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風暴】川普幾可無罪而退 民主共和兩黨深陷政治賭局

麥浩禮
上報

民主黨以中情局「吹哨者」揭露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與要求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調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一拜登(Joe Biden)兒子的機密元首通話內容,不斷窮追猛打此案,並且發動總統彈劾案,縱使在民主黨占多數的眾議院獲得通過,但到此案到由共和黨掌握多數席次的參議院,就像是跟著劇本演,只能跟著憲法程序推進,罷免總統幾乎不可能。

縱使有共和黨議員倒戈,民主黨在傳喚更多名證人的表決中敗落,意味參議院不會在審訊階段傳召證人及調閱任何文件後,參議院多數派領袖麥康納(Mitch McConnell)加速程序,宣布在2月3日進行結案陳述並在5日進行最終表決,除非有出乎意料的重大發展,共和黨將會「無視」眾議院提出指控,篤定以多數優勢否決彈劾議案,川普將繼續擔任總統並迎戰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

民主黨人一直希望傳喚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以及代理白宮幕僚長穆爾瓦尼(Mick Mulvaney)作證赴參院聽證會作證,認為他倆在烏克蘭事件上有關鍵證供,且波頓在9月被川普解職後,近日發表的新書揭露,川普曾在2018年先制裁後「放生」中國電訊公司中興,認為波頓或能提供川普謀求私益,甚至關於烏克蘭事件的更多證據。民主黨議員也指控川普阻撓波頓出面作證。

由於拜登一直在民主黨初選民調中領先,較大機會在2月3日起的初選中獲勝,進而代表民主黨出戰代表共和黨的川普,民主黨對此案一直咬緊不放,並試圖在國會中傳召證人獲取有利證供。

相反的,川普私人律師團隊表示,要求盡快宣布川普無罪,「是時候讓事件完結」。共和黨人也表示在審訊過程中提中,已不必再有更多證人,又反諷若要傳召請找拜登兒子亨特(Hunter Biden),更甚「吹哨者」本人,強調證人已不會影響彈劾結果。

彈劾案更加分裂美國兩黨

在大眾傳播學上有被稱為選擇性暴露(Selective Exposure),意指人們只會選擇有興趣,與其信念相符之事物,而忽略其他聲音,當人建立了明確的立場後,對遇到的事情變成,「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從民主黨出手發動彈劾程序,川普死敵裴洛西(Nancy Pelosi)舉槌不定最後批出表決許可,縱使民主黨鞏固了「反川普」陣營鐵粉支持,但同時也導致川普支持者深惡痛絕,美國兩大彈營意識型態徹底徹裂。總統彈劾不但沒有改變美國人民的想法,而是加強了兩派支持者的政治忠誠。

共和黨在彈劾事件上得利?

踏入2020年,川普馬不停蹄出席競選造勢大會,在愛荷華州德梅因(Des Moines)的集會上,川普再一次形容彈劾案是「騙局」,又指歷史上3次彈劾案當時美國正處於「黑暗局面」,但現在卻是「快樂時期」,得到了支持歡呼和應。

有支持者表示,川普坐在這個大位正是民主黨的所作為而導致,「因為在總統民調中沒法領先川普,民主黨只能耍出彈劾案」。有支持者更遠從車程4小時的外地出席集會,「我看到民主黨在參議院很『努力』地在砌詞,川普真的比較好因為反映出這制度有多腐敗」。

川普出席德梅因的競選集會。(湯森路透)

川普將彈劾案升級為民粹威脅

《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祖徹(Anthony Zurcher)認為,川普的競選團隊早將民主黨的彈劾案直接塑造成對人民自由的威脅,川普在12月曾在推特(Twitter)貼圖,寫上「他們並非在追殺我,而是追殺你,我只是當中的一人」(They're not after me, they're after you. I'm just in the way),將事件昇華成民粹威脅。

如川普競選主任帕斯卡爾(Brad Parscale)所言,眾議院民主黨人對川普的指責,參議院共和黨人對民主黨的譴責,對共和黨來說是多麼中聽(be music to Republican ears),預視彈劾事件反而讓川普有利。

民主黨的深思

而另一邊廂的民主黨,當左翼民主黨人施壓要求啟動彈劾案,資深的裴洛西與情報委員會的民主黨領袖席夫(Adam Schiff)卻取態猶疑,擔心彈劾引發與總統的政治鬥爭,會將令部分流離選民失望。而最後民主黨果真為川普留下了這個歷史汙點。

民主黨總統初選候選人,薩諸塞州資深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是首批要求對川普發動彈劾的代表人之一,與川普一樣同在德梅因舉行競選造勢。她的支持者對華倫11月與川普一較高下感到樂觀,「大選令我們的國家再度分裂,但我們希望有尋求真相的人在民主黨中脫穎而出,當中立的人沒法作出決定時,那勢頭便會倒向民主黨」

她表示,「儘管得了這個(否決)結果,但我很高興眾議院作出彈劾總統不當行為,這是值得的,川普在烏克蘭事件上是越界,我原來不贊成彈劾,但現在必須傳達這個信息」。

民主黨總統初選參選人華倫,為當初積極推動彈劾川普支持者之一。(湯森路透)

拜登有受影響?

隨著總統彈劾案快將完結,案件回到原來中心點,到底拜登的兒子是否涉及貪汙,這個話題勢必影響拜登選情,成為美國人重新思考的關注點,的確,沒有證據證明拜登家族在烏克蘭從事任何違法行為,但是在政治上執真執假從不重要,政治是一種迷信,事件有影響,就是影響了。

川普律師團出席聽證會時,一直要求重點不應放在川普對澤倫斯基要求是否違法,而是究竟亨特有否收取烏克蘭公司的利益,出任董事局繼而影響美國政策,又認為時任副總統的拜登當時會否包庇親兒免受調查,「憑這些疑點,可見川普要求調查拜登家族是有正當性,我們以此作問題基礙討論就已足夠」。

共和黨參議員恩斯特(Jodi Ernst)更語帶諷刺,「真的很有興趣知道事件會否影響民主黨黨團會議的支持的取向,他們現在會否支持拜登出戰?我就覺得不太確定了」。

亨特(左)是否有出現利益衝突更甚貪汙,成為拜登選情的「雙面刃」。(湯森路透)

面對這把「雙面刃」,拜登團隊把烏克蘭事件引導成川普意圖摧毀拜登政治仕途,拜登更稱自己若被提名,「相信川普及恩斯特會被嚇死」。然而在2019年10月一項調查中,40%的民主黨人、近70%的共和黨人及逾50%獨立人士均認為,社會需要討論亨特在烏克蘭公司所扮演的角色。

祖徹直言「包含快將舉行的民主黨總統初選,以至11月總統大選,這個話題的陰霾只會繼續徘徊不斷」。

更多上報內容:

【彈劾川普】民主黨公布最新證據 眾院正式送參院審理

【彈劾川普】拜登兒子前公司證實遭駭 美資安公司:百分百是俄國情報機構幹的

【2019年國際10大新聞第7名】美國史上第3位總統遭彈劾 眾院讓川普留下歷史惡名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