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受害者轉為加害人 烏干達民兵領袖奧格溫遭起訴70項反人類罪

·4 分鐘 (閱讀時間)

非洲許多地區由於受到利益、種族、權力影響,長年存在暴力和血腥衝突,導致像烏干達、剛果等國境內,出現娃娃兵或萬人冢等悲劇,不僅拆散眾多家庭,同時還剝奪了大批兒童的未來發展。

但目前在海牙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審理的這起案件,被告卻是一個從受害者轉變為加害人的特殊案例,雖然被剝奪美好的童年生活,卻在內戰中一路拔升成為游擊隊領袖。

《德國之聲》(DW)報導,位於荷蘭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目前正在審理一樁犯下多起反人類罪的案件,被告人是烏干達聖主抵抗軍(Lord's Resistance Army)前任指揮官奧格溫(Dominic Ongwen),面臨包含誘拐、性侵、屠殺等70多項罪名的訴訟。

奧格溫的審判之所以引起關注,除了聖主抵抗軍介入烏干達內亂長達20多年,另一個主要因素是,這位前領袖幼年時是一名被誘拐的受害人,卻在混亂局勢中成長茁壯,進而轉變成外界眼中的加害者角色。

國際刑事法院從2016年開始調查奧格溫,檢察官蒐集大量證據和資料,在法庭上非常篤定地表示,所有指控和罪名都符合奧格溫過往種種犯行;但被告當事人拒絕認罪,反倒向法庭表示、自己才是這混亂體制下的「受害者」。

海牙國際刑事法院的法官。(圖片取自法院官網)

現年45歲的奧格溫,來自烏干達一個教師家庭,根據他個人陳述、14歲那年在前往學校途中,遭到聖主抵抗軍綁架,同一年其父母相繼遇害身亡。頓時陷入舉目無親的他,開始被訓練成為一名娃娃兵,目睹、執行各種殺戮和血腥場景,並在18歲那年被升任為少校軍官。

被稱為最殘忍的游擊隊之一,聖主抵抗軍的最高領袖科尼(Joseph Kony),一直想將烏干達打造成一個他「理想中」的基督教國家,從伊斯蘭教主體轉變成信奉十誡等規範。

但其游擊隊實際操作,卻是將綁架來的兒童或青少年,逐步轉變訓練成民兵,並強迫他們返回自己的村莊,殺害或傷害自己的親人。

烏干達民眾通過網路直播觀看奧格溫的審判。(圖片取自國際刑事法院)

同樣經歷過這個轉變的奧格溫,不僅遵從科尼的指令,更一步步地變成他的重要副手之一。根據官方統計資料,奧格溫曾在2004年率領麾下部隊,攻擊烏干達北部的盧克地難民營,並屠戮當地60多位平民;打從1987年創立至今,聖主抵抗軍一共殺害至少10萬名手無寸鐵的平民,也讓該團體遭到美軍、聯合國等勢力圍剿,直到2017年幾乎完全被剷除。

當地一名人權律師尼可拉斯(Nicholas Opiyo)向媒體指出,奧格溫過往的角色轉變,讓這樁訴訟出現一個道德難題,在擁有極強精神控制力的領袖統治下,該怎麼判斷他從受害者轉變成加害人?

雖然檢察官指證歷歷,但法庭上卻出現一個不同的聲音,一名烏干達教師歐切(Alexander Ochen),過去也是聖主抵抗軍的一名軍官,他在庭審上表示,許多被綁架的兒童都遭到殺害,我們被迫做的殺戮等恐怖行為,都是為了生存。

「我祈禱他(奧格溫)能獲得特赦,就與我、以及數千名前民兵獲得烏干達政府赦免一樣,能有機會讓人生重新再來一次。」

更多上報內容:

【掌權35年】大選充滿爭議 烏干達獨裁者穆塞維尼順利連任

【新冠肺炎】中國勞工接種國藥疫苗後 驚傳47人在烏干達中鏢

烏干達反對派歌星候選人獲准保釋 被捕期間引抗爭釀37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