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疫情看農民工流動問題

傅豐誠
旺報

新冠肺炎疫情傳播之快,和其發生在春節前夕不無關係。由於大陸城市及其近郊的工業及服務業,雇用了大量的農民工,在戶籍制度的限制下,這些農民工進城打工,將家庭老小留置農村,春節是其返鄉探親的日子;春節過後,再返回工作崗位。定期的往返,造成數以億計的沉重運輸負荷,使「春運」成為大陸運輸部門的年度大事。

春節前夕的封城及隔離措施之所以延宕與效果不彰,和大家不想破壞計畫已久的家庭團聚有關。同樣的,節後復工也將牽涉到大量農民工的流動,對隔離性的防疫政策造成巨大的壓力。在疫情尚未穩定之前,預定的復工計畫想必難以順利推動,即便民營企業不願貽誤商機或降低損失,急切想盡快復工,但因其員工來自五湖四海,政府部門基於風險趨避心理,對復工條件必將從嚴把關。國企員工來自外地的不多,且損失歸於國家,上下樂得多一段假期。

農民工須安家落戶

疫情的衝擊,進一步顯示了農民工城市安家落戶的迫切性。農民工在城市找到工作,對城市經濟做出貢獻,但自己及家庭卻不能在工作地點獲得安身立命的平等待遇,不論工作、居住、教育及相關的社會保障制度,都受到戶籍制度的攔阻而無法獲得相應的照護。近幾年來,大陸當局致力於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的改革,放寬中小城市的落戶限制,但在大城市戶籍制度的鬆綁進展有限。大體而言,中小城市限於規模與分工,創造的就業有限,只有大城市才能撐起足夠的服務業分工體系,創造大量就業機會,提供農民工就業並進一步安居的條件。

這幾天在新冠肺炎疫情一片風聲鶴唳下,還能占上大陸新聞版面的,似乎只有中共連續17年以一號文件發表的三農(農村、農業、農民)問題政策綱領。整份文件提出了27項改善三農問題的具體政策,內容涵蓋:完成徹底全面脫貧的配合事項(占5項);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短板(包括改善道路、供水系統、環境治理、教育品質、醫療服務、醫療保險、公共文化服務及生態環境等8項);保障重要農產品有效供給和促進農民持續增收(穩定糧食生產、恢復生豬生產、加強現代農業設施建設、加強現代農業產銷設施、發展鄉村產業、穩定農民工就業等5項);加強農村基層治理(占4項);強化農村補短板保障措施(包括增加財政投入、農村用地整併、人才下鄉、加強農業科技、完善土地經營制度等5項)。

農業占大陸GDP8%

惠農政策的範圍很廣、投入資源很多,但大陸三農問題依然難解,其關鍵點在於農村勞動力移轉政策不足所致。以大陸現階段農村勞動力占總勞動力約28%,而農業GDP只占總體GDP的8%,農民所得如何能和72%的製造與服務業勞動力、卻產出92%GDP的勞工一爭長短呢?釜底抽薪之計是加速農村勞動力往城市移動,特別是往具就業潛力的大城市遷移,才有可能提升農村勞動生產力,進而提升農民相對所得。

加快鬆綁農民工的戶籍限制、推展社會保障均等化的市民待遇,徹底改革農村土地承包制度,使制約勞動力有效配置的緊箍咒徹底鬆綁,大陸才能在人口紅利不再之際,重新尋回制度紅利的促進增長的動力。(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所特約研究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