室,當修學旅行的學生不再光臨,動用到這裡的機會也變少了。

「農民與漁夫們承受的輿論傷害遠大於我們,所以我不會把這些事說得好像很容易,但我認為把負面輿論化為轉機,是我們從事創作的工匠與藝術家的責任。原本,就連在日本國內福島的知名度都很低,但現在全世界的人都聽過福島,還會擔心地問我們『還好嗎』。」

彰一表示,他不時會出國參加介紹日本文化的活動,兼與其他工匠交流,如今福島的知名度之高讓他非常驚訝,只是想當然爾,並不是美名遠播。可是,彰一決定轉念,「以前不論縣政府或觀光協會花費多少時間與金錢,都沒辦法讓大家看見福島」,現在的他轉念,「想讓福島的負面形象轉為正向」。

彰一的夢想,是要在福島舉辦西班牙瓦倫西亞(Valencia)的火節(Las Fallas)。火節時,整個街上都會擺滿高度超過10公尺的巨大紙人,連續5天喝酒高歌縱情享樂,然後在最後一天只留下一具最優秀的作品,其餘全部燒個精光,是場痛快淋漓的慶典。目前彰一正從西班牙工匠那兒搜集資訊,一步步擬定計畫中。


彰一戴著「三春達摩翁」的帽子考察火節。(照片提供:橋本彰一)

「會津有紅牛偶,白河市有白河達摩翁,就像這樣,福島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張子之鄉。大家一起製作巨型的張子藝術,擺在福島縣各地裝飾,最後一天再一把火燒掉。如果能辦成這樣的祭典,不但能成為福島特色,想必也有助於宣傳張子這項傳統工藝,也能提升工匠的技術。」彰一如此表示。

高柴DEKO屋敷「本家大黑屋」 地址:福島縣郡山市西田町高柴宇館野163 營業日:全年無休 營業時間:早上9點~下午5點 電話:024-981-1636

採訪、撰文、攝影:nippon.com編輯部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