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與戲曲大師的曖昧… 《昨夜笙歌容易散》酒醒添得愁無限

·5 分鐘 (閱讀時間)
舞台帷幕垂降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舞台帷幕垂降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曾經的玩伴,十年後成為演藝圈各據一方的王與后,一個是影后,另一個是戲曲大師。昔日那個蒼白的少年,如今站上了大舞台,迎向眾人的掌聲,而她坐在角落,用著灼燙的目光,望著他。有種愛曲折幽微,比如那將真心隱藏在臉譜下的男人,不肯言說的某些故事。

===鏡文學《昨夜笙歌容易散》搶先看===

朱晗,城市裡多少招牌上都是她的身影,大大小小不勝枚舉,她可以是香水廣告裡開著敞篷車在白沙灘上疾馳的率性少女,可以是沉醉在金粉香檳裡穿著亮片洋裝的千金,亦可以是遊走在黑夜裡的皮衣女郎。

清晨的光切割了尚未甦醒的大樓,光影之下的側面,是一個走在雨都之中的西裝女人,她踏著黑色高跟鞋,蓬鬆的黑色捲髮束到腦後,變成俐落的馬尾,擦著最新一季的土色唇膏,從頭到腳都是簡單有型的黑白設計,腳下有襯線體英文大字寫著精品品牌名稱,她彷彿邊走邊回望著鏡頭,看見所要尋找之人,目光銳利,一眼看穿一切。

而本人,現在在住處裡,吊著嗓子唱「阿姨」。

經過老師的基本指導之後,朱晗即日起每天早起都要喊嗓,基本上就是將「啊」跟「咿」由低音至高音,以滑音的方式唱上去,這只是入門款,對於朱晗來說卻有些吃力,最後把嗓子喊得有點啞了,只好喝溫水稍作休息,與此同時經紀人來了電話,保母車已經在小區附近等了。

「明天開始早上五點就要起床,跟著老師練習毯子功。」經紀人小四拿著資料說道。

「嗯,我知道。」朱晗戴著大大的防塵口罩,臉色捉摸不清,小四知道不必再一直叮嚀她,朱晗是相當自律的藝人,雖然偶爾會任意妄為,但是工作上態度還是嚴謹的。

小四說的那些,哪一樣朱晗不知道?

進了明星住宅區的高級沙龍,朱晗邊接受化妝師的打點,除了在化妝師請她睜開眼要畫眼妝之外,她都在閉目養神。

突然,隔壁傳來一串高跟鞋敲響地面,雜沓的腳步聲,女人嬌滴滴的調笑聲傳來,朱晗遠遠就聽見了她,依然不動聲色。

直到對方在她身旁的位子一屁股坐下來,喚她:「唷,這不是朱小姐嗎?」

臉上正密集的拍打蜜粉,朱晗稍稍的掀起眼皮朝隔壁看一眼,然後閉上,「書琦。」

沈書琦明顯對這聲不冷不熱的招呼不太滿意,她是和朱晗同期的年輕演員,際遇上並不如朱晗順遂,她繼續微笑,「聽說妳今年準備轉型了啊?接武打戲了?妳也要來搶古裝劇一線的流量嗎?」

朱晗礙於化妝師正在細修唇妝,小小的筆刷在嘴角精雕細琢,拍了拍粉底又描繪了一下唇廓,不容她說話,只能微微挑起豐潤的嘴角,以示「聽見了」。

沈書琦撥了下褐髮,吊著眼梢子看她,「勸妳還是別來攪混水了。」

朱晗不打算回應,淡漠的睜眼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化妝鏡的燈泡將自然光打在她臉上,顴骨的亮粉閃閃發光,朱晗卻覺得今日的自己有些臉色黯淡,提不起精神。

拍完一組M雜誌的封面照片之後,差不多換了五套服裝,身上裝飾品沉沉的,朱晗笑著對大家喊聲「辛苦了」,然後摸出手機,坐在休息椅上看了一下今天的新聞和各好友的社群帳號。

一點開娛樂頭條就明白了,今天沈書琦的氣焰比平時都更加高漲,原來是因為獲得了知名漫畫改編真人電影的女主角,該漫畫火紅程度國內人盡皆知,連全清清都中毒了,每個禮拜書架一更新,就立刻在三人群組裡歌頌一次劇情的跌宕起伏。

才想到這,群組通知又跳出來了。

清清:「握草!你們看到新聞了沒有?我大女主竟然要讓沈書琦來擔綱演出?這形象超不合啊,製作方怎麼選的?影壇難不成沒半個長得不像狐狸精的演員啦?」

Ches:「妳這話就不好說了,妳忘了我們這邊……咳咳咳。」

清清:「喔,呃,嘿嘿,我們朱晗當然是例外中的例外啦,那是高端的青丘九尾妖狐,沈書琦?段位低多了,比不上。」

朱晗:「……妳找滅是吧?」

不理會群組裡全清清對神作被毀的嘮叨和抱怨,朱晗爬了爬被大風吹亂的長髮,身上民族圖騰的流蘇披風跟著被捲起,她站起身,在芒草之中,望著海天一色。

小四走過來,邊低頭快速點著手機,「太子邀請到人了,終於確定下來,妳的師父是──」

「不是他的話就不要跟我說了。」朱晗背過身。

小四滿頭大汗,嘴角抽了抽,「呃,妳別這樣,我都還沒把話講完,已經確定是邀請傅寧安老師來。」

傅寧安。

一聽見這個名字,朱晗輕輕捏緊了拳頭。

《昨夜笙歌容易散》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34qQSNs

《昨夜笙歌容易散》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昨夜笙歌容易散》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你可能還想看>>>

人生總在選擇與被選擇之間 《轉角之後,我和妳》該如何抉擇?

「每個殺手都有罪,包括我」 《流浪殺手》不當殺手時,他只是個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