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爆點/舞吧!否則我們就什麼都不是 傳奇舞壇大師碧娜鮑許《PINA》10週年數位紀念版

舞蹈家碧娜鮑許被譽為新表現主義大師。(圖/甲上)
舞蹈家碧娜鮑許被譽為新表現主義大師。(圖/甲上)

[周刊王CTWANT] 說到現代舞,你會想起誰?許多人共同的答案,或許都是被譽為新表現主義大師,傳奇現代舞蹈家碧娜·鮑許(Pina Bausch)。將一生都留在舞台上,碧娜·鮑許的經典名言是:「舞吧、舞吧,不然我們就迷失了。」她於2009年因肺癌離世,而她的好友,德國電影巨匠文·溫德斯(Wim Wenders)遵守兩人的約定,在碧娜離世之後,完成這部本來會有她本人參與其中的紀錄片《PINA》。

電影收錄碧娜·鮑許最著名的4齣舞作《穆勒咖啡館》(Cafe Muller)、《春之祭》(Le Sacre du printemps)、《滿月》(Vollmond)和《交際場》(Kontakthof)四齣舞作的片段,並穿插好友及團員、學生們對碧娜的訪談回顧,以及碧娜本人的排練及舞蹈片段,以更為全面及立體的方式,紀念這位影響深遠的世界舞蹈大師。適逢電影完成10週年,片商特別引進2D及3D兩種版本,讓她的作品以更豐富的樣貌重新登上大銀幕與觀眾相見。

碧娜開創「舞蹈劇場」演出形式,打破舞蹈與劇場的界線。(圖/甲上)
碧娜開創「舞蹈劇場」演出形式,打破舞蹈與劇場的界線。(圖/甲上)

「這不是一部關於碧娜的電影,這是一部獻給碧娜的電影。」關於《PINA》,文·溫德斯是這麼說的。1985年,文·溫德斯首次看到碧娜鮑許的《穆勒咖啡館》,深受震撼的當下,也與「德國現代舞第一夫人」的碧娜成為至交。他向碧娜提出合作電影的計畫,並預計使用3D技術來呈現碧娜舞蹈作品中的多元性、空間性及複雜性。

經過將近20年時間策劃,客服種種技術困難,就在電影計畫宣布之後沒多久,碧娜卻因為肺癌猝逝,電影計畫就此擱置。文·溫德斯在與烏帕塔舞團討論之後,決定重啟電影製作,轉換拍攝計畫方向。《PINA》裡,看不到太多碧娜·鮑許的介紹、生平或豐功偉業,連碧娜本人的畫面都不多,但她確確實實地存在,在作品裡,在舞作之中、在舞者們的口中,也如片中舞者所說的:「我們都是她的一部分。」

為了實踐碧娜將自然元素融入作品的創作理念,文·溫德斯將舞者們帶出劇場之外,放進舞團所在的城市烏帕塔,將開放環境化為劇場舞台,於是斑馬線、體育館、游泳池、人行道、小山丘,烏帕塔知名地標的半空懸掛式捷運和軌道,都成了這些傳奇作品的全新場景。

《PINA》橫掃全球各種獎項,令觀眾親身感受舞者豐富的表演力道。(圖/甲上)
《PINA》橫掃全球各種獎項,令觀眾親身感受舞者豐富的表演力道。(圖/甲上)

烏帕塔是舞團的據點,也是碧娜生活了30多年的創作搖籃,將她的創作真實置放在城市地景之中,讓舞者在風裡、陽光裡和雨中舞動,在城市各處奔跑及跳躍,畫面本身便已足夠超現實,而透過3D畫面的空間透視,讓舞者的動作、臉部表情、衣服布料的擺動,甚至舞台上的水滴都更貼近觀眾,也為原本的舞作賦予奇特的第二層觀影體驗。

碧娜·鮑許被稱為「舞蹈的革命家」,從小學舞,也曾擔任紐約大都會歌劇院芭蕾舞團的舞者。她的傳奇開啟於受邀擔任德國「烏帕塔舞蹈劇場」(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藝術總監之後,後來她將該舞團改名為「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碧娜開創「舞蹈劇場」演出形式,打破舞蹈與劇場的界線。她的作品中有大量男女間互動,融合了悲傷、幽默及高度身體自覺,主題上,也著重於刻畫現代人的恐懼、孤獨,以及渴望被愛的各種幽微情緒。

《PINA》導演文溫德斯將舞者們帶出劇場之外,在戶外自由起舞。(圖/甲上)
《PINA》導演文溫德斯將舞者們帶出劇場之外,在戶外自由起舞。(圖/甲上)

舞團舞者來自全球各地,將各種體型、年齡及種族舞者齊聚一堂的畫面,也為她的作品開創不同與傳統現代舞的全新畫風。《PINA》在2011面世後讓影壇眼睛一亮,橫掃全球各種獎項,也是全球首部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3D藝術電影。當年錯過這部片的大銀幕版本,或想體驗3D版碧娜·鮑許舞作的震撼感,這會是重溫兩位大師創作心靈的絕佳機會。

《PINA》10週年數位紀念版,6/3上映。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娛樂報報/王子邱宇辰雨中帥氣現身 兄弟隔防疫板零互動
正國會危機2/領導權旁落 英系成員入黨受阻引殺機
幼童之死3/謝謝孟孟!3歲童犧牲換800床兒童病房 遺愛捐骨髓血液助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