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朝鮮「脫北者」到英國政壇新人的奇特歷程

·7 分鐘 (閱讀時間)

樸智賢(Jihyun Park 音譯)和提摩西·曹(Timothy Cho音譯)在朝鮮忍饑挨餓、無家可歸、並曾被投進監牢,他們逃了出來。現在兩人都作為候選人參加本月的英國地方選舉。他們告訴BBC為什麼想成為有史以來率先在韓國以外的民主國家贏得選舉的朝鮮叛逃者。

樸智賢和提摩西·曹向BBC講述了他們大膽逃亡、到英國的艱難旅程,以及他們為什麼想進入英國政界。

不逃只有死路一條

樸智賢和她的弟弟併肩站在邊境旁,凝視著對面的中國。她認識到自己別無選擇。父親病得很重,叔父已經餓死。她覺得自己必須出逃,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那是1998年,蘇聯解體後朝鮮失去關鍵的援助,出現一場遍及全國的嚴重饑荒。餓死的朝鮮人總數不為外界所知,但估計高達300萬。

但她的問題並沒有隨著她第一次叛逃而結束。

到中國後,樸智賢被人販子以大約700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中國農民,被迫結婚。

人權組織說,許多朝鮮婦女像樸智賢一樣被綁架後被強迫嫁給了中國男人。通常,她們被困在當地,因為如果被發現抓到,中國當局會把她們送回朝鮮。

奴隸般的囚禁生活

樸智賢與丈夫一家生活在一起,過著奴隸般的生活,她甚至與酗酒的丈夫生下了一個兒子。由於擔心自己在中國的非法身份而被捕,她不得不將自己和兒子藏起來,以避免被送回朝鮮的風險。

然而,在中國過了五年悲慘的生活後,她還是被中國當局抓獲,與兒子分開,並被驅逐回朝鮮。

儘管中國是1951年聯合國難民公約的簽署國,該公約禁止將難民送回他們面臨迫害或酷刑風險的國家,但中國將朝鮮叛逃者視為非法移民,而不是難民。因此如果朝鮮人被抓獲,中國會將他們強行遣返。

樸智賢說:「我在朝鮮和中國都遭受過家庭分離之苦,我知道那種痛苦的滋味」。

樸智賢2004年被送回朝鮮,被囚禁在一個強制勞動營,在那裏她面對的是酷刑和迫害。

勞動營裏惡劣的條件導致她的腿部出現嚴重的壞疽,由於無法做工、生命難保,她被釋放了。

在一位好心的陌生人的幫助下,她恢復了健康,再次決定冒著生命危險越過邊境前往中國。她急切地想看看自己留下的兒子。

於是,她第二次逃亡,終於見到了被家人疏於照顧的孩子。

「我知道自由的真正含義」

2005年,她與其他朝鮮叛逃者前往蒙古的一次計劃以失敗告終,但途中她遇到現在的丈夫。

他們在沙漠中忍饑挨餓多日之後返回北京,不敢見人躲躲藏藏,直到一位韓國牧師引導他們來到聯合國。

2008年他們一家人終於獲得了庇護並在英國定居。然而,面對包括語言障礙在內的許多困難,要適應新的生活並不容易。

「我在英格蘭西北部的伯利(Bury)呆了13年。在這個社區生活,我得到了許多人的幫助,儘管我一句英語不會說,也從來沒有受過歧視。當他們熱情地對我說『歡迎』時,我的眼淚流了下來。他們的這些話給了我很大的勇氣。」

樸智賢以前在朝鮮是一名教師,她到英國後在曼徹斯特的一家韓國餐館工作,並在成人學習中心學習英語。此後,她積極參加爭取人權的活動,並開始幫助其他朝鮮叛逃者在英國定居。

