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菜單傳達親民形象!查爾斯王子與黛安娜王妃晚宴背後的秘密

·4 分鐘 (閱讀時間)

1981 年 7 月 29 日,查爾斯王子與戴安娜王妃的喜宴。皇家婚禮近看是王子與公主交換誓約的場合,退一步觀之,會發現裡面充滿象徵訊息,訴說著這個國家以及皇室與國民的關係。

本篇要介紹的是英國查爾斯王子與戴安娜王妃的喜宴,而這場婚禮在鬆綁正規禮儀之餘,兼顧了對傳統的尊重,從婚禮配樂的選曲就可以見得:威爾斯衛隊(Welsh Guards)的樂團先後演奏了電影《愛的故事》(Love Story)主題曲與海頓的〈公牛小步舞曲〉(Oxen Minuet)。

(行人出版社提供)

查爾斯王子的祖父與母親分別在 1923 年與 1947 年成婚,相較之下,查爾斯王子的婚禮菜單不無相似之處,三場喜宴都有根據皇家夫婦與家庭命名的菜餚。

1981 年的賓客享用了「威爾斯親王上選雞肉」(Suprême de Volaille Princesse de Galles),1923 年的喜宴則端出「瑪麗皇后上選鮭魚」(Suprême de Saumon Reine Mary)和「阿爾伯特王子小羊肋排」(Côtelettes d’Agneau Prince Albert)。

而在 1947 年的喜宴上,魚肉料理叫做「蒙巴頓龍利魚排」(Filetde Sole Mountbatten),甜點是「伊莉莎白公主冰淇淋蛋糕」(BombeGlacee Princesse Elizabeth)。遵循這類傳統有助於創造延續傳承的意義,也是以一種比較輕鬆的方式來慶祝兩家聯姻、恭賀皇家配偶新晉高位。

不過這種作法有失委婉,也不禁令人納悶:瑪麗皇后真希望有人拿她的名字為一道魚肉料理命名嗎?在 1981 年,對於一場在高爾夫球俱樂部舉辦的中產階級婚禮來說,一份有四道菜的餐點並不算過分。

即使當時失業人口高達 250 萬人,這對夫婦的婚禮也很難惹來過度鋪張的非議。反觀查爾斯王子的祖父阿爾伯特王子(後來登基為英王喬治六世),他享用就的是一場有九道菜的隆重喜宴了─遠遠超出 1923 年英國一般國民的財力與生活經驗。查爾斯王子的菜單昭告了世人:他的家庭與平民還是有點類似之處。他的祖父則讓人民體認到皇室與普通人家的天壤之別。

一場英國皇家婚禮的菜單卻以法文書寫,看起來可能有點奇怪,不過法文自十九世紀起就是飲食與正式文書的代表語言,而 1981 年,英國對自家食物還沒那麼有信心。從前的英國人老是自慚形穢,覺得法國人不只比較會做菜,也更懂得說一口好菜。

就連草莓配凝脂鮮奶油(Strawberries and clotted cream)這個再英國不過的組合,在這份菜單上都以法文寫成「Fraises and CrèmeCaillée」。等到 30 年後,查爾斯與戴安娜的長子威廉(William)與凱特.密道頓(Kate Middleton)結婚時,情況才有所改觀。這一回,他們的喜宴菜單以英文書寫,並且自豪地宣揚食物的英國本土根源:

蘇格蘭北高地梅(Mey)地區上選有機小羊背脊肉

海格洛夫(Highgrove)春蔬

英格蘭蘆筍

澤西島皇家馬鈴薯佐溫莎醬汁

輪到查爾斯與戴安娜的次子哈利於 2017 年結婚時,喜宴準備的是「碗裝輕食」(Bowl food),也就是形式介於開胃小點和主餐之間的餐點,菜色包括豌豆薄荷燉飯、法式燉雞、慢烤豬五花肉佐蘋果泥與脆豬皮,而且賓客要站著吃。歷代皇室成員想與國民建立怎樣的關係,全寫在他們的喜宴菜單上。

*本文摘自《看菜單,點歷史:記錄世界的75場盛宴​,行人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文森‧富蘭克林(Vincent Franklin)

在父親位於哈沃斯(Haworth)的小餐館長大。他是劇場和影視演員,扮演過最知名的角色是政治驚悚劇《內政保鑣》(Bodyguard)裡的麥克‧崔維斯(Mike Travis),和政治喜劇《幕後危機》(The Thick of It)裡的公關達人史都華‧皮爾森(Stewart Pearson)。他也曾演出羅素‧戴維斯(Russell T Davis)榮獲英國電影學院獎的劇情影集《小黃瓜》(Cucumber)。

亞力‧強森(Alex Johnson)

自 2007 年起任職於《獨立報》網路團隊,並著有多本書籍,包括《作家的寵物》(Writer's Pets),《書單之書》(The Book of Book Lists),《架上人生》(Shelf Life),《繞著世界逛書鎮》(Book Towns),《書架的世界》(Bookshelf),《圖書館不思議》(Improbable Libraries),以及《小屋工作法:另類工作空間革命》(Shedworking: The Alternative Workplace Revolution),和文學紙牌桌遊《作家遊戲》(The Writers Game)。

文森和亞力住在同一條街上,每逢星期三,他們都一起打撞球。

更多上報內容:

洗衣和洗碗的薪水竟然差這麼多?十九世紀末英國各類女僕的年薪

工作一個月還沒洗過一次澡!十九世紀的英國女僕如何入浴與如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