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生存之道番外篇】那一年,我在換妻俱樂部賣按摩棒

李桐豪
鏡週刊Mirror Media
胡黎因兒子罹患敗血症,24歲入行當酒店經紀。
胡黎因兒子罹患敗血症,24歲入行當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人胡黎,講話時尾音拖得長長的,有一種媚態,人如其名,真是一隻狐狸。胡黎當然不可能是本名,「我大學念生物資訊,胡黎這個名字,是我原本在藥廠上班,因為我丹鳳眼,老闆就叫我小狐狸。最納悶就是我是大學生,才23歲,怎麼可能口條可以這麼清晰,沒有跟醫生睡,短短時間一個月,就可以賣1、200萬的藥品?」

她說,變成超級業務員,她走的是醫生娘的路:「如果你不想跟醫生睡,那你得在別的地方付出嘛。醫生娘出國,我幫她提行李去機場,然後醫生娘回國的時候,我去接機,還打電話給醫生,說你趕快從酒店出來,好像提早的飛機回來。幹醫生壓力太大了,至少百分之70的醫生都這樣,沒有做到主治醫生,被罵到臭頭,像是外科醫生,開刀還要寫報告什麼的,壓力一大,回到家,太太可能是貴婦,兩個人聊的話題是不一樣的。他可以去酒店舒壓,那誰去陪他的太太?所以你又發現現在很多是醫生娘外遇嘛,就是寂寞需要人陪伴,我那時候就是那個陪伴的角色。」

她說,也因為這條線,她後來打進換妻俱樂部裡賣情趣用品。

胡黎擁有一家網路情趣用品商店,叫做「胡黎的異色世界」,「我介入情趣用品是因為視訊網站早期很鹹濕,幾乎需要脫光、露點,還要DIY給男人看,那他們就會需要道具,自己賣自己用,比較划算,所以我等於是我的事業走到哪裡,需要什麼,就發展什麼。我認識一個藥廠千金,她很疼我,帶我進去換妻俱樂部賣情趣用品。

裡面的男人女人真的都是夫妻,一排男生脫光光站著,然後女生蒙著眼睛,去摸每個男生的雞雞,猜哪一跟雞雞是妳老公的,玩到這麼OVER。她們都很有錢,婚姻多半是政治聯姻,企業聯姻,她們努力維持這個婚姻,小孩也教得很好,她們未必愛對方,都愛自己,都是是自戀的,因為有錢,超敢花,因為愛乾淨,所以很貴的情趣用品,他們用過一次都丟掉了。她們問我怎麼不拿去賣原味按摩棒?我說我也想啊,可是來這裡都被你們帶壞了,我怕我去賣原味的,到後來就變成原味女王了。」


更多鏡週刊報導
【後疫情生存之道番外篇】陪酒還要懂國際油價 酒店經紀人的坐檯行前教育
【後疫情生存之道1】媽媽桑靠直播維繫日客 曾當櫃姐欠卡債:開酒吧是志業
【後疫情生存之道2】她是酒店經紀人也賣水餃 異色女皇更重視「社會責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