2016年當她決定加入英國保守黨時,有人質疑她為什麼做出這樣的選擇。她說她最看重的是自由,而在她看來自由和家庭生活是保守黨推崇的核心價值。

保守黨選定樸智賢作為本月地方選舉的候選人之一。

「作為一名候選人,我認為我的優勢是對自由的切身體會。人們經常談論自由,但我認為沒有多少人知道它的真正含義。我曾在朝鮮和中國生活過,我知道自由的真正含義。自由就是知道我是誰,這是我最關心的價值。」

在乞討中長大的孩子

33歲的提摩西·曹(Timothy Cho)在朝鮮大饑荒期間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在朝鮮的街頭流浪。2004年叛逃到中國之前,這個孤兒在街上游蕩,居無定所食不果腹。

「我從小就與父母分開了。他們兩人都是教師,我父親在學校教歷史。但他覺得教假歷史很可恥,這給他帶來了很大的麻煩。就這樣,他們不得不逃離朝鮮,把我一個人留了下來。」

20世紀90年代朝鮮的災難性饑荒中,許多人餓死了,曹努力找親戚們幫忙總算沒有餓死。

在流落街頭多年後,他去了祖母家幫她幹農活,但他很快意識到,他今後過正常生活的希望不大——他將永遠被稱為 「叛徒」的兒子。

「我發現由於我父親的原因,我在朝鮮屬於最被人看不起的群體。有一次,我哭著告訴我的老師,即使我的父親是一個背叛者,也不意味著我也是。但他們不聽。」

曹決定逃離朝鮮,這是一個非常痛苦決定,因為沒有回頭的餘地和希望。當時只有十幾歲的他設法越過了中國邊境,但他對前面的情況一無所知。

在試圖穿越蒙古邊境時,他被警察抓獲,被遣返回朝鮮並被監禁。這將給他留下一個很難撫平的創傷。

曹說:「最可怕的事情是聽到監獄裏的尖叫聲。被打死比餓死更令人恐懼。這種心理創傷持續了很久——甚至在我定居英國之後,還是經常在晚上醒來不知道自己人在哪裏。我覺得我可以聽到那些被毒打的人的尖叫聲。」

他從監獄中活了下來,並再次去到中國,但第二次被抓。

然而,外國媒體報道了包括他在內的等待強制遣返的朝鮮叛逃者的故事,中國當局被說服不把他們送回朝鮮。

他說:「我除了祈禱什麼也做不了。我仍然認為這樣的結果是一個奇蹟。」

「我想代表鄰居們走出去工作」

2008年,曹被英國接收為難民,找到了新的生活。與樸智賢一樣,他在適應新社會的過程中遇到了困難。在等待學校註冊時,曹加入了一個幫助無家可歸者的志願者團體。

「那是我第一次學習英語,與那些與我處境相同的無家可歸者生活在一起。」

然後他開始學習政治,並在利物浦大學獲得了國際關係和安全的碩士學位。完成學位後,他於2018年作為英國議會議員的助手進入政界。他目前擔任 「各黨派議會朝鮮問題小組」的調查員。

曹說:「在研究政治和社會結構時,我看到了朝鮮半島的痛苦。我理解了政治和意識形態因素,例如為什麼它被一分為二,為什麼南方成為一個民主國家,而北方仍然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

在政治領域工作,曹對挨家挨戶走街串巷拜訪選民拉選票的做法非常著迷。今年,曹開始為自己拉票,因為他被提名為保守黨在英格蘭北部的一個地區議會席位的候選人。

「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是『社區的僕人,為社區裏的人服務』。在英國,一個地方的政治家就是一個信使。我想代表我的鄰居們走出去工作。」

無論這次選舉結果如何,曹打算繼續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幫助朝鮮人民。他認為,他的使命就是致力於為朝鮮半島帶來和平,而學習政治是他實現這一目標培養能力的途徑之一。

曹說:「我從小就沒有家庭。因此,我長大後不知道自己是誰。我認為,一個健康的社區始於一個健康的家庭,而一個健康的社區會造就一個強大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