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阿富汗時代 美國洩壓、中國增壓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突宣布阿富汗撤軍,猶如一記重拳打在中東區域,震盪效應正由阿富汗四周蔓延。其中一段餘波傳來台海,引發美國是否會放棄民主盟友如台灣、南韓、菲律賓爭論,但並非議題核心。阿富汗事件仍牽涉中美角力與戰略消長。比起「今日阿富汗是否為明日台灣」,對世界局勢走向更為重要的軸線是:美國撤軍後的中亞地緣政治進入權力真空,中國的下一步棋會如何走?

拜登從大衛營返回白宮後針對阿富汗情勢發表談話,詳述美軍撤離阿富汗的諸多原因,其中提到「而我們真正的戰略競爭者,中國和俄羅斯,最希望的就是美國繼續將數十億美元的資源和注意力無限期地投入到穩定阿富汗的工作中。」

拜登這段話透露兩件事值得細嚼:第一,美國面臨外交挫敗之際,拜登仍要提到中國,也表示比起阿富汗,中國(以及俄羅斯)才是美國當下的競爭對手;其二,美國的全球戰略天秤將重新調整,中東區域問題在阿富汗撤軍後獲得洩壓,美方軍事部署和外交重心將轉移到印太區域,專心對付中國。

可以理解,拜登是在從失敗中找理由,目的是要說服美國人民和世界各國,「美國其實不是真正的失敗,中國才是對手」。但無論如何辯解,恐怕徒勞無功,以美方為首的自由秩序和民主同盟的的確確在阿富汗撤軍之後蒙塵,外交挫敗也將成為拜登時代無法抹滅的一大陰影。

然而,美國受挫,不等於中國受利,北京短多長空,無法高興太久。阿富汗內部問題重重,中國目前只能保持等距,更奢談取代美國以軍事力量介入內部紛爭;加上百廢待興的民生與經濟、宗教極端主義以及族群衝突,恐否帶來恐怖主義再燃的危機,更為邊境與阿富汗接壤的中國帶來巨大的壓力。

因此中國已開始著手因應阿富汗變局。中國外交部長王毅18日與土耳其、巴基斯坦等地區國家進行通話,再三重申打擊恐怖主義和「東伊運」國際恐怖組織,對塔利班喊話要求與恐怖份子切割;中國公安部19日公布與塔吉克內務部舉行「反恐協作-2021」聯合反恐演習,並特別點出「當前國際局勢風雲變化,地區反恐形勢不容樂觀」。上述作為,已可明顯感受到北京即便在喀布爾淪陷前與塔利班接觸,但至今並不信任塔利班政權,對於是否承認塔利班為合法政府,預料北京也會回到聯合國運作機制,不至於採取單邊作為。現階段對於中國應對阿富汗局勢新局,仍是透過區域圍堵來強化打擊恐怖組織為首要目標。

此外,北京應會靜心等待塔利班是否實現「穩定包容」、「溫和穩建」的宗教民族政策,確保經過中亞各國的「一帶一路」基礎建維持平盤;阿富汗前政府民生與經濟政策的失敗,導致塔利班捲土重來,且多年戰亂使國內交通、通信、工業、教育、農業等基礎建設都遭破壞,中國未來會否以支援國內建設條件與塔利班政權交涉,也是接下來觀察北京中亞動向的焦點。

後阿富汗時代的中亞地緣政治呈現「美國洩壓、中國增壓」,表面上美國承受罵名,實際上中國將承受內部族群與邊境問題、外部美方印太戰略再調整的雙重困境。北京恐怕更傷腦筋。

※作者曾任駐北京特派員

更多上報內容:

台日友好! 台南金城國中棒球隊與黃偉哲跨海以影片致謝日本捐贈疫苗

英媒獨家披露拜登次子召妓影片 三度遺失電腦恐成美國國安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