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宇韶觀點》賭金正恩生死「大講外行話」不叫評論而是天橋下說書

新頭殼newtalk 文/張宇韶
新頭殼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神隱多日後,1日出席工廠剪綵,引起外界議論紛紛。 圖:翻攝自朝中社(KCNA)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神隱多日後,1日出席工廠剪綵,引起外界議論紛紛。 圖:翻攝自朝中社(KCNA)

[新頭殼newtalk] 全球疫情始終是全球輿論關注焦點,但最近金正恩生死與殺警案判決也成為社會大眾討論的熱點;一個牽動的是東北亞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權力格局,另一個則是觸及情理法之間的平衡。理性的權力算計以及善惡之間的邊界距離,同樣具有高強度的戲劇張力。

許多朋友問我何以不對判決表示意見,理由其實很簡單,這不是我的學術領域,應該多尊重法律學者、檢察官與精神科醫生的「專業素養」;自己固然有看法,實在不宜在政論節目或專欄上犯了「外行人講外行話」的錯誤,適當的沈默或許可以聆聽不同的聲音,在立場迥異的觀點中尋求對話。

相對的,分析金正恩健康所涉及的東北亞國際情勢、地緣政治、中朝互動與對對兩岸關係影響時,我的發言與評論就本於自己長期的研究與專業。在沒有充分證據時,從不妄下定論或大膽猜測死亡原因,並試圖說明輿論的關注源自於威權政體接班體制所存在的高度不確定,這個變數在詭譎的東北亞地緣政治與大國賽局中將有一觸即發的風險;猶如一戰爆發前夕的巴爾幹半島。

諷刺的是,就是有不少外行人在這個議題中大講外行話,不論是中國派兵攻打朝鮮或是習近平下毒金正恩的說法,簡直就是不負責任的個人情緒化言行;直白說,這不叫評論而是天橋下說書人的行徑,或另有政治目的造謠或製造恐慌。這種說法邏輯很簡單,就是「賭」而已;如果金正恩死亡,所有陰謀論都能成立無需證實,但是等事情稍有輪廓後,他們又認為民眾萬般健忘,很快遺忘這些危言聳聽的說法。

如果所有事物變因,包括黑鷹墜機或是磐石艦感染都只用類似中共陰謀超限戰或投毒,複雜的公共事務還需專業評論或學理進行解釋?

在金正恩生死與判決爭議的討論外,近日出現的一個頗為諷刺的現象。一個立場鮮明的電視台製作了一系列兩岸關係與台灣歷史的節目,知情人士都清楚箇中隱含的政商關係脈絡。只是沒想到對於歷史扭曲與業配的手法如此赤裸與粗暴!

節目講述鄭芝龍與顏思齊歷史時,刻意訪問並置入中國學者「台灣自古是中國一部分」的觀點,所持理由是中國移民早在1700年前就有來過台灣的足跡,這種說法實在荒謬。按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與「朝貢國體制」邏輯,整個東亞都是中國的領土,自然要遵循一中原則,這也讓「九二共識」的存在變得不證自明且理所當然。

用這種方式進行進行政治社會化,無疑是「以中國為中心」的思想下的產物,也存在不言而喻的政治動機。

批判與懷疑主義的精神才是民主社會與多元價值憑藉的基礎,理性專業更是討論公共事務的前提,只有威權社會才會有搞個人崇拜的思想,另一方面,所有宣稱取得永恆、唯一的論述只是虛偽的「後設敘事,更是卡爾巴伯眼中「開放社會的敵人」,習近平如此,在台灣造神的政客或兜售恐懼的名嘴也是如此!

更多新頭殼報導
歷史節目帶入中國學者史觀 張宇韶諷:這不是中央電視台!
金正恩神隱「中朝邊境情況緊張」外媒:中國居民目擊大批軍武進駐
蕭徐行觀點》金正恩過世 烏龍還是有所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