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川普惡狀 創造許多不良憲政先例

世界新聞網

無論支持或反對彈劾川普總統,民主黨主導的國會眾院18日通過彈劾,而共和黨人群起反擊,美國分裂加深,也創造了很多美國憲政史上糟糕的先例,對美國的政治發展是禍不是福。

美國憲法三權分立下,國會有監督和彈劾總統權力,毋庸置疑。川普和共和黨指這是「政變、騙局、獵巫和攻擊美國」,明顯曲解憲法的彈劾權和其運作,這是有意。重點應在民主黨開啟彈劾依據的事實,是否證據確鑿、無可爭辯?不幸的是,兩黨認定標準、美國群眾看法完全分裂,共和黨既認定這是民主黨政治復仇(political vendetta),辯護以黨派利益取向,兩黨圍繞「擁川反川」核心和2020年大選利益,死結解不開,彈劾過程就變成一場泥巴大戰。

檢視彈劾過程,總統有如「被告」,所有眾議員就像「檢察官」,所有參議員是「陪審團」,各司其職。但共和黨既將彈劾定位為「民主黨對2016年大選結果不服,想拉川普下台,政治復仇」,你不遵守規則,別怪我違反程序正義。於是:一,部分共和黨眾議員彈劾表決前,赴白宮和川普密商因應策略。試想檢察官們起訴罪犯前,能和被告私下見面,會商應對策略嗎?

二,眾院司法委員會13日表決彈劾案通過時,參院多數黨領袖、「陪審團長」麥康諾就公開痛批眾院,力挺川普。陪審團長和受審被告一起痛批檢察官,還要邀被告方證人到參院為川普辯護,彈劾案「未審已判」,黨派立場優先,涇渭分明,彈劾案如何不演變成一齣鬧劇?

整個彈劾辯論過程,本應像法庭辯論一樣,就事實和法理陳述,但事實卻是謬論和曲解、爭取選票的言論更多。此例一開,今後總統和國會不同黨派,國會可任意行使彈劾權,彈劾淪為黨爭工具,遇對手黨派總統就降低彈劾門檻,彈劾本黨總統就一概反對。

當年尼克森水門案竊聽對手,柯林頓緋聞案被控偽證、妨害司法公正,兩黨議員尚能就事論事,共和黨議員沒人為尼克森辯護。柯林頓彈劾案獲眾院通過,有五位民主黨人投贊成票;參院卻有十位共和黨人投反對票。當時議員們仍有黨派立場或偏見,卻以事實認定為主流,如今追求是非與道德標準的界線,已因黨派激烈鬥爭而消逝。

川普任意而為、毫無悔意,是彈劾變調的主因。川普如能認錯,即使只是局部自責,共和黨議員們反應可能完全不同,川普態度完全操控了共和黨。但川普認錯後,民主黨會放過他嗎?也是大疑問。如今兩黨針鋒相對,是彈劾變調為黨爭的主因,更是美國民主運作衰敗的徵兆之一。

川普和烏克蘭總統通話,扣押軍援款、利用朱利安尼逼美國駐烏國大使辭職等過程,可謂人證、物證確鑿,全美包括哈佛、耶魯等名校逾500位法律學者,750多位歷史學者分別連署,支持彈劾,說明「無人能凌駕法律之上」「總統不是民選君王」;反觀支持川普的學者僅有零星發言,認為川普被虐待欺負,反映了知識界的主流意見。

彈劾川普已見負面效應,包括:一,國會威信盡失,國會彈劾權蒙塵,兩黨國會黨團都得不到對方和其選民的尊重。二,彈劾加大了美國分裂,支持和反對兩邊水火不容,選區、社團甚至家庭餐桌上都呈現分裂,是美國立國以來的大不幸。三,民主黨因彈劾而加深「反川普」、不顧大局,嚇走部分中間選民。四,共和黨自茶黨運動以來,一直在拋棄傳統價值和原則,眼中只見權力,寧讓國會成為總統附庸,閹割憲法賦與立法權制衡總統行政權的權力;共和黨國會領袖把自己「做小」了,也讓全黨淪為「川普黨」。

難怪部分有見地的共和黨人棄選,甚至發起We Are Republicans, and We Want Trump Defeated,對共和黨的長遠發展絕不是正數。

眾院通過彈劾後,蓋洛普民調,川普支持率由39%升至45%,讓川普可大肆吹擂。民主黨盤算,即使參院將認定彈劾不成立,但彈劾汙點載入史冊,政治效應不利川普爭取連任。未來就看川普如何鼓其如簧之舌,將彈劾的負面影響,轉化為競選連任助力。目前看來,這種操作局限在川粉圈中,很難擴大效應。

這場彈劾大戲,兩黨還在政治算計利害,參院如何過場審理,意義已不大。最後結果須等2020年11月3日大選,由你我1億5000多萬選民,作最後的裁判。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1死!熟雞蛋感染李斯特菌 5州已7人發病
百萬富翁的理財失誤:被迫用現金買房 只因他缺這個
維州「讀理科的女生」 摘2020年美利堅小姐后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