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全球媒體論壇:疫情後的新聞報導與媒體自由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受疫情影響,為期兩天的德國之聲全球媒體論壇以線下和線上相結合的方式舉行。本周一的開幕儀式上,德國總理默克爾對來自120個國家的與會者發表視頻致辭,她在講話中對全球媒體的數字化未來做出展望:“在對新發展持開放態度的民主社會中,我們必須不斷認真地思考權衡自由對我們的具體意義以及我們如何保護自由和基本權利。”

記者遭到打壓

德國之聲台長彼得·林堡(Peter Limbourg)在開幕式上提出警告,歐洲地區媒體自由也受到限制和打壓。白俄羅斯盧卡申科政權就是一個實例:“俄羅斯發生的事情可以用歐洲之恥來形容,其背後必定有俄羅斯政府的大力支持。就像所有的獨裁者一樣,盧卡申科和普京希望有一個只對他們唱贊歌的媒體環境。” 林堡指出,這不是新聞自由,而是政府的宣傳機器。

白俄羅斯反對派政治人物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也參加了本屆全球媒體論壇。去年她參加了白俄羅斯總統選舉,她是這次選舉中盧卡申科唯一的競爭對手。根據白俄羅斯官方通報,季哈諾夫斯卡婭得票僅9.9%,而盧卡申科得票率超過80%。季哈諾夫斯卡婭不承認選舉失敗,稱有選舉舞弊行為。出於自身安全考量,季哈諾夫斯卡婭在大選後離開白俄羅斯前往立陶宛。本次論壇上的發言人還包括此外美國耶魯大學教授史奈德(Timothy Snyder),他對東歐地區專制發展進行了深入的研究。

德國之聲台長林堡再次提及在白俄羅斯遭到過拘押的德國之聲通訊員亞歷山大·布拉科夫(Alexander Burakow )。上個月,布拉科夫於在一家地區法院前被逮捕。他當時在報道對反對派政治家塞維利內茨(Pawel Sewerinetz)的法庭審理。布拉科夫之後被判20天監禁,他被指控“在一年之內多次參加未經許可的抗議活動”。林堡說:“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問題上,我們必須采取明確的立場,無論是世界上的什麼地方"。他還補充說,應該汲取疫情教訓,高度工業化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交流必須得到進一步加強。

他向全球各地的媒體人發出呼籲,疫情過後要“共同努力”致力以解決方案為導向進行新聞報道,他認為,這是數字化時代受眾對記者的需求和期望。33歲的尼日利亞記者奧武裡(Tobore Ovuorie)以性工作者身份臥底進行了數月的新聞調查,她的報道揭露了從事性交易、人口販賣和器官交易的犯罪團伙的活動。為尼日利亞人口販賣受害者發聲。在此過程中,她遭遇了虐待,也目睹過斬首。奧武裡獲得了德國之聲頒發的2021年言論自由獎。

疫情中的信息自由

新冠疫情肆虐已經有1年多的時間,這場危機對全球媒體的改變或超過了許多人的想象。聯盟黨德國總理候選人,基民盟主席拉舍特(Armin Laschet)在開幕式上發言時就表示,這場疫情來得“讓人措手不及,也讓我們清楚地感受到這是一個相互關聯的世界。某地爆發了疫情可能波及到全球各個角落。” 他指出,對此需要有一個全球性的對應方案:“富裕國家只專注給本國民眾接種疫苗,但全球很大一部分國家沒有疫苗是不夠的。他對G7峰會作出捐贈10億劑疫苗的承諾表示歡迎。世衛組織估計,到2022年底將需要110劑疫苗。德國綠黨雙主席之一、總理候選人貝爾博克(Annalena Baerbock)為全球媒體論壇發布了一封聲明,她在其中表示,在新冠大流行爆發之前,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已受到了長期的打壓,這場疫情使得打壓狀況更為加劇。

疫情後如何進行新聞報道?這在開幕式當天的討論上可以找到啟示和答案。哈佛大學教授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一語中的:如今快速的數字時代,媒體往往被突發新聞比如關於災難和危機的爆發等等所驅動,這對許多網民的心理造成影響。平克還指出,世界上許多積極的現實會被忽略:"我們應該更多地從宏觀統計上進行思考。”比如,在過去的200年裡,世界上的貧困已經大量減少。曾經90%的人都生活在極端貧困中,而今天這個比例是9%。誠然,7億多人生活在極端貧困中這個數字讓人不少。為了能夠幫助他們脫貧,人們必須關注發展。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Frank Hof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