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選結果:兩個德國的對峙

全球話視野

作者:尹子軒

德國大選結束,如同選前的預測,主流的傳統兩大黨派基民盟/基社盟(CDU/CSU) 和社民黨(SPD)得票流失,散落到傳統小黨,甚至極右/極左政黨手中。儘管德國政制以及多年的共識政治傳統保障了中間溫和派聯合政府的執政,德國表面上的穩健依然令人帶有一絲不安:畢竟,需要和兩個其他黨派組織政府在德國政治史上極爲罕有,上一次出現要追溯到1957年,而現在假設的“牙買加聯盟”,即要在實質上四個黨派,中間偏右的基民盟(CDU),更保守的巴伐利亞姐妹黨基社盟(CSU),左派的綠黨和右派的自民黨(FDP)中間取得平衡的政府組成,從執政效率和穩定性來説並非理想。當然,這四黨之間的矛盾算不上極端,而德國制度中給予部長級大臣的權力和獨立性相當高,以梅克爾老練的政治手腕要平衡各黨需要並不算是難事;反倒是大選中顯露出的一些德國根本結構上的問題,必須重視。今次大選中,極右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在東德的强勢不但點明了統一之後東西德依然存在的隔閡,AfD大選後馬上的分裂亦顯示了這個極右政黨中的溫和派有一定的政治本錢從政黨政治以外去挑動德國的極端化。

東西德依然分裂:經濟和移民

正如其他民粹政黨在歐洲各國的手法,AfD煽動的群體同樣是依賴自問是全球化輸家的中年藍領階級,以及傳統懼外的老年人等。但是,在德國,這條“民粹方程式”有多一層不一樣的意義:AfD的選票絕大部分的選票,根據德國聯邦選舉監察官的數據顯示,不論是第一票選區票還是第二票政黨票都聚集在前東德邦中。尤其是薩克森邦(Saxony/Sachsen),全國幾乎所有選區第二票的多數黨都是CSU/CDU,僅有寥寥數個選區是由SPD佔多數;但是唯獨是整個薩克森邦AfD的政黨票獨占鰲頭(圖一),而且,AfD主要的票倉基本都在東邊(圖二)。如果加上經濟數據來看的話,可以明顯地看到即便是統一之後二十七年後東西德依然如同兩個國家:根據柏林洪堡大學學者Michael C. Burda以及澳洲學者Mark Weder今年初為智庫Brookings所整理的數據顯示,前東德的人均GDP從95年起直至2015年不過是西德的七成左右,而工人平均薪資亦不過八成,失業率更曾經一度(2003,2007)達兩倍,在15年方降回1.6倍左右。傳統上,東德人的投票率亦偏低,上一個在東德異軍突起的政黨,正是和極右的AfD相對的極左派Die Linke,這個統治前東德的德國統一社會黨的直接後繼黨派,反映出這個地區一定程度上和德國主流政治意向的相左。在移民議題,這一屆大選最大的政黨議題上,這一分野更為明顯。統一之後,和早早國際化,進入先進經濟領域的西德相比,東德在鐵幕下只有過來自其他共產國家的所謂合約工人(Vertragsarbeiter),這些工人不但比西德的經濟移民待遇較差,當時的東德政策亦不鼓勵他們和本地人融合,再加上相對西方同胞的富裕,導致了今日東德對於移民的敵視。但是其實實際上,前東德邦的圖林根,布蘭登堡,撒克遜和梅克倫堡-西波美恩等邦的外來移民均是屬於全國最少之列。今次大選的投票結果反映了兩件事:第一,在統一之後二十多年,東西德不論是經濟還是政治文化依然相距甚遠;第二,這種經濟上的頹靡和文化上的差異,除了讓極右冒起,更是讓這些地區半永久地成爲了極端政黨的溫床。

 

圖一
圖一
圖二
圖二

AfD的東西德路綫之爭

豪言要在下一届大選成爲執政黨的極右政黨AfD,在民族主義分子歡呼聲未落之時,已經内訌:代表溫和派的聯席主席Frauke Petry在當選之後不久已經宣佈將不會和AfD在議會内合作。這一突如其來的進展,反映了民粹政黨的機會主義本質,在機會來臨時必將顯露。在Petry突如其來地宣佈將不會和AfD在議會合作的記者會上,她指出她割席的原因是對於AfD方向的失望。她指出,AfD在13-15年間有 ”儘快具備執政能力“的意向,但是在選舉前的數月AfD更像一個”缺乏實際準備“的”無政府主義政黨“。她的離開,不排除是因爲黨内鬥爭不過更走排外極端,作爲前東德難民卻煽動對難民,土耳其裔國民,混血國民以及穆斯林等等族群仇恨的 Alexander Gauland。她的離去亦公開了AfD内部的路綫分歧:在2013年組黨的時候,AfD原本是一個以反歐元為旗幟的組織成立,主要吸收反對德國利用稅金拯救歐元區,在他們眼中是將德國稅金付給窮國的歐盟再分配政策的保守選民。但是在2014年難民危機爆發之後,乘著民族主義運動Pegida在前東德的興起,爲了更深入獲得選民信任的AfD馬上多了一層排外極右民族主義的新身份;據同年脫離AfD,另組政黨自由保守革新者(Liberal Conservative Reformers, LKR)的經濟學家Bernd Lucke所稱,黨内在這一年開始被 “排外,種族主義,反猶,恐伊斯蘭,恐同的極端分子所滲透”(註1)。今次大選,AfD獲得的票數比預期中10%上下為多,全國政黨票達到13%;尤其是在前東德邦薩克森邦,Petry不但是AfD唯三凴第一票進入議會的議員,更是AfD的票王。但是,就是Petry貴爲黨魁,大選前在政黨名單上卻非首位,本身就很説明AfD的内部鬥爭已經如火如荼。雖然在分裂之後的勢力將更不足以在議會興風作浪,但是,讓野心勃勃的Petry保有她“帶領右翼分子勝出大選”的光環從AfD這個已經被極端化的 “政治品牌”全身而退,在不久的將來甚至有“帶槍投靠”其他黨派的機會,始終對於德國政壇往極右傾斜有一定的潛在危險。

這一次的德國大選雖然由梅克爾再一次勝出,德國的政治體系亦未有被極端政黨搗翻,但是一些深層次的裂隙已經出現,如果主流政黨仍然無視這些從統一遺傳下來,結構性的經濟和文化上的隔閡,將來的德國政壇有更為動蕩的危險。

註1:http://www.dw.com/en/transcript-tim-sebastian-interviews-frauke-petry/a-1915208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