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種族正義轉向警務改革…當商業重啟 示威恐失去動能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明尼蘇達州非洲裔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方壓頸不治引發的抗議延燒以來,示威訴求從伸張種族正義演變為廣泛的警察改革,其規模和影響改寫歷史新頁;然而,隨著新冠肺炎避疫禁令鬆綁,商業重啟、人們返回工作崗位,相關活動可能失去動力。

2014年起策畫對抗警察暴力抗議活動的烏瑪拉‧艾略特(Umaara Elliott)說,「這將淡出新聞循環,就是這樣,示威不會持續,現在我們只是因為全球『暫停』而受到關注。」

種種因素造就目前大規模的抗議,疫情讓人們居家避疫數月,拖垮經濟,大批人們失業;總統競選活動刺激抗議,盼尋求改變。

抗議人士說,許多警察暴力案件遭忽視,受害的有色人種包括3月肯塔基州的泰勒(Breonna Taylor)、2014年紐約史泰登島的加納(Eric Garner)等。

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非洲裔研究教授帕特森(Robert Patterson)說:「類似事件一再發生,人們試圖尋找『我們現在能怎麼做』的答案。」

艾略特鼓勵人們身體力行,支持非洲裔企業並金援相關團體;她2015年籌備9個月抗議佛格遜警察執法過當活動後,感到疲憊與頭疼,此次,她適當休息並透過藝術和社群媒體組織活動。

爾灣加州大學(UC Irvine)社會學教授梅爾(David S. Meyer)說:「對示威策略感到疲憊,和對議題感到厭倦是不同的。」

梅爾著有「抗議政治:美國的社會運動」(The Politics of Protest: Social Movements in America)一書,他說:「社運技巧是透過不同方式保有人們關心和參與的熱度。」

十度參與抗議的耶博艾(Patrick Yeboah)說,11月的大選將是支持活動的關鍵,社區凝聚力很重要,「時間點也是,恰逢避疫,人們渴望社群凝聚力,而抗議是一種不用說話就能產生連結的方式。」

七度參加曼哈頓華盛頓廣場(Washington Square Park)抗議的蜜雪兒‧辛斯(Michelle Sims)說:「這就像輪班,我盡力外出支持行動。」

「黑人策略」(Strategy for Black Lives)成員夏琳‧柯提(Charlene Kotei)說,三度參與遊行後覺得疲乏,她休息片刻,重新聚焦與政策相關的義務,才又再參加兩次抗議。

柯提說:「為確保精力,不能指望人人從事政策改革或上街抗議,這必須是持續一致的行為。」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避開人潮 超市買菜尖峰時段變了
女上健身房拉筋 遭男員工剪開褲襠
復工特價 華人超市海鮮便宜40% 防疫品超搶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