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隆觀點》從貪婪之島到生命之島

新頭殼newtalk |張文隆 綜合報導
新頭殼
山羌這麼可愛的野生動物,台灣人竟然也狠心吃下去 張文隆/攝
山羌這麼可愛的野生動物,台灣人竟然也狠心吃下去 張文隆/攝

[新頭殼newtalk] 近年來政府大力推動生命教育,而生命教育也逐漸在學子心中生根與茁壯。所以在批評教改失敗的同時,我們也不該忽略成功的部份。

197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基本上都有這樣的成長經驗:在雜貨店很輕易就能買到彈弓,放學後、假日時的一大娛樂就是拿彈弓打小鳥;至於社會版新聞更不用講,伯勞鳥等候鳥過境台灣時,慘遭台灣人捕殺烤來吃;另外那也是一個盛行吃山產的年代,山羌這麼可愛的野生動物,台灣人竟然也狠心吃下去。無怪乎當年的台灣被外國媒體稱為「貪婪之島」。

在此引兩則當初媒體的描述:

1990年6月15日《遠見雜誌》在題為「塑造尊嚴之島」文中,高希均提到:

「今年春天,美國時代週刊在兩整頁篇幅中,以『貪婪之島』來描繪今天的台灣。從過去受人稱讚的『台灣經驗』到當前受人奚落的『貪婪之島』正刻畫出台灣在墮落之中。當多數人在追逐貪婪時,台灣當然就遠離了尊嚴。在一個有尊嚴的社會中,人民要活得有品質、活得有安全、活得有選擇。」

 

1995年10月《台灣光華雜誌》在題為〈尋找「福爾摩沙」〉文中,署名胡珍妮的作者提到:

「民國七十年代後期,正當大量民眾投入股市、房地產炒作之時,台灣一度被稱為『貪婪之島』;這兩年,許多公共場所陸續發生大火,燒掉不少人命,媒體又稱台灣為『火燒島』;長久來,各地為了垃圾何處去,縣市間演發互相傾倒垃圾的大戰,台灣因此又被稱做『垃圾島』;今年初,一個英國人與台灣妻子離婚爭取女兒監護權時,則說台灣是『不適合人居住的島嶼』。」

這就是1990年代的台灣!

相對於當年台灣人的缺乏自信,2020年台灣政府與民間面對武肺疫情的因應,充分展現台灣經過二十多年過渡與混亂後的整體國家軟硬體實力的躍升。事實上在因應疫情危機時,台灣人充分展現出來的自律能力與公民精神,這一點相當重要。

話題回到文章開頭,台灣人新世代的自律能力與公民精神當然與教育脫離不了關係。高希均提到:「在一個有尊嚴的社會中,人民要活得有品質、活得有安全、活得有選擇。」也就是說生命要受到尊重,尊重自己的生命、尊重他人的生命、尊重動物的生命。以下讓我說個最近發生在身邊的平實小故事:

就在5月15日星期五上午十一點多,為了學校隔天要當會考考場,所以新北市立三民高中的學生們忙著做校內大掃除。突然間,有學生發現有一隻小麻雀俯身在黏鼠板上,麻雀腹部已經被牢牢黏住。這時同學們七嘴八舌討論如何救助小麻雀,但因為是黏鼠板,以學生甚至學校現有的工具,看來也無法處理。正當同學們紛紛放棄之際,有一個學生——就讀高二的吳江峻同學,他不死心,小心翼翼地讓小麻雀得以先脫離黏鼠板。但情況不樂觀,小麻雀羽毛沾滿黏著劑,連站都無法站立,更別說要飛了。

於是吳江峻展開另一階段的搶救,他跑遍了蘆洲當地的動物醫院、寵物店,就是為了救牠一命。終於在寵物店找到救星了!寵物店員工很熱心免費出錢出力用鼠沙幫小麻雀清掉身上的黏著劑。還準備紙箱,裡頭鋪了木屑,讓小麻雀可以舒服些。接著要擔心的是小麻雀身上到底有沒有受傷?因為羽毛覆蓋,外表實在看不出來,於是再轉往動物醫院。

來到動物醫院,請醫生幫忙看小麻雀身上的受傷情況。但動物醫院說他們只看犬貓,沒在幫鳥類看病,吳江峻只好將希望寄託於消防隊。消防隊的大姐姐告訴吳江峻,他們只能通知動保處,因為消防隊沒有處理的能力。

當消防隊的大姐姐打電話給動保處時,動保處中午休息沒上班,這下子又遇到瓶頸了。於是吳江峻只好先行將小麻雀帶回學校,再來聯絡動保處。

回到學校後,吳江峻先上二樓校長室想請校長協助,但因為準備教育會考正忙開會,校長不在。因此轉往學務處找教官支援。

這故事告訴我們,我們的年輕世代已經遠離拿彈弓打小鳥當樂趣、將伯勞鳥捕殺烤來吃當美食的時代,台灣正一步一步邁向「生命之島」、「尊嚴之島」!

更多新頭殼報導
羅友志與黃光芹槓上! 互抖內幕隔空交火
中國施壓勿支持台灣入WHA 外交部:徒增台灣人民對中國政府的厭惡
總統府傳遭駭客入侵 林雨蒼揭背後可能有「中國的政治動機」

這是在寵物店用鼠沙幫小麻雀清掉身上的黏著劑 張文隆/攝
這是在寵物店用鼠沙幫小麻雀清掉身上的黏著劑 張文隆/攝
寵物店員工還準備紙箱,裡頭鋪了木屑,讓小麻雀可以舒服些 張文隆/攝
寵物店員工還準備紙箱,裡頭鋪了木屑,讓小麻雀可以舒服些 張文隆/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