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特斯拉革命」看美中脫鉤不容易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疫後恢復經濟是中國當前最大問題,日前結束的北京全國人大會議,主題就是疫後經濟,國家主席習近平特別強調要發展內需,要以內需穩定出口波動。一般輿論認為,美中兩大經濟體的「經濟脫鉤」已成趨勢,因為疫前已有23%的中國工廠因貿易戰困擾將生產線移出中國,而疫後出走趨勢比以前更明顯。美、日等政府不但呼籲本國公司撤出中國,政府甚至準備支付搬遷費。美中脫鉤對經濟造成巨大深遠影響,甚至威脅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

表面上,雖說美中脫鉤形勢已成,但真要脫鉤並不容易。因為美中經濟交往(engagement)數十年,已形成千絲萬縷的關係,彼此要切割不容易。日前川普政府宣布,使用美國技術或設備的全球企業,出售華為晶片須經商務部核准,等於要切斷華為5G和手機晶片供應。中共黨媒反擊說,中方可對蘋果和波音等報復。

但中國想報復或美國要脫鉤,都不容易。以蘋果來說,單是富士康在中國就雇用近150萬工人,蘋果一動,會造成北京最不想見到的失業問題;蘋果將生產線全部移出中國也不可能,如搬回美國,人工成本至少增加二、三倍,蘋果數百家供應鏈下游廠商大部分在中國,生產線要遷離不是短時間內能辦到。

川普政府打算驅逐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切斷與中國外資來源,國會參院日前已通過法案。但不少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已和美國經濟結為一體,例如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國上市,至今六年,13日市值達5960億美元,一旦撤出美國將影響無數投資者;阿里巴巴對中美關係早有防備,去年底率先回香港上市,籌集110億美元資金。

另一例子是特斯拉(Tesla)。這家矽谷的電動車製造廠只用了一年,就在上海建成一座「超級車廠」,目標年產50萬輛車,今年初投產。但受疫情影響,2月後復工,第一年估計產量可達10萬輛。

特斯拉是中國首家獲准獨營的外企,創了先例,反映中國正大力發展電動車,需要特斯拉,以推廣用電動車逐漸代替汽油車,減少空氣汙染。脫鉤中顯露重要訊息:只要是中國需要的外企,市場是開放的。特斯拉已在美國和全球建立品牌地位,深受中國消費者歡迎,中國也需要運用特斯拉的品牌,打造電動車時代。

反過來看,特斯拉也需要中國市場。特斯拉創辦人兼執行長馬斯克的目標,是在全球普及電動車,用電動車取代汽油車。要實現目標,非進軍中國市場不可,因為中國已成全球最大汽車市場。

在上海設廠是「特斯拉革命」的重要一步,全球前三大汽車市場是美國、歐洲和中國;在美國,特斯拉的第一個車廠設在矽谷,現正計畫興建第二廠,可能選在德州奧斯汀;在中國,上海車廠已迅速建成和投產;在歐洲,馬斯克計畫在德國柏林興建另一超級車廠,預計2021年中投產,最終目標也是年產50萬輛。

美國、中國和歐洲就是馬斯克電動車革命的版圖。從百年汽車歷史看,汽車行業每次向前推進,不僅在技術發明(例如引擎),更在生產線的改革,把大規模生產推前一步。例如福特最初發明「移動式生產線」,大大提高產量;當今全球最大汽車公司日本豐田,也成功進行生產線改革,結合自動化和人工品質,創造出「豐田生產系統」(TPS)。

可以預見,到2021年,特斯拉同時在全球三大市場進行大規模生產,電動車革命屆時就真正成真。特斯拉去年生產了30萬輛車,其中80%是Model 3,這款車售價高達5萬美元,仍供不應求;如能削價,電動車消費者有更大興趣,市場潛力驚人。

全球現在共有14億輛汽車,美國占2.7億輛,美國一年生產約630輛;與這些數字相比,電動車還是起步階段,目前全球電動車只有300萬輛。但「電動車革命」是21世紀大事,預計2030年,全球電動車數量將增至1億2500萬輛。

投資者顯然也看到「馬斯克的願景」,所以看好特斯拉,即使目前處於虧損狀態,但股價上周一度漲破1000元,12日收市935元,市值達1750億元,仍遠遠超過美國三大汽車公司通用、福特和克萊斯勒的市值總和。

特斯拉的例子顯示,美中脫鉤除了政治因素,還有新的經濟考量。實際上,美國公司遷離或留在中國,決定性因素不在政治,而在經濟。市場因素決定一切,中國和外企只是各取所需。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睡擋「得來速」拒捕 非裔男遭警槍殺 亞特蘭大警局長辭職
這一州 解封時日均確診400人 現在日均確診逾1000人
又一非裔男遭警槍殺 亞特蘭大暴動升級 火燒溫蒂漢堡店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