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時代影音串流成長3到5成 文策院整合工程師打內容產業「世界盃」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後疫情時代到來,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全民宅在家時,各式影音串流平台也乘勝追擊,成為文創產業重要通路,文策院董事長丁曉菁3日表示,現在全世界內容產業都在打世界盃,除了把故事說好,也要思考行銷問題,然而現在包含點擊、分享數等數據都掌握在各大平台手上,不見得會分享出來,文策院目前在整合資訊工程師,希望透過網路上的各式數據,追蹤台灣內容產品在各國攻城掠地的實際狀況。

台北市文化局3日舉辦論壇,探討後疫情時代的IP(即智慧財產權,如今多用於指稱具有商業價值、並跨媒體領域的文創內容,如漫威超級英雄、霹靂布袋戲等)的經營趨勢。台北市文化局長蔡宗雄表示,上半年在疫情影響下,演唱會、電影、電視廣告等新媒體都受到影響,然而影音串流也成長3到5成,這是未來新媒體、新經濟的可能。

丁曉菁指出,串流平台興起後,全世界內容產業都在打世界盃,過去創作者只思考如何把故事說好, 但把作品賣出去,又是行銷定位跟策略的問題,若團隊在開發階段,已經可以想好潛在市場在哪,後續摸索的時間就能少很多。

何飛鵬:台灣對作家尊榮感不夠,創作路艱難

不過丁曉菁也談到,現在包含點擊、分享數等各種數據都掌握在各大平台手上,不見得會分享出來,文策院目前也在整合資訊工程師,希望透過網路上的各式數據,追蹤內容產品在各國攻城掠地的實際狀況。

城邦出版集團董事長何飛鵬表示,IP是在某種形式下被社會大眾廣泛認同,如1本書暢銷大賣,就有價值能拍電影,或其他衍生產品,台灣目前看來已有許多原創IP,但他認為台灣創作者還是不夠多,因為市場小,賣1部小說讓作者得到商業回饋不足,而台灣對作家的尊榮感也不夠,很多創作者的創作路很艱難,另一方面出現的新人也太少。

何飛鵬指出,全世界華語市場裡,真正有原創動力的地方只有中國跟台灣,而台灣因為是徹底自由的地方,因此更有優勢,中國小說網站很多東西不能寫,也因此讓很多作者跑來台灣的網站,同時吸引中國讀者,所以大部分閱讀華文讀者都會看台灣,尤其香港、馬來西亞跟美國都有許多讀者,不過現在講的成功範例,很多都只侷限在台灣,還沒看到能在世界各地發揮影響力的情況。

黃亮勛:劇集對IP是最重要的形式

霹靂國際多媒體總經理黃亮勛則指出,目前製作IP要回收成本的手段,不外乎推出小說、遊戲及周邊商品等,現在大家概念已經很清晰,相對都容易規劃,最困難還是在最初的IP要紅,「只要紅了,後面要怎麼合作、衍生商品都會有一堆人來找你」,最難還是一開始從0到1的這個階段。

黃亮勛也指出,他認為劇集對IP是最重要的形式,戲劇相較於小說、漫畫來說有較大的投入,相較於電影又有更長的延展性,電影通常就聚焦在宣發期,粉絲可能只關注導演或演員,但劇往往有半年、1年時間播出,觀眾可以有更多積累,久而久就會養成習慣,從入門粉變鐵粉,接著才會做其他衍生消費行為,像是買周邊或關注延伸內容等。

台北市電影委員會總監饒紫娟則表示,IP要回歸到深遠性跟長尾效應,以及能怎麼促成國際化,她舉例,如當初影委會協拍《艋舺》,一開始遭遇市民反對,好不容易拍好、上映了,票房表現也不錯,但要推去國際上時,卻被認為只是普通的幫派電影,非常可惜,而後續也沒有電視劇或遊戲等能做延續。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台北絕美「圖書館級」秘境咖啡廳!點杯飲料4萬冊藏書看到飽 堅持虧本也要為社會做一件事
相關報導》 「沒演出就是零!」從疫情窺見藝文團隊的脆弱 朱宗慶:轉型更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