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孝全 又壞又渣很多變

世界日報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南方都市報報導,文藝小生、酷帥男神、鄰家男孩、毒辣歹徒、精分患者…各式各樣的角色,張孝全都演過。在最新作品《巨額來電》中,他嘗試的是詐騙集團的首腦「海哥」,戲中他欺詐的不僅是陌生的權貴和弱小,還有一路追隨、為其犧牲青春的女友「阿芳」 。嗯,這次的張孝全,又壞又渣。

「如何評價張孝全這個人?」對這個提問,網友們的回答頗有意思。一方面是「文藝、憂鬱、謙遜、沉默、低調」等性冷淡形容詞,另一方面則是「荷爾蒙、肌肉、硬朗、肉慾」等撩騷詞彙。一冰一火在這位小生身上完美共存,而在大眾面前,張孝全又總是把控住那個最微妙的零界點,彼此不占多對方一毫。好友楊祐寧將他的性格形容為「狂野的變化性」,這同樣適用於他的戲路和角色,「你不知道他的下一部(步)會發生什麼事情,他的那個變化性你不知道。」

張孝全日前受訪時坦言,他對演藝事業並沒有太大野心。對這位「把明星當做副業(或兼職)的男藝人」來說,不同的項目和主創都會產生不同的效果,「就像拆禮物,可能是你很喜歡的東西,也可能是不符合你預期和想像的東西。」但話雖如此,在受訪裡,可看見的更多是一個樂在其中並且不斷探索的優質演員。張孝全表示,演員是一個「會失去自我,也會了解自我的工作」。

★扮詐騙首腦 十分新鮮

被問到演出電影《巨額來電》及詐騙首腦「海哥」,對他有新鮮感嗎?張孝全說:「我印象裡,都沒看過講詐騙題材的電影,劇本裡面其實發生的事情和案件,還有人物,都是有真實原型的。而且我的角色還是個對我來說,很特別的反派。反派我之前是有演過,但基本都是歹徒,那這次是電信詐騙,他是和頭腦有關的,他不是用力氣去搶東西的。然後電信詐騙誒,雖然很常見,但我也沒這種經驗,我從來沒想像過自己會是這個樣子的。」

最想表現出「海哥」的什麼?腦力?張孝全說:「其實又不是頭腦(笑)。可能我以前接的故事和角色都比較相近,八成是跟愛情有關,那愛情裡面是沒有絕對好壞的嘛。而海哥這個人物,我就能夠呈現他壞的、不好的那一部分了,可能對於很多人來說,電影和人物越荒謬,感覺就越真實。所以我把這個角色的『壞』呈現出來,當你看到一個人他越壞,你越能看到他真實的樣貌吧。」

★和桂綸鎂拍戲 像玩樂

這部戲是多年後再和桂綸鎂合作,張孝全說,在《男朋友女朋友》後,他們兩人包括和楊雅喆導演,私底下都越來越熟了。他們都覺得如果能演得像「雌雄大盜」那樣,應該滿好玩的。而且都是他們之前沒嘗試過的角色類型。戲裡兩人雖然是情侶,但對手戲只有開頭和結尾,中間都是通電話,感覺會很不一樣。

他說:「《男朋友女朋友》那時,我們對於故事、人物和時空,都有非常非常多的討論,但這次感覺,因為經歷過上次的合作,我們明白了對方對表演的想法,所以這次就不太討論,希望給對方多一些驚喜。所以,我們拍戲更像在玩樂,是很過癮很好玩的那種默契。」

桂綸鎂在戲裡的角色暴戾、陰暗,是否會被她的詮釋方式嚇到?張孝全說:「我覺得滿好的。」

★沒有野心 曾在意口碑

身為演員,會有較大的野心嗎?張孝全表示,「沒有,而且一直都沒有」。為什麼這麼淡定?張孝全說:「因為我一開始就沒多想什麼,而在這個環境裡呆過一段時間後,就更知道其實你想都不用想。」

張孝全表示,「我覺得是我的個性。其實我不是一個會設立目標的人。我覺得我只知道自己要什麼———我想演戲。就這麼個大方向,然後往那個方向去,但不是要成為什麼。」

被問到有些片子口碑不盡如人意,也不介意嗎?張孝全說:「我曾經有在意過。很早的時候,我會有點沮喪的。但後來發現事情就是這樣的,拍戲不是一個人就能完成的事,本來就是一個團隊的合作。所以就每一次,都在角色和人物裡,做到你想做的,開心就好。」

張孝全在很多人眼中是完美的男神,溫文爾雅、謙遜有禮,那會怎麼形容自己呢?張孝全說:「我其實很灰色的,有點in the middle在中間的感覺。大部分時間我都是隨和的人,沒有黑和白,什麼都好、都OK。但如果是覺得重要的、我自己很專注的事情,就會有很大的黑和白。比如一般我都不太容易生氣,但我只是個性比較急——但很多人感覺我完全不像,可我就是不太能等。」

《Q&A》

★迷你劇玩即興 明年初上演

Q:現在很多台灣小生都會接大陸電視劇、綜藝,你有這方面的打算嗎?

A:我其實有一部叫《香港華爾街》的Mini劇已經拍完了,應該明年1、2月會上。

Q:這個項目的監製是劉德華,主演還有吳鎮宇,和他們合作會有包袱嗎?

A:跟鎮宇哥合作其實很好玩。他是性情中人,其實他不嚴肅也不兇。他只是好惡分明而言,他很自由,就像很多框架在我身上可能是10×10,那他可能就是1000×1000,他框架非常大。所以,剛開始跟他拍戲,會不太習慣。剛開始會覺得為什麼都到現場了,劇本還要改動?但到了現場,那氛圍和表演的碰撞,又會讓你覺得他就是那個角色了!所以如果我跟著劇本按部就班的話,我就把自己綁死了。

Q:即興,導演不會抗議嗎?

A:不會,導演就是一起玩,大家一起來。有時候大家都沒改,導演又會跑進來說這裡什麼什麼東西我想改一下,還滿好玩的。

Q:那在那部短劇裡你演什麼?

A:一個股票操盤手。這個故事橫跨20年,包含了很多真實事件,比如香港1997年的金融風暴、2008年的金融海嘯,到現在的歐債危機。

Q:之前你也有嘗試做上海電影節的亞洲新人獎的評委,好玩嗎?

A:超好玩的!當然一開始其實很緊張啦,我居然可以和其他評委一起,也去評判別人,覺得不可思議。

(娛樂新聞組整理)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