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穿梭分隊、難忘溫暖人情味 陳文龍投身消防

林詠青採訪
·3 分鐘 (閱讀時間)
消防署長陳文龍為了嚴守崗位,鮮少下水游泳,就怕自己漏接電話。(消防署提供)
消防署長陳文龍為了嚴守崗位,鮮少下水游泳,就怕自己漏接電話。(消防署提供)


超長工時與生命危險的龐大壓力,是消防工作始終難以迴避的課題。從警大開始、到赴日進修,消防署長陳文龍為什麼始終堅定投身這個吃力不討好的領域?極少談及個人私事的署長,好不容易才跟央廣分享了自己的小故事。

拜大哥擔任義消所賜,陳文龍從小就看著大哥去廟埕做消防車操,分隊小隊長也經常來家裡串門子,當陳文龍的父母生病時,小隊長還會送豬肝過來。這種時常互相關心的溫暖人情味,就這樣在他腦海裡生根。

陳文龍回憶,過去分隊跟義消的關係非常親切,互動也很多,「當時建造消防分隊的案子標不出去,還是義消幫忙蓋起來的。」小時候家裡讀書環境不是很好,小隊長還叫他去分隊念書,說是比較安靜。從事消防,似乎也就如同陳文龍的成長環境一樣,自然而然。

從地方到中央,一路走來面對的困難跟壓力又有什麼不同?陳文龍說,第一線是直接面對現場的危險跟民眾的生命安全;到了中央是必須規劃、推動政策,與社會做溝通,兩者都有它困難的地方。

而突如其來的災變,則是陳文龍擔任署長以來壓力最大的事。陳文龍笑說,日本總務省消防廳一位防災部長曾經告訴他,因為發生災難,立即面對動員、向上報告及社會溝通各面向的危機處理,所以乾脆睡在部裡頭2年都沒回家,壓力之巨大可想而知。

雖然陳文龍沒有像那位日本部長一樣不入家門,但因為擔心災難緊急應變,陳文龍就算休假也不敢跑得太遠,甚至連游泳都會盡量避免,就是害怕自己沒接到電話。現在閒暇時最多戴上智慧手錶跑跑步,不怕漏接消息。

正是因為突發災變可能對人民的生命、財產造成嚴重後果,陳文龍也特別希望加強社會對災害的危機意識。他最擔心的就是發生像九二一大地震的狀況。山腳斷層在中央災害防救會報中,是以規模6.6地震推估,可能死傷4千多人、有4千棟房子倒塌,政府力量其實有限,如何對社會做好自救互救的風險溝通是最重要的事。

陳文龍說,當大規模災難來臨,會有維生系統損壞等很多無法預期的問題、像是不曉得會停水停電多久等等,都是個人難以因應的,需要民間自救互救,動員社區的力量。因此消防署也會努力在災害危機意識的部分與民間溝通,推動防災士培訓、建立韌性社區等設施強化自救互救措施;另針對大地震的救災演練,政府從中央到地方的動員準備,今年也將在花東進行,就是希望從中央到地方和民眾都能培養危機意識。

原始連結
相關新聞
消防署長陳文龍:從旭富大火,看見生命三權落實

國家防災日來臨 內政部推各大賣場與網購平台9月設防災專區

假借防火宣導販售消防商品 消防署籲勿受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