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認識大陸開始

白德華
中國時報

看待大陸,台灣人常存在不少盲點,比如太過自我膨脹,好像台灣和大陸一樣大,所有標準要一體適用;又比如常拿台灣政經及社會制度和大陸比較,卻不思考兩岸國情大不同,制度生成的環境差異大。也因此,基於彼此不了解,加上過度防衛,結果便是越看越討厭。要反轉互斥進而融合,唯有深度交流才有用。

筆者上世紀90年代常出差大陸,不時與國台辦官員見面。當時常討論的話題之一便是,你們究竟了不了解「台灣」?了解連橫在《台灣通史》中引述漳泉人所說的「埋冤」(台灣的閩南話發音)嗎?台灣歷經異族統治,加上皇朝時期為罪犯流放地,海島性格骨子裡充滿叛逆,400年史就是一部反對強權統治的縮影。

國台辦官員有北大畢業生、人民大學博士、上海復旦及廈大高材生,用人五湖四海,近幾年更多引用福建人才,懂得閩南文化,也易與台灣人交流。但說起台灣史,卻沒多少人研究。

了解與交流很重要。為此,只要記者赴北京駐點,大陸國台辦局級或副部級官員,甚至隻身赴飯店,和記者聊上4、5小時,不是求你幫忙宣傳,而是他們求知若渴地想「補課」。

早年,台灣確有自我膨脹的本錢。台灣錢淹腳目,台灣文創走天涯,一個登琨艷就征服了上海,帶動大陸整體文創發展風潮,更別說影藝歌星影響多少人。當年還在上海復旦任國政系主任的「大陸國師」、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最愛童安格的歌,每天穿著牛仔褲放walkie-talkie,聽的都是台灣校園民歌。

大陸太大,也太異質性,從第一世界到第三世界的文明都有。上海浦東堪比曼哈頓,擁有全球密度最高的摩天大樓,青藏地區卻仍有不少民族活在化外之地。台灣2300萬人口,真正去過大陸的不到800萬人,換言之每年4、500萬人次登陸經商旅遊,都是這800萬人不斷往返,其餘1000多萬人從沒赴陸經驗。

都沒去過,如何認識?就像大陸國台辦官員沒來過台灣,又如何了解台灣民情、制定接地氣的涉台政策?

直到2000年後,大陸國台辦高層總算認識問題的重要性。國台辦私下說,他們想邀前總統李登輝到大陸看看,「見面三分情」,交流總會產生化學變化。國台辦對老李做了不少研究,才知沒有與日本的淵源,又怎能親近。只有親近,才能化解誤會。

從另一角度看共產黨,也許如同父輩再回老家時所說「共匪不都是那麼糟」,要成為共產黨員也沒那麼容易,這是菁英政黨的要求。但不管是不是鐵板,大陸所有民眾都深知「發展經濟才是王道」,只有經濟發展,才能成為文明國度,才談得上兩岸融合。了解這些,兩岸關係真有那麼難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