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人何以親中疏美?

文山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 5月18日晚間公布的一項民調結果,在德國引起了軒然大波。《法蘭克福匯報》感嘆,德國民眾實在太天真,以至於出現了不符合德國利益的“親中疏美”之傾向。《世界報》則大聲疾呼,接受美國領導無論如何也要比臣服於中國好上一千倍。

甚至於主持民調的學者自己都對結果感到有些意外。德國科爾伯基金會歐中關系項目經理韋伯(Joshua Webb)對德國之聲表示,不久前,他們收到匯總的4月初民調原始數據時,相當吃驚。"這個數字與2019年相比,變化幅度非常大:去年調查時,認為'與美國保持緊密關系'比'與中國保持緊密關系'更重要的德國人比例尚有50%,今年暴跌到37%。而認為與中國緊密關系更重要的德國人,則從去年的24%上漲到36%。"

韋伯指出,其實,德國人對美國好感度下降之趨勢,科爾伯基金會在此前幾年的相同民調中已經有所觀察到,只不過幅度都沒有今年這般劇烈。"總體而言,2016年後,德國民眾一直在不斷疏遠美國"。

"親中"不一定,"疏美"確實有

長年關注歐中關系的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所長貝納(Thorsten Benner)則認為,正是疏遠美國的趨勢,才讓人覺得德國人開始"親中"。他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說:"一方面,這個變化的幅度確實驚人。但另一方面,如果我們仔細看科爾伯基金會民調的完整數據,就會發現,對中國好感度的變化並不是造成這一趨勢的最主要因素。"

比如,民調的第15號問題是"在新冠疫情中,您對美國、中國、歐盟的觀感是變好了還是變差了?"就非常明顯地印證了貝納的觀點:73%的德國民眾對美印象惡化,表示有所改善的人只有5%;對中國觀感惡化的德國人比例則為36%,這一數值雖然遠遠低於73%,但是表示"對中國觀感變好"的德國人也只有25%。簡而言之:疫情期間,德國人對美、對中的印象分都是總體走低,只是兩者的程度有所不同。

第13號問題"您是否認為,如果中國政府更透明,就能更有助於新冠疫情的全球防控?"也能側面說明,大部分德國人並沒有對中國當局的舉措感到滿意:71%的德國民眾都認為,中國政府本應該在疫情中更透明,不認可此觀點的受訪者只有26%。

政治學者貝納認為,給人造成"德國人親中疏美"印象的主要原因還是在於美國方面。"許多德國人震驚地發現,特朗普政府在應對新冠危機是竟然是如此無能。"他進一步指出,如果今年11月份總統大選中特朗普敗選,德國人疏遠美國的趨勢將會極大扭轉,因為"新總統肯定會重拾與傳統歐洲盟友的跨大西洋關系";"比如,小布什總統發動伊拉克戰爭後,德國對美國觀感的民調數據也非常差,但是奧巴馬上台後,印象分極大改善。"

德國人以利益選朋友?

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科爾伯基金會的韋伯也同樣以第13號問題為例,強調民調結果並不能得出"德國人對中國觀感因疫情而顯著改善"之定論。

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貝納還指出,還有一個重要因素會造成"親中疏美"印象:德國人對美國以及中國有著完全不同的期望。"在一個盟友關系中,面對一個美國這樣的超級大國,如果你只是一個小伙伴,這一盟友關系總是會十分艱難。所以,德美關系與德中關系並不能直接對比。畢竟,又有多少德國人會真的希望見到德中同盟呢?我們現在見到的,也不過是表面的民調數據而已。"

貝納表示,中國如果真想改善自身在德國人眼中的形象,可以在增加透明度、改善人權等很多方面著手,"可是我不認為中國政府會在近年這樣做,因為這不符合中共維持統治的利益。"他還認為,哪怕德國人對中國印象分增加,也是出於現實經濟利益的考量,而非真正的好感。

意大利人以中國為友、與德國為敵?

意大利民調機構SWG也在4月初進行了一項調查,其結果顯示,認為中國是"友好國家"的意大利民眾比例達到了52%,較去年猛增了42%;而認為美國是"朋友"的意大利人只有17%,較去年猛跌了17%;認為意大利今後應當與中國結盟的民眾比例高達36%,超越了"支持與美國結盟"的人數(30%)。同一則民調中,還有45%的意大利人認為德國是"敵國"。

政治學者貝納也注意到了這一來自意大利的民調數據。他對德國之聲表示,考慮到民調進行的時間點(3月底、4月初),確實會有許多意大利人受到高調宣傳的中國援助防疫物資之影響,同時德國以及歐盟方面在疫情初期也確實沒能給意大利以足夠幫助。"後者其實是更重要的因素。不過,如果現在再做一次民調的話,鑑於現在德國方面采取了更加積極的姿態,也許意大利的民情已經和幾個星期前完全不同。"

科爾伯基金會的韋伯則對德國之聲表示,單純從此次民調獲得的數據來看,無法看出德國人對華立場到底是更多地出於現實利益考量還是情感上的親近感。"我不會說,德國人是想'利用'中國,但是我認為德國人並沒有在情感上傾向中國。"

科爾伯基金會能否恪守中立?

德國之聲5月19日早間就科爾伯基金會的此項民調刊發快訊後,不少讀者在社交網絡上反映,科爾伯基金會曾經在2014年邀請訪德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演講,還在中國境內運營不少合作項目,因此在中國議題的調研中必然有所忌憚、難守中立。在采訪中,主持調研的韋伯也回應了這些質疑。他強調,科爾伯基金會一大工作重心就是推動與中國的對話,其中既包括與政界當權者的對話,也包括與中國異議人士的對話,"比如去年六四事件30周年紀念期間,我們就曾經邀請流亡在德國的廖亦武來演講……而且,當年邀請習近平來演講時,我們的前提條件就是他必須接受現場問答互動環節,要知道習近平並不經常這樣做。此外,2018年德國聯邦總統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訪問中國時,我們也組織了一場他出席的討論會,談論了新疆問題。"

韋伯表示,基金會在中國的運作,一大前提就是必須能自主決定議題以及活動參與人選名單。他表示,科爾伯基金會一直在努力尋求"提供對話平台"與"堅持民主價值觀"之間的平衡;韋伯承認,這始終是"一項挑戰"。

[影像資料:習近平2014年3月28日訪問柏林期間在科爾伯基金會的演講,含現場問答環節]

作者: 文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