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哥肥皂劇】法庭變成八點檔 強尼戴普怨偶扒糞揭醜

很久沒有戲演的強尼戴普,意外在法院外找到聲援的粉絲,當然要揮手打招呼。(東方IC)
很久沒有戲演的強尼戴普,意外在法院外找到聲援的粉絲,當然要揮手打招呼。(東方IC)

「婚前腦子進的水,婚後流的淚!」拿來形容強尼戴普跟安珀赫德這對怨偶最恰當不過,談3、4年的戀愛,結婚15個月就提離婚;分手之後,家暴、誹謗官司持續上演,一路糾纏至今,打官司比當夫妻的時間還久!

安珀赫德在法庭上聲淚俱下,卻經常被抓到說謊,因此很多人並不同情她。(東方IC)
安珀赫德在法庭上聲淚俱下,卻經常被抓到說謊,因此很多人並不同情她。(東方IC)

強尼戴普控告前妻安珀赫德誹謗案於4月開庭審理,這場世紀官司揭露太多骯髒細節,因此成為全球焦點。只是無論是女方數度說謊遭打臉;或是男方已難藉法院宣判扳正自己家暴男的惡名,都讓這場官司一開始就註定兩敗俱傷的結局。

一路罵到底 竟然結婚

2011年上映的《醉後型男日記》(The Rum Diary),這兩人恰好是男女主角,據說一幕強尼熱吻安珀的戲碼,讓他頗有感覺,於是就開始了這段感情。

安珀赫德(左)與強尼戴普(右)昔日出席多倫多影展,恩愛畫面已不復返。(東方IC)
安珀赫德(左)與強尼戴普(右)昔日出席多倫多影展,恩愛畫面已不復返。(東方IC)

但是從2013年起,強尼就向好友保羅貝特尼(Paul Bettany)互傳簡訊,臭罵安珀:「讓我們燒死她之前先淹死她!我會XX她之後燒毀她的屍體,確保她死翹翹。」保羅回覆:「我完全同意,在我們宣布她是個女巫之前,最好讓我們確定一下。」他們就這樣傳簡訊罵了安珀1年。

強尼戴普(左)很疼女兒莉莉蘿絲(右),小孩是他目前最大心靈支柱。(翻攝自Lily-Rose Depp IG)
強尼戴普(左)很疼女兒莉莉蘿絲(右),小孩是他目前最大心靈支柱。(翻攝自Lily-Rose Depp IG)

而安珀也控訴,2013年5月,兩人以情侶身分一起跟友人到加州沙漠的露營地,晚上睡覺時,強尼差點把整個露營車給掀了,男方指控她出軌,後來又指控她偷藏起他的毒品,甚至動手搜查她的身體。但即便如此,強尼仍在2015年娶了安珀。

排泄物事件 各說各話

當然他們婚後各種打鬧言行已不是祕密,當時強尼去澳洲拍《神鬼奇航:死無對證》更是狀況頻頻;果不其然,2016年5月安珀就向法院訴請離婚成功,此後就以被家暴的可憐形象頻頻現身。

安珀(右)與《水行俠》男主角傑森摩莫亞(左)之間被嫌沒火花,她在續集的戲分就少了很多。(翻攝自安柏赫德IG)
安珀(右)與《水行俠》男主角傑森摩莫亞(左)之間被嫌沒火花,她在續集的戲分就少了很多。(翻攝自安柏赫德IG)

兩人之間最經典的「排泄物事件」,是發生在2016年的某天,那一次安珀與友人離家、參加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強尼想趁她不在,回家收拾東西,一進門就被保鑣攔下,出示他臥室床上有坨屎的照片。安珀否認是自己所為,硬推給強尼養的寵物狗。

這次歷時24天的誹謗官司審理過程中,也揭露了許多奇葩的事蹟。例如強尼願意承認那些咒罵前妻的簡訊都是自己寫的;但寄給別的女人提議上床的簡訊,就推託說是別人用他手機發出去的。

安珀赫德曾主動對媒體發布遭到家暴的照片,影射是強尼動的手。(翻攝自《People》網站)
安珀赫德曾主動對媒體發布遭到家暴的照片,影射是強尼動的手。(翻攝自《People》網站)

審理過程強尼沒正眼看過前妻一眼,是因為安珀訴請離婚後,曾主動要求雙方見面,於是約在舊金山的飯店碰面。這次會面時,強尼答應她的要求,承諾餘生不會再正眼看她。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獨家】【歸零當店員】節目出包自責哭 顏佑庭餐廳打工領時薪
【獨家】【抗疫女神拚公益】重返抗疫行列 賈永婕為公益拍廣告
【獨家】【買房當存錢】陸續投資7間房 康康自曝地產隱形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