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空難倖存曝心聲 鼓勵走出低潮

陳祐誠/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復興航空GE235航班,2015年2月4日上午從松山機場起飛往金門,起飛不久即因失去動力,飛機墜毀在基隆河南港段,造成43人死亡,唯一倖存的機組員黃敬雅,6年來仍無法走出這場噩夢,在事故滿6年後於臉書發文透露心聲,表示事故後得到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合併重度抑鬱症,「這些年自己並不是沒事了,是接受了並學會與它共存」。

興航235號機空難,有15人生還,死亡43人中,有3名機師及1名空服員,黃敬雅是唯一生還的機組員。事後飛航安全調查委員會(國家運輸安全調查委員會前身)調查,飛機右引擎出問題,機師卻誤關正常的左引擎,導致失去動力墜毀,此事故也讓社會對興航信心崩盤,進而造成興航公司解散。

過去幾年黃敬雅低調婉拒受訪,4日在臉書上發文透露心聲。她說,上個月,終於可以開口面對法官說話,原本只打算陳述一下,沒想到自己再也忍不住,聲嘶力竭地嘶吼出長久以來的忿懣不平。

她回憶,自己第一天當資深組員,飛機起飛不久就掉進河裡,電視上看起來很慢,但她感受只有1、2秒,瞬間無法呼吸。掉進水裡後,她的人生跑馬燈瞬間跑了一遍,回神後問一句:「我現在是空難墜機了嗎!」眼前是不斷冒出來的水和一片黑暗。

黃敬雅說,自己倒吊懸在半空中,如同水牢一般,胸口受傷不能用力,咬牙一忍脫離位置掉下來,眼前只有緊急照明燈微微的光線。她半踩半爬的往破口前進,沿途哭喊聲、斷肢她都無能為力,哭喊著學妹和教官的名字,回應的只有湍急水流聲。

之後黃敬雅的心裡和生理都承受著巨大的衝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合併重度抑鬱症,很多人以為活著就好,但她承受的大災難「真的好想就死了算了」。加護病房躺了10幾天,下床變得不會走路,連呼吸都會痛。復健3年,舊傷仍會復發,她也曾問「為什麼是我?」

黃敬雅指出,希望自己故事可以稍稍鼓勵一些正面臨人生低潮的人,人生無常、珍惜每一天,「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