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宇韶:關於疫苗進口,台灣該參照南韓而非越南

·3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贈送台灣的124萬疫苗剛抵國門,再加上美國宣布將提供700萬劑的疫苗給印太國家,這些即時雨暫時舒緩了國人焦慮與恐懼意識。此外,由南韓政府禁用大邱市引進疫苗的新聞事件觀察,直接證明政府堅持把關疫苗進口的立場。

然而,部分媒體與政客試圖透過「越南模式」轉移疫苗之亂的本質,且模糊政府審查的初衷;不客氣說,這群人顯然混淆了越南與南韓之間的差異,帶風向的動機實在可議,因為「越南模式」其實是「威權體制治理失敗」的反證,何時成為台灣學習的典範?

越南目前已接收近 290 萬劑新冠疫苗,大部分AZ疫苗。據《紐約時報》數據顯示,越南有約 9,700 萬人口,至今只注射超過 100 萬劑疫苗,完整接種比例只有 0.1%,是各國施打比率最低的國家之一。

越南近日疫情險峻,官方近日才試圖採購疫苗,甚至呼籲社會各界貢獻想法和資金,並授權各企業自行採購疫苗;越南政府5月21日表示,鼓勵地方政府和企業自行進口疫苗,只要透過衛生部規範的流程或者27家已獲授權的進口商,即可自行購買。

另一方面,越南的疫情也成為大國疫苗外交的舞台,為了和日本互別苗頭,中國官方表示無償提供疫苗對象,這個情勢發展簡直和台灣日前上演的劇本系出同門:本土感染擴散,政府防疫失敗且無能為力,引進中國疫苗是解套的唯一方法。其實有點理性的人就明白,越南的失控並未發生在台灣,但是就是一些人迫不急待想要看到這個結果,不論中國疫苗的爭議性有多大,日本與美國疫苗已經進入國內。

關鍵在於,為什麼我們要拿韓國大邱的個案而不是越南,用以對照政府進口疫苗的原則呢? 就比較政治的觀點思考,韓國和台灣一樣都是民主國家,中央政府體制皆為雙首長制,中央與地方關係都採中央集權模式,然後都有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機制。換言之,大邱爭議就像台灣地方政府「宣稱」採購的疫苗一樣,完全沒有授權書與相關政治文件,若不是官商勾結流出的水貨,就是偽劣仿冒的中國假貨。因此,這種對照才有制度同質性與政策可比性。

反過來說,越南政府是威權政體,授權境內廠商自行購買疫苗的風險與隱憂將層出不窮。

對原廠疫苗來說,這是一個「沒有政府的治理」的輸出條件,意味官方不願協助承擔緊急授權下法律責任,有哪幾個著名藥廠願意靠下無限大責任,同時賭上自己的商譽?在此前提下,這些廠商只能各憑本事去搶疫苗;說穿了,在全球疫苗市場供不應求下,有實力的就只能套關係走後門拿水貨或走私品,缺德的就拿山寨假貨虛應故事,運氣好是版中國食鹽水,倒楣的拿到假疫苗鬧出人命!

對越南人民而言,雖然一時之間得到了各方琳瑯滿目的疫苗,但是在沒有政府扮演把關者角色時,其所面對的風險只能自己吸收,一旦出現嚴重副作用或出現致死現象,只能對企業進行個人式的訴訟與求償。

前述的廠商與人民兩難困境,不就剛好突顯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把關的重要性。 無奈的是,這種保護國外藥商與國內民眾安全的做法被國民黨解讀成「刁難卡關」,然後拿個欠缺邏輯可比性的越南模式說嘴,真心覺得這些帶風向的人不僅不用功,而且振振有詞下的心態實在可議。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3美國參議員旋風訪台 宣布美將贈台75萬劑疫苗

輝瑞、嬌生疫苗頻卡關 陳時中:下周會通過緊急授權

李濠仲專欄:白鶴叼來疫苗有國際現實外的人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