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縮舊時光4】他在微縮世界找回童心 靠200張照片重建媽媽桑的酒吧

陳昌遠
·3 分鐘 (閱讀時間)
鄭鴻展近期的新作《台北印象》,呈現台北巷弄情景。
鄭鴻展近期的新作《台北印象》,呈現台北巷弄情景。

後來做室內設計,一樣忙到沒日沒夜,甚至客戶家中的古董花瓶破掉、天花板被風吹走,他都得包辦解決。「對客戶來講,我是萬能的,奇奇怪怪的疑難雜症都丟給我。」

42歲時,他偶然在垃圾堆中看見一台破舊機器人「鬥將」,被人遺忘姓名的機器人,只剩他還記得,視為珍寶,撿回家修補、上色,勾起童年回憶,他開始逛遍所有網路玩具模型社團買玩具,也打開塵封已久的箱子,為小時候玩的機器人模型重新上色。

點起第6根菸。他回憶,國小曾畫過假鈔放在廁所,哥哥的朋友誤以為真,大喊:「誰的錢掉了?」他躲在房間偷笑;讀高職跟朋友打賭英文考試必定100分,每次都贏錢,因為他在雷諾原子筆上微雕了所有單字。2015年,日本模型大師荒木智在網路發布一張照片「小林維修店鋪」,他以為那是真實場景,後來發現自己被騙了,想起那個擁有玩心,喜歡以假亂真、騙人取樂的自己,因此投入微縮模型創作。

具現故事 先打動自己

他擅長舊化的處理手法。「以鏽的表現來講,就有將近2、30種手法,台灣的氣候跟日本、歐美不一樣,每個國家產生的鏽也不一樣。我有時都亂搞,上黑漆之後撒一些胡椒粉,那味道完全不一樣。」他是一旦決定要做什麼,就要做到極致的人。「我看很多日本人的做法,發現微縮模型要有故事、畫面主題,甚至有結構構圖,必須用美學角度來看待,不是為做而做。沒有故事的東西,是無法打動人心的。」

打動人心前,他先打動自己,因此每一件作品都有一段故事。作品《上坂照子》就是紀念他在日本的青春回憶。然而照子媽媽桑已過世,酒吧也消失了。他聯絡當年的日本酒吧好友,蒐集了200張酒吧照片,經過上萬次的比對與資料考證,終於在微縮模型中重建了媽媽桑的酒吧。

作品《宅男的房間》中,鄭鴻展用星際大戰的帝國風暴兵來代表喜歡玩模型的自己。
作品《宅男的房間》中,鄭鴻展用星際大戰的帝國風暴兵來代表喜歡玩模型的自己。

最後一根菸,他聊起15年前收到上坂照子過世的消息,立刻前往日本參加葬禮,見她最後一面。當地習俗是悼念者可帶走往生者家中物品,他拿了2副老算盤、指甲刀、扇子收藏留念。提起母親曾帶著一貫道的道親與點傳師(地方上道務的統籌者),在日本一間佛堂讓照子媽媽桑完成入教儀式,「這讓我覺得滿好的,覺得她走了以後,靈魂會有一個不錯的歸宿。」

他特地在微縮作品中設計了一個抽屜,一張張上坂照子的照片,就收在收屜裡,裡頭的媽媽桑笑得開心。

而他,終於成為一位出色的創作者了。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關心您:抽菸有害身心健康。


更多鏡週刊報導
【微縮舊時光1】左眼弱視右眼近視加散光 他拿下日本微縮模型比賽雙料冠軍
【微縮舊時光2】老師賞巴掌「考上復興美工就幫你出學費」 鄭鴻展為一句話拚了
【微縮舊時光3】留日窮留學生與媽媽桑成好友 為謀生忘卻創作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