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醜陋的小怪獸」到《Vogue》總編輯 黛安娜佛里蘭:想過得好,就親手拿定主意創造出來!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從「醜陋的小怪獸」到《Vogue》總編輯 黛安娜佛里蘭:想過得好,就親手拿定主意創造出來!

【文/BeautiMode ※原文刊載於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1960年代,一位巴黎出生、成長於紐約的時尚界女性,邀請因大鼻子被嘲笑的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登上雜誌封面,並鼓勵人們自曝其短,讓缺陷成為身上最美的地方,不少評論家認為她的時尚超越時尚,還涵蓋音樂、藝術、文化。她是曾擔任美國版《Vogue》總編輯的黛安娜佛里蘭(Diana Vreeland),時尚僧侶尼可拉斯佛里蘭(Nicholas Vreeland)則是她的長孫。

從小被叫「醜陋的小怪獸」
出生在巴黎的黛安娜佛里蘭,家境優渥,父親從事證券業,母親則是美國開國元老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家族的後裔,但寬嘴、鷹勾鼻、黑捲髮,讓她無法符合傳統審美觀,她的母親甚至叫她「醜陋的小怪獸」(Ugly Little Monster),使她在成長過程中和母親衝突不斷。

一次大戰前,黛安娜佛里蘭隨家人遷居紐約,並和妹妹進入知名女校布里爾利中學(Brearley School)就讀。和外貌出眾、順利畢業的妹妹不同,黛安娜佛里蘭時常在教室裡坐不住,只念了三年就離開,並轉而向有「現代芭蕾舞之父」之稱的俄羅斯知名舞者暨編舞家米契爾佛金(Michel Fokine)學習芭蕾舞。

雖然外表並不完美,黛安娜佛里蘭自16歲時,就善於運用誇張妝容和獨特穿搭轉移人們的注意力。她的好友,同時也是藝術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事業夥伴的佛萊德休斯(Fred Hughes)透露,她會在臉上塗上厚重白色粉底,而後問身邊的好友,「這樣夠不夠『歌舞伎』?」。

結婚當天 母親醜聞搶走光采

某一年的7月4日,她在參加派對時認識當時正在紐約州首府阿爾巴尼(Albany)銀行業實習的湯瑪斯佛里蘭(Thomas Vreeland),並對他一見鍾情。兩人在1924年3月1日結婚,在紐約社交圈造成轟動,但轟動的原因並非婚禮本身,而是兩人結婚當天,黛安娜佛里蘭的母親婚外情醜聞曝光。

婚後,湯瑪斯佛里蘭仍在阿爾巴尼實習,即使他在外花名不斷,黛安娜仍堅守這段婚姻,並陸續生下大兒子小湯瑪斯(Thomas Vreeland Jr.)和小兒子弗雷德里克(Frederick Vreeland)。婚後待在阿爾巴尼的黛安娜佛里蘭,仍維持和過往相同的誇張妝容,但她形容自己「非常非常居家,像是日本太太一樣。」

隨著湯瑪斯佛里蘭在倫敦找到工作,一家三口在1929年華爾街股災發生前搬到倫敦,黛安娜佛里蘭在當地開起了內衣精品店。當時正和愛德華八世開始約會的名媛華里絲辛普森(Wallis Simpson),曾向黛安娜佛里蘭訂購睡袍,後來傳出愛德華八世「不愛江山只愛美人」時,小兒子弗雷德里克佛里蘭還笑說,「媽媽的店把大英帝國搞垮了!」

進入《Harper’s Bazaar》 開闢「Why don’t you…」專欄
1936年,由於湯瑪斯佛里蘭職務調動,一家人又搬回紐約。當時擔任美國版《Harper’s Bazaar》(哈潑)雜誌總編輯的卡梅爾斯諾(Carmel Snow)有一天在瑞吉酒店(St. Regis)頂樓看見黛安娜佛里蘭跳舞的娉婷身影,隨手就向她要了電話,並於隔天早上打電話約她見面。

當天,黛安娜佛里蘭穿了一件香奈兒白色蕾絲洋裝,搭配無釦短上衣,頭上放了玫瑰花點綴,讓當時急著找人的卡梅爾斯諾,對她的穿衣風格相當驚豔,於是就直接詢問她是否想要一份工作,急需收入的黛安娜佛里蘭馬上答應,自此開啟了她在《Harper’s Bazaar》26年的職業生涯。

跳槽《Vogue》 顛覆美國人時尚觀

1957年,當卡梅爾斯諾自《Harper’s Bazaar》退休時,公司卻選擇升任她的姪女南西懷特(Nancy White)來接棒,而不是黛安娜佛里蘭。一位《Harper’s Bazaar》資深員工爆料指出,卡梅爾斯諾打算退休時,就向赫斯特(Hearst)高層要求,「千萬別讓黛安娜當總編輯。」種種傳聞讓原本就覺得自己薪資被低估的黛安娜佛里蘭更不滿,伺機跳槽《Vogue》。

為了能進《Vogue》,黛安娜佛里蘭努力和當時康泰納仕(Condé Nast)集團老闆塞繆爾歐文紐豪斯(Samuel Irving Newhouse)太太米特茲紐豪斯(Mitzi Newhouse)打好關係。在一場Ben Zuckerman的服裝發表會上,《Harper’s Bazaar》和《Vogue》編輯分坐會場兩邊,但一看到米特茲紐豪斯現身,黛安娜佛里蘭馬上飛奔到她前面,不但向她自我介紹,還誇讚她的一切。

1962年,康泰納仕正式聘用黛安娜佛里蘭成為《Vogue》副總編輯,並於一年後總編輯潔西卡黛芙斯(Jessica Daves)退休時扶正。時任《Vogue》編輯總監的亞歷山大利伯曼(Alexander Liberman)透露,潔西卡黛芙斯是一名管理者,創意時尚並不是她的強項,但當時的《Vogue》又很需要時尚元素,這讓她和黛安娜佛里蘭常意見不合,最後潔西卡黛芙斯只好拂袖而去。

擔任《Vogue》總編輯期間,黛安娜佛里蘭除了顛覆「時尚=實穿」的概念,也不再邀請那些充滿中西部健康風格(Corn-fed)、藍眼睛的名模,轉而讓崔姬(Twiggy)等具有異國風情的女性登上《Vogue》,她總說:「我愛死崔姬了,她真是太有個性了!」而滾石(The Rolling Stones)合唱團首次登上《Vogue》的照片也由她一手主導,她每提到這件事,總忍不住大呼「你看主唱米克傑格(Mick Jagger)那雙豐唇,真是太到位了!」

>>觀看完整文章

資料來源:Vanity Fair、Harper’s Bazaar、CNN、Hollywood Reporter、New York Times

【延伸閱讀】固定作息是成功人生的基石 Anna Wintour的一天從早起開始

【延伸閱讀】為什麼他選擇陪伴老佛爺20年?Karl Lagerfeld私人助理透露時尚大帝最後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