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國腳基米希拒打疫苗 專家駁斥長期副作用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德國《圖片報》首先披露了德國國家隊足球隊球員約書亞·基米希(Joshua Kimmich)尚未接種新冠疫苗的消息。基米希之後在接受天空電視台采訪時證實自己還沒有接種新冠疫苗,並表示原因是出於對新冠疫苗"缺乏長期研究"的顧慮。

基米希1995年2月8日出生於德國羅特韋爾,現效力於拜仁慕尼黑足球俱樂部,司職中場。他說,今後自己很可能會接種,但現在還有一些顧慮。采訪中,他將自己與否定新冠以及反對疫苗的群體劃開界限,但表示,"出於各種原因,有些人心存顧慮,應該對此表示尊重,只要他們堅持采取措施。"

基米希對疫苗的懷疑立場在德國引發廣泛討論。諸多政治家、足球運動員和專家對此提出批評。社民黨健康專家卡爾·勞特巴赫對Sport1說,"他沒有接種疫苗並不是件好事。如果他說要等等看,那麼會很難辦。"長期擔任拜仁慕尼黑俱樂部主席的卡爾-海因茨·魯梅尼格(Karl-Heinz Rummenigge)對電視台表示,"作為一個榜樣,也作為一個事實,他如果接種了疫苗會好得多。"

德國疫苗接種常設委員會:不會發生晚期副作用或極其罕見

德國免疫學會秘書長、免疫學家卡斯滕·瓦茨爾(Carsten Watzl)表示,對於接種疫苗可能產生的長期後果,許多人存在誤解。瓦茨爾指出,疫苗接種的副作用總是在接種後幾周內發生。之後,免疫反應完成,疫苗從體內消失。"許多人理解的長期後果顯然是,如果我今天接種了疫苗,那麼明年會出現副作用--這其實並不存在,從來沒有發生過,也不會發生在新冠疫苗接種上",這位專家解釋道。他說,新冠疫苗接種最大的優勢在於很短時間內進行了大量接種--德國已接種了超過1億劑,全球已接種了超過60億劑--因此,人們已經知道到它可能出現罕見的副作用,如靜脈血栓或心肌炎。"如果我們每年只接種1000萬劑,也許我們要更晚才知道這些副作用。"瓦茨爾強調說,"就長期後果(罕見的副作用)而言--如果有的話--新冠疫苗疫苗的研究已經好於其他的疫苗。"

德國疫苗接種常設委員會(Stiko)主席托馬斯·默滕斯(Thomas Mertens)駁斥了基米希對缺乏疫苗長期研究的擔憂。他說,"基米希當然是一位公認的足球問題專家,但不是疫苗接種和疫苗的專家。不過,他提出的顧慮表達了一個問題,我們社會中的一些人顯然也是這樣看的。"默滕斯表示:"除了審批疫苗的研究外,我們從伴隨研究中也得知,疫苗只有少數副作用,而且都是在接種後相當短的時間內發生的。"他說,科學界一致認為,接種疫苗後不會發生晚期副作用或者極其罕見。

明星效益與有關倫理道德的討論

拜仁俱樂部建議接種疫苗。據報道,未接種疫苗的隊員必須每周做兩次核酸檢查或者在所有訓練日、比賽日或旅行日接受抗原測試。不過,不管是在拜仁俱樂部或是在國家隊,基米希都不用擔心因為沒有接種新冠疫苗而給自己帶來不利影響。俱樂部不能強迫自己的球員接種疫苗,國際足聯和歐洲足聯也並不要求他們必須接種新冠疫苗。

盡管如此,拜仁隊副隊長托馬斯·穆勒(Thomas Müller)也指出,一旦發生感染,未接種疫苗的隊員將進行更長時間的隔離,這可能會影響到團隊的成功。"這樣的情況對每個人來說都是苦澀的"。穆勒說,作為"朋友",他認為基米希的決定"絕對可以接受",但作為一個"隊友",考慮到目前大流行的情況,接種疫苗會更好。"不過,必須以某種方式嘗試尊重這一點",32歲的穆勒說, "這是一個有關倫理道德的討論。"

德國國家足球隊隊醫蒂姆·邁耶(Tim Meyer)最近表示,"根據目前的研究,疫苗對避免出現嚴重感染有很好的保護作用。"拜仁慕尼黑俱樂部主席的魯梅尼格表示,相信基米希正如他已經宣布的那樣,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接種疫苗。社民黨健康專家勞特巴赫說:"這是基米希自己的決定。我們決不能施加壓力,但(他如果接種)將非常有意義,會產生巨大的象征性效果。"勒沃庫森俱樂部體育總監西蒙·羅爾夫斯(Simon Rolfes)也強調了球星們的榜樣力量。他說,勒沃庫森隊每個球員和工作人員都接種了疫苗或已經康復:"對於社會團結來說,球員帶頭很重要,所以我們和球員談了很多並且能夠說服他們。"

堅決反對疫苗接種者估計不到5%

德國康斯坦茨大學行為經濟學家施梅爾茨(Katrin Schmelz)9月中旬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德國反對接種疫苗的核心群體估計不到百分之五。懷疑接種疫苗的人可能會發展成想要接種疫苗的人。據德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的統計,迄今為止,德國12歲以上人群中已完全接種的比例為74.5%,接種了第一劑的人已達到77.8%。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