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綁架」之橘

(廖小花/世新大學陸生)

幾乎每天都要到這個路口借ubike,牽牛花牆轉角過去是一輛小貨車,太陽斜照出平行四邊形的陰影,一位阿北就坐在裡頭。

貨廂三面敞開,擺滿蔬果,種類不多,零星散落。鋪著泥黃紙張的紅色籃子裡放著四顆醜橘、五顆蘋果。幾串紫色葡萄蒙著一層糖醇白霜,頂端掛著透明塑膠袋子紅繩紮口的家庭裝地瓜片,還有一袋吊在車橫板的側鉤上,像是某位客人說要又反悔來不及掛上去的樣子。

南極仙翁打照面

每次我經過,白頭的阿北都會轉過頭來彎彎地笑,額頭高高的,很像宮廟牆壁上的南極仙翁,看到他就覺得充滿了福氣。開鎖ubike後我會再折回來,他又以殷切的眼神望著我,從他身旁經過,他會沖我點頭。從開學到現在,每天都是如此。一開始我也會對他笑回去,久而久之便覺得笑來笑去又不買實在很不好意思,還會有點內疚,後來只好索性不看。

昨天,他又同樣殷切明亮地望著我,一陣妖風吹翻我的劉海,啊!眼神無處可逃,正好跟他對上,我笑得比哭還難看。低頭騎車,十五米的距離比光年還漫長。餘光瞥見他正用扇子撥開熱浪、扯下脖間的白毛巾抹了一把臉。

放眼望去方圓五百米半個行人都沒有,轎車機車呼嘯而過,那三包地瓜幹到底要晾到什麼時候啊!

每天都在這裡!

低頭不見抬頭見!

每天都這樣盯著我!

逃得過初一躲不掉十五!

啊這裡本來就不會有生意啊!

賣不出去還在那邊笑什麼啊!

腦海裡不住地碎碎念碎碎念,想著想著我居然生氣了,呼呼呼用力蹬腳踏車。

啊啊啊啊啊啊啊!!!

笑笑笑笑笑笑!!!

受不了啦!!!

我呲一下按緊了手剎,好我發誓!只買這一次,下次再也不走這條路了!

阿北看到我停下來,立刻哆哆嗦嗦站起身子,熱情招呼道:

「橘子很好吃哦!很甜哦!」

(這麼青看起來一點都不甜!)

「一籃一百塊而已哦!」

「很新鮮哦!」

(誰不知道你放很久了啦!)

「啊這個也好吃!」

(這個鐘數我剛吃飽飯好嗎!)

腦袋瓜裡不斷吐槽,表面卻藏不住心虛,目光閃爍,低頭隨便拿起一籃讓他打包:「哦那個,我常在那裡借ubike啦!只是每次都快遲到了,所以……」還是忍不住為自己解釋。

結果阿北說了一句讓我驚呆了的話,他說:「啊那我怎麼都沒見過你!」

什麼???我突然不知道怎麼接才好。

沒見過我???你不是每天都對我笑得跟壽星公一樣嗎???

這這這不符合劇本啊老師!!!

我忽然一下子斷線,付了錢,接過袋子扔進車籃,匆匆騎走。

原來,阿北不是把我忘了,而是他從來沒有刻意記憶到底是誰經過了自己。阿北笑完渾身輕盈自在轉眼就忘了,我卻因小人之度執著其中滿心負荷。

不求回報的微笑

對每一個匆忙趕路的陌生人帶去一縷清涼和安定,只是他的習慣。他從不計算自己對這個世界露出幾次不求回報的微笑,這是他生命的功課。

那天翠青的橘子,今日祕密般泛出秋意的黃。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