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阪御堂筋線時隔32年的兩起癡漢案件,看日本防治電車色狼的困境

詹如玉
·7 分鐘 (閱讀時間)

每日約有120萬人次的日本大阪地下鐵(Osaka Metro)御堂筋線,於去年傳出一起癡漢性侵事件,由於調查因素,直到今年1月底才被大阪府警方公開案情,並於4月首次開庭。早在30多年前,御堂筋線就曾發生女乘客見義勇為,解救另一名遭騷擾的女性,最終遭嫌犯報復性侵的案件,當時引起社會關注並促使多個女性團體成立。儘管警方、鐵路公司、女性團體於案件發生後,致力改善癡漢問題,但至今仍無法徹底遏止犯罪。

據大阪地方法院判決指出,現年42歲的被告長谷川仁,涉嫌在2019年6月23日下午3時左右,在電車上對當時18歲的陌生女性進行癡漢行為(性騷擾),甚至在受害者於中津站下車後,於月台上強壓受害女性為自己口交。考慮到被告除這起案件外,去年5月至7月時,也曾涉嫌在大阪市內的電車上,對4名當時17至22歲的女性,進行強制猥褻或癡漢行為,故決議以違反強制性交罪等罪嫌,判其有期徒刑8年。目前被告不服判決,正在研議上訴。

值得注意的是,每天平均約有120萬人通勤的御堂筋線,並不是第一次出現性侵或騷擾案件。早在32年前(1988年),御堂筋線就曾出現一名女性A因目擊過去曾對自己進行癡漢行為的嫌犯,對另一名女性B進行癡漢行為,上前替該名女性解圍,引起嫌犯不滿的案件。女性A而後遭兩名嫌犯強拉下車,帶到大阪市、堺市一帶的公寓施工現場,並被兩名嫌犯以球棒毆打、鋸子威脅,最終慘遭性侵。

由於這起事件的兩名嫌犯,最後皆因年紀尚輕、仍有未來發展可能,僅被判3年6個月的有期徒刑,故引起當時日本輿論不滿及質疑,認為法律太「寬恕」性犯罪。除多個致力於性暴力、騷擾案件的團體因此興起外,當時的大阪市交通局(現大阪地下鐵,Osaka Metro),及各關西私鐵公司紛紛在車上廣告、月台的佈告欄等處,張貼宣導海報,並加強巡邏、鼓勵遇到騷擾的女性求援。

一名上班通勤會經過中津站的30多歲女性,在去年的性侵案發生後,於月台牆壁上貼上寫有「(除了電車外)還有很多交通工具是大家會邊搭邊感到害怕的吧」的字條,呼籲大眾關注騷擾及性侵議題,不料隔天字條就不翼而飛。該名女性憤慨地表示,車站人員連一張字條都不准民眾貼,但癡漢問題卻沒有像字條貼了馬上被撕掉一樣消失。

現年73歲、曾參與今年4月一審判決的女性團體成員栗原洋子表示,該團體是由受到30多年前的性侵案衝擊,決定站出來為自己發聲的女性成立,至今她們除每週會與類似案件的受害女性通話1次外,也積極要求關西地區的鐵路公司,就癡漢問題提出有效、確切的防範對策。但多數公司都表示「沒辦法將客人(乘客)當成癡漢看待」等等。栗原表示,鐵路公司至今一直輕忽癡漢問題,認為那只是乘客間的「私人糾紛」。

受癡漢等騷擾案件頻傳影響,大阪府警方雖在1995年時,製作寫有大字「癡漢是犯罪」的海報,引起各地響應,且直到現在到日本旅行時,仍能在各地車站看到相關海報或標語,但癡漢案件並未因此消失。2000年代後,受癡漢案件衍生出不少「冤案」影響,日本政府決議在全國各地導入女性專用車廂,前述提及的御堂筋線也於2002年導入。但栗原等女性團體成員認為,女性專用車廂充其量只是「暫時的避難所」,根本治標不治本。

除宣導海報、加強巡邏、增設女性專用車廂等對策外,大阪地下鐵與大阪府鐵路警察隊於今年2月發放的癡漢防範手冊,也遭到專家批評。警方發放的防範手冊主要採問答形式,教導民眾癡漢案件的相關知識。在「如何防範癡漢」一題中,答案除呼籲民眾搭乘女性專用車廂、注意身旁是否有可疑人物外,還叫民眾「避開人潮眾多的時間帶及車廂」。

著有《何謂癡漢》(痴漢とはなにか,暫譯)一書的社會學者牧野雅子指出,去年發生在中津站的事件,案發時間是星期天的中午,並不是平日的通勤時段,與防範手冊的「避開人潮眾多的時間帶」互相矛盾。同時批評,會發生癡漢案件,明明不是受害者的錯,警方和鐵路公司卻發放這種手冊,要民眾「做好防範對策」,根本本末倒置。

針對大阪地下鐵表示今後會加強車站、車內巡邏,增設監視器等等,牧野表示,如果鐵路公司和警方真有心要解決癡漢問題,最快的方法就是在月台或車內導入警察制度,除可以嚇阻有心人士犯案外,也方便受害或目擊民眾通報。「我不認為案發當時沒半個人看到加害者和受害者,如果事情發生時,有任何一個人站出來向受害者搭話,或許就不會發生後面的事了。」「御堂筋事件發生至今已過30多年,到了現在還會發生這種案件,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特殊燈光一照,「痴漢」鹹豬手無所遁形?日本「防狼印章」今試賣,網友擔憂恐釀冤罪
相關報導》 防癡漢神器問世!日本文具商推「防狼圖章」一照現形,網憂恐造成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