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純玲/藥師被逼下跪磕頭,如何不讓自己的情緒炸鍋?

愛傳媒
張純玲/藥師被逼下跪磕頭,如何不讓自己的情緒炸鍋?
張純玲/藥師被逼下跪磕頭,如何不讓自己的情緒炸鍋?

張純玲/藥師被逼下跪磕頭,如何不讓自己的情緒炸鍋?

前陣子,藥師被逼下跪磕頭的新聞,讓人義憤填膺(我想很多人肯定拳頭都握緊了)。

我一開始也氣到冒煙,還跟家人說:「幫忙賣口罩,竟然賣到要下跪磕頭,也太沒天理了……」但等到我滿腔的怒意過去,浮上我心頭的是,為什麼這位婦人會要藥師以此方式賠罪?這種有點八點檔的方式,其實滿羞辱人,而這婦人心裡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憤怒不滿不爽?

藥師給錯了婦人健保卡,固然有錯在先,但這錯其實很情有可原,因口罩販售與領取,是藥局額外的工作,在困窘的人力下,這樣的忙中有錯也不是不能體諒,甚至我想藥師定也是向婦人致歉了呢。何以一件小事,會造成如此軒然大波?

但一件小事,弄成軒然大波,我們是不是也並不陌生?一對好友,一言不合,突然大打出手,或在捷運或一些公共場合,兩人互相叫囂,甚至破口大罵到祖宗八代。這些像炸彈般的衝突,一細問起來,導火線通常也是一件小事。為什麼一件小事,就能讓一個人的情緒炸鍋?甚至遷怒、傷害別人?

一是我們從小並沒被教如何與自己的情緒相處,特別是不滿不爽不開心憂鬱憤怒沮喪等情緒,二是因為處在高壓的現代社會,每個人可能都只要一根小火柴,就能星火燎原。

我忍不住想,這位婦人或許在來到藥局之前,她的心裡已經被各種糟糕心情所佔領,那是即將來臨的火山爆發,所以她對藥師給不出任何一絲絲的體諒,因為她的心裡已經擁塞紛亂苦痛到沒有任何多餘的空間。

我們每個人都會遇上很圈叉的事,而一如邱淳孝心理師所說,當這些很糟糕或很圈叉的事迎面痛擊我們時,我們可以做的是,溫柔的細膩的傾聽接納與擁抱那一份很暗黑的自己,而不是向外射出一支支毒箭。

而「接納」是讓情緒自然消退,唯一,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如其所是地去體驗自己的所有感覺之外,無論如何,都不要為自己有任何的感覺,而感覺到抱歉或羞愧。無論你擁有什麼情緒,千萬不因此去批判自己。你甚至可以嘗試在自己有任何情緒時,直接告訴自己:「我現在很XX(生氣/難過/憂鬱/焦慮/嫉妒……)這些就是我很真實的感覺,沒有任何問題的。」

真正要學習調整與改變的,只有表達與使用情緒的方式。接納自己的情緒,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把情緒當成是你的好朋友,聽聽看它想告訴你什麼訊息」,也就是回到我們這本書所提到的,你會產生相呼應的(負面)情緒,一定會有它的理由與用處,所以與其去壓抑這些感覺,不如好好地去認識這些感覺,甚至歡迎這些感覺。

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幾乎整本書,都在詳述每個情緒的機轉以及優劣,甚至連「情緒隔絕」背後都有其正面意義。這些情緒與機轉一定在某些時候或情況,曾經或現在帶給你或大或小的幫助。而我們要做的,不是去壓抑與否定這些情緒,而是試著相信你的情緒。

當然,有時你沒辦法盡情地去經驗或表達自己的情緒,例如在工作場合,在某些企業文化底下,你沒有辦法表達自己真正的感覺,例如說真話、表達不滿;或是在面對權威,例如父母或老師時,雖然你真的很生氣,但是一旦頂嘴,可能會帶來更多的麻煩。有時,的確不能那麼暢所欲言。

但是,這仍舊不代表你需要去「壓抑」自己的情緒。壓抑與轉移是不同的。「壓抑」是你在心裡覺得這個感覺不好,你不希望,也不允許自己心裡有這個感覺,或者用喝酒、成癮行為等,想要「逃避」自己面對這些感覺的經驗。

而「轉移」情緒,是讓自己暫時不糾結在某一件事情,或某一個感覺上,而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

其實人生中大多數的事情,往往是沒辦法真正「解決」的。例如,人無法死而復生,分手的男友沒有辦法再復合,考完不盡理想的成績,沒辦法重新再來一次,還有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創傷與痛苦……那些經驗、那些感覺,可能到目前為止,都還是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無法離開。

所以,我們並沒有要「解決」所有的事情與困難。但是在我們為自己找到出口的那一天之前,我們還是可以繼續往前走的。有時當我們很氣一個人的時候,我們會忘記或感覺不到他曾經對我們的好。有時當你受挫的時候,你會感覺被整個世界遺棄,但是忘記上個禮拜才與好朋友在咖啡廳裡說說笑笑,或是沉浸享受在某一部熱愛的影集裡。

所以,記得發生在自己身上,那些曾經且貨真價實的美好,也提醒自己,雖然現在的自己,有些悲慘,但悲慘不會永遠存在。負面情緒就像迷霧,一時讓你失去方向,這時,你只要停下來,然後不要做重大決定,等待迷霧過去。就像壞天氣,雖然淋得全身濕,但總有轉晴的一天。

降低自我傷害的五個練習。第一類:改變情緒的生理機制──一、高強度有氧運動。二、深吸慢吐。第二類:轉移注意力──替代自我傷害的其他發洩,如:握冰塊、不會真的留下傷害的替代痛覺、「畫出」自己的傷口、不與他人互動的情況下,發洩對人的不滿、用力地哭、數數字。第三類:自我安撫及放鬆──誘發感官,如:視、聽、味、嗅、觸、正念──從一顆「葡萄乾」開始。

當然,我還是再次強調,上述這些方法都是「救急」的方法。如果你必須大量地使用這些方法,以克制自己自我傷害的衝動(無論像是自殘──具體的自我傷害,酗酒──慢性自我傷害,大量停止不了的自我批判──心理的自我傷害),我建議你找專業人士協助,找心理師晤談或尋求前往身心科,並視情況服藥。

 

作者為寶瓶文化副總編輯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