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耕歸仁花生4年 分析師首嘗收成

曹婷婷/台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謝丙寅在台南歸仁開啟復耕花生之路,努力4年終於嘗到收成滋味。(曹婷婷攝)
謝丙寅在台南歸仁開啟復耕花生之路,努力4年終於嘗到收成滋味。(曹婷婷攝)

30年前台南歸仁是花生加工產地,外地人來歸仁必買花生當伴手禮,為重現在地花生產業,昔為證券分析師的謝丙寅在歸仁開啟復耕花生之路,努力4年終嘗收成滋味,一路跌撞,他近來嘗試在網路募集股東認購農作物,日後也盼複製相同模式幫助其他農友少走一點冤枉路。

45歲的謝丙寅務農起點很單純,返鄉陪伴中風父親跟小孩成長,認為只要有辦法種出成品、有穩定收入就好。毫無務農經驗的他,對於復耕花生野心勃勃,到處請教專家、師傅,選了台南選9號、14號跟17號3種不同品種,種了3公頃,打算日後成功要廣植3、40公頃。

「我把復耕想得太美好!」謝丙寅自嘲技術還不成熟就買農機具設備,不論栽種技術、花生種苗到天氣,不同品種照顧方式也不同,每一關都是考驗,他前後砸350萬元,前3年沒個影,苦熬4年才終於收成,但初次收成1分地僅回收8、9萬元,付出跟所得不成正比。

他戮力走在復耕花生的路上。但考量花生1年收成2次,為確保平日有現金收入,他晚上到南關社大、永康社大兼課,近期也投入栽種短時間內可收成的花椰菜、玉米筍,採收後就在網路招募認購者當股東,他舉玉米筍為例,1分地成本多少、產量多少,股東出錢後,得按比例回收一定比例的玉米筍。

謝丙寅說,復耕花生是一條相當漫長的路,不是當初以為「拿一根鋤頭就能賺到錢」,但荷包雖扁,卻得到更多親近土地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