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勉生觀點:捨近求遠能參與世衛組織嗎?

徐勉生
風傳媒

世界衛生組織(WHO)自2月3日至8日,在日內瓦舉行執行委員會議,特別關注武漢肺炎疫情。由於台灣也有疫情,我政府藉機敦請友邦及友好國家相繼發言,強調台灣被不應被世衛排除在外。政府宣稱各國支持力度甚於以往

政府爭取參與世衛組織,靠美國、日本、歐盟、英國、澳洲、紐西蘭等友我國家發言支持,就能成功嗎?答案是不會。

世界衛生組織是聯合國附屬機構。1971年我國喪失聯合國代表權後,自然失去世衛組織會員資格。世衛組織拒絕台灣與會,是根據其組織章程的規定,並非刻意刁難。世衛組織正式會員,可以建議世衛大會(WHA)邀請非會員以觀察員身分出席。至於邀請與否,則由大會決定,並不是由建議者決定。

1997年起,我政府發動友邦支持我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

每年五月大會期間,我敦請友邦相繼為我執言,佔用大會甚多時間,但是內容千篇一律。久而久之,世衛組織與各國代表不勝其煩,發明一套「二對二」模式。大家同意在大會中,為我執言者只能有兩國,為大陸反駁者也只限兩國。充分顯示大家深知我國每年都要上演一齣老戲碼,乾脆訂成例行公事。如此這般,我方發動的參與案有何意義與效果呢?

筆者奉派比利時工作期間,每年照例向歐盟、比利時、盧森堡政府洽助。對方總是禮貌回應表示了解我方立場。年復一年,他們漸漸失去耐性,終於說出真心話:只要你們跟北京達成協議,不管用甚麼身分、甚麼名義、甚麼方式參與,我們都沒有意見!

這就是為什麼從1972到2008我們都不得其門而入,2009到2016我們獲邀參加WHA,2017開始又被拒絕的原因。

20200203-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蔡明憲(左)3日拜會國民黨總召林為洲(右)、書記長蔣萬安(中),呼籲共同通過立法院決議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顏麟宇攝)
20200203-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蔡明憲(左)3日拜會國民黨總召林為洲(右)、書記長蔣萬安(中),呼籲共同通過立法院決議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顏麟宇攝)

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蔡明憲(左)3日拜會國民黨總召林為洲(右)、書記長蔣萬安(中),呼籲共同通過立法院決議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顏麟宇攝)

蔡總統不信邪,於2016年執政後,採取強硬路線,不與中共協商,要用自己的方式參與WHA。然而我們用盡了各種方法,也獲得美國、日本、英國、加拿大、歐盟表態支持,卻仍然不得其門而入。在國際局勢沒有改變的情況下,不管我們用盡多少氣力,耗費多少時間,我們重返WHA可說是毫無機會。

2019年3月世衛組織發言人林德梅耶(Christian Lindmeier)回覆《蘋果日報》的電子郵件明言,先前是基於「兩岸諒解」才發給台灣WHA邀請函。如果這種諒解「不存在」,WHO就不會發出邀請函。

蔡總統義正辭嚴強調健康是一個人權,也是普世價值,北京沒有理由把台灣排除在世界健康體系之外,2千3百萬人的健康人權不能被消失。但是世衛組織明白告訴我們,參加世衛大會的入口,就在於「兩岸諒解」。蔡總統明知大門在何處,卻一心想要另闢蹊徑,要求WHO為台灣另開一扇門。國際現實是無情又殘酷的。WHO會不會為台灣另開一扇門呢?

台北距離北京有1700公里,遠比台北與華府、倫敦、布魯塞爾的距離更近。蔡總統捨近求遠,不與北京協商,但請歐美國家相助。想要繞過北京,直接抵達世衛總部日內瓦,恐怕是緣木求魚。

*作者為前駐海地大使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黃奎博觀點:參與世衛組織是防疫也是政治問題
相關報導》 徐勉生觀點:什麼叫做國際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