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歌手番外篇】樂譜和訴訟狀雷同 歌王不放棄做律師

鍾岳明
·2 分鐘 (閱讀時間)
蘇明淵家中的樂器室,是他創作寫歌的地方。
蘇明淵家中的樂器室,是他創作寫歌的地方。

蘇明淵年輕時就寫過台語歌。他譜曲的《傷心歌傷心肝》,由施文彬演唱,謝銘祐填詞,他笑說:「結果這首歌的3個人,全都拿過金曲獎台語歌王。」他雖然是3人中最晚得獎的一位,卻是得來全不僥倖,他對音樂的挑剔,常常連錄音師都受不了,「你看我寫的編曲意見,你會嚇死,一長串,每個細節都要掌控。」

在錄音室裡,蘇明淵一再排練錄音,儘管只是錄demo帶,他仍舊和錄音師反覆斟酌與溝通。他自豪自己寫的樂譜簡潔易懂,也十分不解許多年輕音樂創作者,既不會寫譜,也不懂樂理,該如何與樂手、錄音師溝通想法。我仔細看他的手寫樂譜,字句工整、格線清晰,有如律師訴訟狀。

對他來說,樂譜和訴狀確實是同一件事,他說:「有篇文章談法律和音樂的共同點,法律不能逾越原則和界線,音樂也是。你要走在那和弦裡面,超過聽起來就會怪怪的,邏輯相通,所以法律學得好的人,音樂能力也會不錯,我覺得很有道理。」

蘇明淵的手寫簡譜。
蘇明淵的手寫簡譜。

他繼續說:「案子答辯會怎樣發展,最難的就是預測和結果,通常你會有個邏輯可以清楚預測,就可以擬好訴訟策略。寫歌也是一樣,把這些音整合在一起,預測這樣往下走,副歌該往上唱、還是往下走?高音要怎麼下來?如果持續高音順不順耳?如果是一個減七和弦,我要用什麼音去配合?寫歌和打官司的邏輯真有共同點。音樂靈感行諸於音符,就是邏輯,副歌為何不順耳?就是邏輯出錯。」

朋友虧他有金曲獎加持,可以辭職不做律師了,他卻說:「我不可能得獎就不做律師,因為《善良的歹人》那張專輯從發想到素材,都是從律師工作而來的,沒有這些經歷我不可能有這些創作,這是結合在一起的血和肉,不能分離。所以我無法想像不做律師,我的創作哪裡來?」


更多鏡週刊報導
【律師歌手番外篇】當律師看見人性 金曲歌王為死刑冤獄犯寫歌
【律師歌手1】本屆金曲台語歌王是律師 原來他曾以藝名「蘇兒真」出過唱片
【律師歌手2】身為劉德華師弟卻不紅 唱片銷量太慘付不出房租水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