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人外表下的深沉恐懼 普丁洩漏出情緒不穩狀態

·2 分鐘 (閱讀時間)
專家觀察到普亭的沮喪與憤怒   圖:翻攝自俄羅斯總統推特
專家觀察到普亭的沮喪與憤怒 圖:翻攝自俄羅斯總統推特

[新頭殼newtalk] 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精心維繫一種被稱為「冷血但精於算計的殺手」(cold-blooded but calculating killer)形象。然而《國會山莊》(The Hill)的報導揭露,越來越多的西方官員與專家發現他近來情緒不穩,越來越偏執。

美國白宮新聞秘書莎琪(Jen Psaki)1日在美國廣播公司新聞(ABC News)上表示:「我不打算對他的精神穩定性進行評估,但我會告訴你,他的用字、行動和合理化自己行徑的說詞,都讓我們深感擔憂。」

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盧比歐(Marco Rubio)表示自己密切觀察普亭的影片,發現普亭顯出沮喪和憤怒的情緒,這是很值得注意的變化:「普亭一直看重的一件事是情緒控制,是從不表現出任何情緒的能力,那天晚上看他在影像檔中那些一閃而過的憤怒,這是非常不尋常的。」

盧比歐提醒各界注意,如今的普丁可能會做出令人驚訝的決策。

歐巴馬時期擔任美國駐俄羅斯大使的麥克福爾(Michael McFaul)也認為,普亭越來越精神錯亂。

在柯林頓時期擔任美國駐波蘭大使的弗里德(Daniel Fried)則警告說,普丁的統治正當性可能面臨危機:「普丁在 2000 年代初與俄羅斯人達成的社會契約是,『我將成為一個獨裁者,但我會給你穩定和更好的生活水準。』對此,很多人都買帳。」但如今俄國又要再一次面臨金融風暴,一切都因普亭個人的決定而起。

俄羅斯人已在數十個城市走上街頭抗議普丁對烏克蘭的戰爭,據報導有數千人被捕,這在一個公眾反對迅速而有力地壓制的國家發生了非同尋常的事情。

因研究蘇聯而獲得普利茲獎的歷史學家阿佩爾鮑姆(Anne Appelbaum)說,普丁最深沉的心理恐懼是民眾抗議推翻威權政府的力量。1989年東德人民起來大規模示威抗議時,普亭就在當地目睹共產黨政府被推翻。

阿佩爾鮑姆指出,普亭一直擔心同樣的事會發生在他身上,這也正是他對烏克蘭的痴迷的原因。

烏克蘭親俄政府是在2014年被示威群眾推翻的。普丁也因此將隨後建立的烏克蘭親西方民主政權視為一大威脅,必欲除之而後快。這也是普亭日益偏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