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薇:從小最討厭小孩打電動,最震驚的是他卻說要走電競

親子天下

作者:邱紹雯

圖片來源:曾千倚攝

「支持孩子圓夢。」這句話說起來容易,當孩子的選擇和自己的期待牴觸時,有多少父母願意放下身段、真心傾聽?就算是教過無數學子的英文補教名師徐薇,這次面對孩子丟出的人生考題,也只能從頭學起,陪孩子勇敢嘗試、迎向未知。

徐薇,不僅是加盟體系擁有近兩百家分校的英語補習班負責人,也跨足娛樂圈,擔任節目主持人,她最近帶著過去鮮少在螢光幕前曝光的22歲兒子江大成上節目、臉書一起玩直播,母子間如朋友般的自然互動,也讓外界注意到這個身高183公分的帥氣獨子。

江大成,另外的身分是實況主「飄逸小江」、電玩主播「大成」,鑽研電玩遊戲,大學還組隊代表台灣參加國際的大學電玩冠軍賽。今年他將從台大經濟系畢業,選擇直接投入新興的電競產業,這也是徐薇口中「體貼懂事」的乖兒子,第一次做出令她最不能接受的決定-電競。

「失眠了好幾晚,心想兒子念台大怎麼變宅男,是不是我放任太自由造成的?」原本徐薇滿心期待兒子未來到補習班教書,或出國深造、當財經專家,但心中的理所當然與完美安排全被兒子推翻,選的還是自己完全不了解、也無法掌控的全新領域。

放著眼前的康莊大道不走,選擇一條相對艱辛、無法預測的崎嶇道路,年輕人的執著其實來自從小看著父母白手起家的身影,也想循著相同的步伐,證明自己。江大成說:「我希望走和媽媽一樣的路。」

Q:電玩是如何在你們家引發親子衝突?

徐薇:我從小最討厭他打電動,但上大學,他整天都在玩,像在念「英雄聯盟系」。他不知道,其實從小到大讓我最震驚、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說要走電競。

我失眠好幾晚,心想:「他念台大經濟,起碼應該做個財經專家,這下變宅男,是不是放任太自由造成的?」另外也擔心要怎麼跟他爸說,父親對兒子的期待又更高了。

大成:五歲就和爸爸一起打電玩,高中前,家裡電腦有管制,只有週末才能玩,當禁令解除後,什麼遊戲都接觸。上大學,時間更自由,有些課乾脆蹺課。我們台大學生打電玩也很講求方法,假設一天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我們會排滿遊戲的練習行程表,早上提升個人實力,下午提升團隊溝通,晚上還要檢討。

我不是喜歡一個人沉浸在電玩世界,可能因為獨生子的關係,我喜歡和朋友一起玩電玩,邊玩邊開skype聊天,或享受團隊作戰的感覺。當實況主則是玩給其他人看,可以和觀眾分享玩遊戲的歡樂和技巧,我也很享受和觀眾互動。

Q:徐薇對大成從事電競,後來改觀的關鍵是什麼?

大成:所謂的溝通是一段長時間的過程,一開始,我可能只是試探著說:「做這個電玩好像也不錯」,媽媽以為我在開玩笑。後來只要看到相關報導就趁機講:「你看,電競今年產值好幾億耶!」「台灣隊伍奪世界冠軍,做這個有前途喔!」他們也見到電競產業在全球都快速發展,像我參加的電玩大賽中,同樣的五人參賽,中國隊一次就來了三十個人,有攝影、彩妝團隊,跟做明星一樣,全由騰訊公司支持,在這方面,中國早已經發展得淋漓盡致。

另外,他們也看到我的熱情,我投入很多時間研究電玩,包括如何實況轉播遊戲、要用怎樣的視訊鏡頭、有什麼風格、如何養成觀眾等,就算再忙,也一定抽空做遊戲直播。我不是一個有很多意見的小孩,他們很少看到我很執著的那一面。

徐薇:慢慢改變是因為他不斷灌輸我們新的想法,加上我有參與他的各種活動。所謂的參與不是在細節上一直督導,而是看成果,他邀請我參加的活動,我一定排除萬難去。

參與的同時,我也用心機在他爸爸身上。例如大成在台灣比全球大學生的電玩大賽時,我也是到場加油,他爸爸載我們去,因為很難停車,原本沒有要進去看,但我覺得那場面很盛大,一定要讓他看到。他爸看了,才知道原來這麼正式,還只是大學生的比賽。就這樣,我花很多時間聽大成講,大成先改變我,我再去改變他爸。

我和先生做補教業一輩子,對他想投入的領域完全不了解,我們在短時間內大量吸收這方面的資訊,也問了很多人,聊著聊著才發現,原來他選擇的是一個未來產業(future business)。所以說,父母不是要學習什麼教養法、育兒配方,而是要與時俱進,當孩子需要我們的時候,才有能力給他建議。

徐薇
50歲,英語補教名師、全台兩百多間分校的「徐薇文教機構」負責人,TVBS《上班這黨事》節目主持人。著有《教小孩學好英文》、《100個一定要會的英文字根》等書籍。

【延伸閱讀】
徐薇:不是媽媽不盡力,而是我的時間就是只有一點點
徐薇  一個被羞辱的便當
陳彙中:打電動,真的可以當飯吃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親子天下雜誌網站》。
※本文由親子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Yahoo電競一起嗨 讓台灣站上世界舞台】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